關於這裡
國內手創心靈牌卡「療心卡」、「Fun心卡」、 「Fun心福卡」、 「知心卡」、「心靈牌卡私房書」、「聊心話大冒險」的設計者,周詠詩老師,分享各種心靈牌卡的輔導妙用,以及身心靈與生活與文字與圖像的小小宇宙。 ★課程研習邀約,請來信:heartuna@hotmail.com ★牌卡購買,請參考:http://www.heartcards.com.tw
第五次的隱喻課,一開始聽到MaLi老師說了奈知未佐子的兩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是關於一個想要跟火車賽跑的小男孩,因為相信魔術師的咒語,果真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第二個故事比較漫長,關於一個魔女與一個小女孩,關於幸福與魔法,關於真心地相信與對待。
聽完好聽的故事,我們三人成為一組,分享在故事中聽到甚麼樣的魔法,及何謂幸福,再來聊聊自己生命中的魔法與幸福。

我記得大學的時候就看過奈知未佐子的故事,我想那時候一定很喜歡,至少買了四本吧!
很久沒有再看,也不知道是否在搬家的過程中,擱置一旁,總之目前不在自己的身邊。
隱約記得閱讀的滋味是一種比安房直子更接近孩童純真清明的質地,帶來一種不帶深沉哀傷的純然感動。

而在這兩個故事中,我讀到了真誠地相信,就是一種魔法,就能成就幸福。
在第二個故事中,更感動我的是:長大後的女孩不追求要當王子妃,而感受到目前的自己就已經夠幸福了。那幸福在每一天踏實的生活中,在每一次的知足與感恩中。
簡單地存在卻感動了魔女,某個部分也療癒轉化了這位心腸不好、貪得無厭的老婆婆啊!

我自己的魔法與幸福呢?
我覺得目前的魔法是誠實,誠實地面對自己,看見自己的光明與陰影,感受著真實的情緒,聆聽自己心底的想望與內在的聲音。因為誠實,才會帶來下一步的移動或改變。
而幸福是一種創造力,當誠實帶來力量,就會湧現創造的活力,從無到有或是迎向更多的未知與轉化。
由內而外的魔法,就會帶來內在的平靜與喜悅,那就是一種幸福。

MaLi老師接著在自身的流動中,以眼淚與生命的經驗,讓我們看見透過她自己說出一個隱喻,又如何帶來療癒。

今天的主題是交互說故事~承接別人的故事並延續下去。
由一個同學說出一小段的生命經驗,在冥想中,我們等待一個畫面或一句話、一個故事,產生一個隱喻。在三人小組中,接力說故事。
從MaLi的示範中,我感覺到一個可以貼切對方生命經驗的隱喻,必然還是帶著較大的力量。當然,生命的經驗有很多不同理解的層次,但如何說,如何建構這個故事,是甚麼樣的主角、情境與內容,我覺得是需要深入學習及領略的。
若從治療的角度來看,治療師如何透過隱喻,如何透過說出一個甚麼樣的故事而帶來療癒,正是學習的重點之一。

在三人小組中,我先開始說自己的生命經驗。
我談到前一天幫孩子找安親班的事情。
為了晚上我要進行課程,每週一天放學後的幾個小時需要有人照顧孩子,便跟先生商量,由他去安親班接小孩。
當我跟老師詢問最晚幾點來接送時,我發現自己有一些情緒。那個情緒來自對先生下班時間的不確定性(因為加班是常態)。
先前在上課時,我想到先生的工作,便想起一個道貌岸然的男士。面對他滿嘴正當的理由及義正嚴詞的姿態,我覺得自己沒有反駁的立場,但心裡卻有怒氣及厭惡。
對於做一位軍人的妻子,我實在無法接受老公是國家的這之類的論調。
我總覺得,一個人的工作不需要賠上自己的時間、健康與家庭。
當然,這背後有很多夫妻之間的故事與個人的生命議題。

我說出了這個隱喻,但當下有一些不同。
我看見一個背負重擔的老人,我是一個小女孩。小女孩想要靠近老人,想要減輕老人的負擔,但又知道自己沒有辦法。
夥伴說的是:一隻從樹上掉下來的掃把或拖把,有小女孩跟小男孩。另一個則是神話中雙胞胎兄弟要頂住天庭倒榻的柱子。
我們由我的隱喻開始輪流說故事。
大抵是對於這個婚姻裡的狀態,我來來回回地品嘗、穿越、澄清、療癒。我知道自己給的隱喻其實不是在說那個事件,而是在說自己心裡的風景。
有趣的是,我的對象不是老公,而是他的工作。
那個老人或者也已經不是代表他的工作,而是我與他互動的一種感覺。
我容易受到他的情緒牽動,感覺自己像個被責備要求的小女孩,但我又明白他的辛苦,想要帶給他快樂(前者比較像我原生家庭的氛圍,後者大概是我對父親的心情吧!)。
在說故事的過程中,我越看到自己要的是什麼,又落入甚麼樣的掙扎。

從夥伴的接力中,我又有一些不同的省思。
我覺得若是從個案給出的隱喻來開始,需要清楚這故事究竟代表甚麼,如果在真實世界有一個相對應的關係,對個案來說又是什麼意義。否則當我們落入故事中,很可能是在說我們自己的理解或投射出我們對問題的解讀,卻不一定能打中對方的心。
這就是一種同理吧!讀懂了甚麼,同理到甚麼樣的內容與層次,又能更深更廣地拓展個案的覺知空間。
某個部分,說者可以感受到故事的流動性與活力,彷彿故事有了自己的生命,就如同個案活生生地在歷程當中,可以說是一種前進的方向吧。

這也是隱喻的魔法。
在故事當中,用語言與畫面活化個案的身體知覺與情緒,用一個歷程與情節帶出轉化的契機,透過隱藏在虛擬世界(一個甚麼都有可能的魔法世界)的光給出愛與祝福。

後續的接力分別使用原型卡及花精。
我從夥伴的回饋中也感覺到自己在給出隱喻時,有抓到一些較貼近的描述語言跟脈絡。從這樣的練習中,比較懂得如何透過隱喻來給出療癒。

這次還有一個小小的收穫。
在MaLi老師談到自己時說到關於她自身世界的純淨。而就算她八十歲,也會有孩子的純真,類似這樣的意思。
我記得第一次在Gilligan老師的催眠工作坊中與MaLi親身相遇,那時她好像問過我的年紀之類的話,我的回答是:我到了四十幾歲大概還是這樣。
天生的娃娃臉加上迷你的身高,再如何改變造型,還是一句「可愛」。
但我一方面覺得自己的內在早熟,一方面卻還是有很純真的那個部分。
在工作場域中,不免擔憂這樣的外型缺乏師者的風範(當然換個角度說,就是很有親和力啦!)。
總之,在面對外在可能的評價中,我不太覺得可愛是一種讚美。
不過當下聽到老師這麼說,我突然覺得這就是我的特質啊!
我是一個外表看來無害但內在很有力量的人喔!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最後一天的課程了。
早上出門本想跟昨天一樣,乘坐一班直達公車抵達會場。剛好悠遊卡的餘額不夠,皮包裡居然也只有一段票的零錢,於是決定順著當下的狀況,改搭公車再換捷運。
站在公車上想著,這個小小的舉動對我來說,就是對當下的臣服,相信著必然會有最好的安排(最好不見得是自己設定料想的,而是相信有更大的力量,我不用知曉未來,因為也不會知道,卻能夠把握當下)。
這幾天居然叨叨絮絮地記錄課程外的瑣事,但就是這些生活的小事,成就了練習活在當下的機會。
那麼到最後,也沒有所謂的小事或大事,而是如實地在每一個片刻,回到自己的中心。


今天一樣有講述、冥想、問答與排列示範。
在講述的內容中,談到好的良知若是破壞神聖的秩序,也就是生命的層級(先來的大於後來的,父母大於小孩),就會帶來悲劇。
而要如何超越悲劇呢?能夠了解這背後次序的動力與運作原則外,就是要懂得謙卑,讓自己站在低下的位置。
倘若一個小孩想要拯救自己的父母,即便出於愛,還是顯示出自己比父母大而破壞了原有的秩序,那麼不僅一定會失敗,也會帶來悲劇性的影響。
很多典型的助人工作者或想要拯救世界的人,其實通常是想要拯救自己的母親。
這也再次提醒了自己,提醒自己與母親的連結與關係,也提醒自己是否比個案更急於解決問題。

再者談到疾病,疾病會對愛跟不好的想法有所回應。
診斷其實就是一種不好的想法。
疾病在家族排列當中往往代表一個人。
在老師帶領的冥想中,我馬上想到自己許久以來的下背痛。
而我聯想到自己的父親。
之前有過這樣的聯結,但這次我發現,這疾病可能代表的是整個父親的家族。
我一直覺得父親是他原生家庭中的代罪羔羊,是被系統排除在外的人(或者說他的症狀是承接了另一個被排除在外的人),但也因此,我拒絕了父親家族中的其他人。
在冥想當中,我沒有排斥疾病,不急著擺脫,而是接納,如同再一次地把父親整個家族放進我的心裡,承認我生命的一半來自這個體系。
冥想後,感覺很平靜,下背痛也緩和不少。
突然懂得一些老師所說的:如是地看見系統中的移動,看見甚麼樣的介入與方向才會有力量。
很多時候,我們依循我們的想法、感覺來決定我們如何面對何事何人,但這些想法與感覺很可能是受傷或扭曲之下的幻相。
在排列當中,若是能夠如實地看見並經驗到:怎麼移動是好的,讓彼此獲得平靜的,然後,就讓她發生,其實也可以說是回到愛的次序中。

感覺在每一次的問題與排列示範中,都有不同的學習,也看到老師不同的介入。
若有甚麼可依循的方法,我覺得不是技巧,而是對更大力量及次序的了解、跟隨與臣服。
老師說:他對個案的故事不好奇,所以他更可以服務生命,該停的時候停止,自己退下,而讓生命繼續自行移動。
退守是靈性的修持,海寧格老師這麼說。

最後老師分享得到幸福快樂的秘訣。
帶著愛,向一個人移動。如同男人與女人之間墜入愛河一般。
老師親自做了一個示範。
當兩人越來越靠近,可以承受這麼大的親密多久呢?
沒辦法。
所以兩人會拉開一段距離,然後再靠近。
之後兩人若能站在一起,看著同一個方向,通常會是小孩,就可以延續快樂。
或當兩人各有自己的方向,相互分享,快樂也會越來越多,而且會涵蓋更多的人。


結束課程時,大家起立拍手鼓掌,久久不停。
那一刻覺得好感動,感動於有這樣的老師,繼續傳承著,愛的秘訣。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第三天課程的早上,決定只坐一班公車,慢慢地晃到會場。
路程中,一直感覺到胸口刺刺麻麻的,心裡想著昨晚帶領的工作坊。
在冥想中祝福每一位成員,看見每個人生命散發的光彩。
突然領悟到,自己為何會喜歡這樣的工作,彷彿一站上分享引導的位置,就更加顯得生氣勃勃。
因為透過給予分享,我自己也領受了愛與療癒。

到了會場,很幸運地有一個第一排的座位,身旁又剛好是認識的朋友。

早上在海爺爺講述的內容中,有一段話語回答了我昨晚的疑惑。
大意是治療師不移動,而允許個案自行移動(當個案不動的時候,我們就等待)。然後我們會知道個案甚麼時候需要我們的陪伴,而甚麼時候我們又應該停止。
尤其典型的助人工作者,以為自己可以拯救全世界,以為自己要幫忙個案甚麼,但這樣的介入並沒有助益,反而會失去力量。

而今天一開始的主題是父親。
生命的賜予來自母親,而父親則負責帶領孩子認識世界。
所以我們三人一組,進行父親、孩子與世界的排列練習。
還沒進行前,當我想起父親,第一個印象是他生病時的模樣,可以說父親在我心中的形象,其實是一個軟弱的男人。國中之後,我幾乎覺得父親並沒有發揮這個角色的功能。
某個部分,我不覺得父親帶領我認識這個世界,我甚至覺得在成長過程中,他是缺席的。
但我願意臣服學習,關於父親的課題。
所以當代表父親的夥伴站在我面前,一開始我有些掙扎,腦海中不免浮出先前的印象,後來我直視對方的眼睛,想著老師所說的:以尊敬的態度給予父親應得的尊嚴。於是,我跪下。感覺以生命的流動來說,父親是大的,而我是小的。
代表很快將我扶起,帶領我走向世界,而我擁抱了世界,也感覺到父親的支持。
其實我想跪久一點,而當代表扶起我時,我想起了父親的溫柔。
父親是個柔和的人,會帶我去看漫畫,晚自習時接我回家。
稍後夥伴們分享,代表父親的說:他感覺到父親像樹一樣的挺拔有力。而擔任世界的代表則說:他看到了好多動物:獅子、大象、長頸鹿,這是一個非洲草原的世界。
我默默地落淚,一方面覺得過世的父親捎來溫馨的訊息,一方面重新聯結自己的父親,以一種尊敬感謝的態度,也相信自己準備好在世界遨翔。

稍後,海爺爺帶領我們進行多段的冥想,關於男人與女人,甚至關於更大的力量的移動影響。
不知道是否太累了,感覺自己像是睡著了。
不過我真的發現,父母的關係如何影響著自己,尤其現階段母親對父親的態度,母親對男人的態度等等。
在父母的糾葛中,我已經學會選擇轉向。

一整天除了冥想,在問與答的過程中,看見海爺爺如何在當下真的協助詢問者,並非透過口語的回答,而是更深層的移動。
他怎麼知道要做甚麼呢?相信這是很多學習者的疑惑。
海爺爺也帶領我們進行這樣的感知練習,回到自己的中心,與對方連結,等待心底冒出的一個詞或一句話。
並不是透過思考,而是在當下隨著生命更大的力量而移動或停止。

而在排列的示範中,我發現,如是地看見代表們的移動,感知何為具療癒效果的介入。
不解釋,不分析,不評斷,不期待一定要有好的結果,當然也不設定甚麼是好的結果。
確還是帶著愛與尊重。

中午拿到海爺爺簽名的兩本新書:「在愛中昇華」及香港出版的「沉思」。
吃完午餐,我一個人坐著喝咖啡,翻閱著「沉思」(內容為海寧格老師的哲學思想與對神對人的洞見),很高興自己找到可以回答我心底對宗教、靈性疑惑的一種方向與態度。
享受著心中的平靜與喜悅。

要學習的路還很長,但好開心自己已經在路上。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課程的早上八點,先帶孩子去看醫生,匆忙買了早餐坐上公車,不免擔憂是否會延誤上課的時間。
我在公車上對自己說:一切都會是最好的安排,頂多無法吃早餐。
我閉上眼睛,感覺自己焦慮的身體部位,透過帶入光的冥想,讓自己的身心安頓下來。
到了會場,剛好還有一些時間打理自己。

一開始,海爺爺多談了一些有關昨天最後的排列:透過精神分裂症呈現家族當中加害者與被害者的動力。
延續疾病的話題,提出好的良知為何會帶來惡的結果。
好的良知反應出在家庭當中的歸屬感,背後即透露了自己是比較好,而相對地,不在團體內的人就顯得比較差。
這種好壞的分別,造成了分裂、衝突,甚至是戰爭。
而疾病正顯示出好的良知的破壞性影響。
海爺爺花了一些時間說明這些洞見,宛如哲學與靈性的陳述。
確實也讓我想到,二元論如何帶來分裂、隔絕。
之後透過一段冥想,海爺爺帶領我們穿越好壞的分別。


一整天,以疾病為主題,示範了四個排列。
相較於先前看DVD及跟隨周老師的學習,感覺到這次新取向的家族排列,確實有所不同。
因為是訓練課程,海爺爺較仔細地說明排列時的步驟,也會分享與個案對話時的脈絡。
感覺排列師的介入更少,真的讓代表們有時間自行移動。透過他們的移動,觀察深思,介入一點點來促成療癒之道的浮現。
就算沒有清晰的資訊,或者並不知道代表所代表的是誰,依舊可以繼續工作。
我真的看到在學習這個方式技巧與知識之外,排列師的態度與特質的重要性。
沒有意圖,沒有憐憫,甚至沒有愛,而只為了服務生命的流動。

每一場排列,都讓我對生命、對家庭的影響,有說不出的感觸。
也從排列當中,看到家庭隱而未現的動力,每個成員的移動,如何造就所謂的問題,又如何要從中找到和解的途徑。

下課後,趕著晚上進行的「內在小孩滋養工作坊」。
先前在準備課程時,看了「一個新世界」書中提到關於小我的生存技倆,對於如何滋養內在小孩而不至於壯大小我,有一些深思。
靈性治療與心理治療會不會有所衝突呢?還是可以找到整合應用的方式?
我確實感覺到從靈性的觀點來看人的苦境,與某些心理治療的層次是不相同的。
但個案又可以吸收多少呢?
我可能看到了癥結點,但適合呈現嗎?尤其當對方還沒有改變的意願或意識到問題的時候。
我所謂的幫忙是在幫他還是為了自己呢?

如同在成員分享時,我感覺到一些非表面陳述的影響。
若以家族排列來看小孩與父母的關係,來看內在小孩的狀態與需求,必然又是不同的角度與視野。
但我要說嗎?我又要進行到何種深度?
我發現,做得少比做得多還難。
其中之一是,我的呈現是為了增強對方的力量還是顯示自己的力量呢?
心理治療也是一種好壞的分別,記得海爺爺是這麼說的。

我從海寧格老師身上看到,他如何不隨個案起舞遊戲,不落入個案杜撰的故事,不被個案的表象所欺騙。
受害者通常都很會催眠自己跟別人啊!
我再次感受到,療癒助人工作的重量。
並非說助人者是多麼厲害偉大,而是從事這份工作,是需要自我多深的覺察與臨在,如何跟隨生命之道的流動,如何如實如是地在自己的位置上帶來淨化與療癒。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是訓練課程的第一天。
八點四十分(正式上課可是九點半),會場已經來了一半的人,有遠從香港、屏東、高雄來的成員。
遇到許多在高雄上一階課程的同學,久別重逢,似乎又感受到先前上課的那份特殊情誼。
會場約有三百多人,感受到無論是初學者或是已經在運用家族排列的老師們,對於海寧格大師的期待與歡迎。
我們暱稱為「海爺爺」的這位,今天終於見到面了。

先讓我用流水帳來記錄這天的內容。
一開始,是大提琴家范宗沛先生的演奏,很特別又別具藝術風味的開場吧!
感覺這樣的安排,讓工作坊更有人味,是那種打開心,在不同領域都可以聽見靈魂之音的味道,也讓我們靜下心來開始一天的行程。

海爺爺從音樂的演奏談起家族排列。
家族排列就像一種樂器跟工具,重要的是演奏的人(家族排列師)如何透過這個工具,彈奏出優美和諧的樂曲。
接著進行一位成員與母親的排列。(哭泣也可能是個案表達不要與拒絕的反應呢!)
然後我們就進行兩人小組的演練。
演練的內容是透過一段冥想,成員之一想像自己在母親的子宮,得到所有生命的滋養,最後張開眼睛,看著代表母親的另一成員,像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母親,不帶著任何的意象或念頭。
海爺爺繼續談到人如何透過意象落入自己杜撰的故事裡。
中午休息三個小時。
海爺爺談到神,談到與母親的連結其實就是與那創造力量的連結。從哲學的概念談到家族排列的運用。談到工作時,記得與個案的母親及自己的母親連結。
之後,我們進行三人小組的感知訓練。
兩人眼對眼(當你直視對方的眼睛,你無法說出負面的評論,也不致落入自己編造的故事),其中一人以好的方式說出對對方好的感知,第三人為觀察員。
之後的感知訓練則是看著對方的左眼,說出自己母親的優點。
最後,進行一個以精神分裂症為議題的家族排列。
一整天的課程,都與母親的連結有關。換個角度說,也就是生命力量的連結。

這當然不是我的收穫或感觸。
我想先分享上課前的一個經驗。
早上有點匆忙,搭了一班熟悉但非平常路線的公車,最後還是抵達目的地。(這是一種提醒嗎?不一定要按照自己的計畫,抱著隨遇而安的心情,也會有美好的收穫,我心裡這麼想著。)
一上車,聽到一位約三十幾歲的男士大聲地說著:這班公車沒有經過某地喔!
一開始有些擔憂,後來又看到他很殷勤地讓位給老人,但語調總覺得有點奇怪。
後來下車的時候,他很大聲地跟大家說再見,蹦蹦跳跳地過馬路,像個開心無慮的小孩。
我看著他的身影,突然覺得好感動。
不知道是否有輕微智能障礙或其他的狀況,一開始覺得奇怪,在早晨大家趕著上班的公車上,他的一舉一動顯得格格不入。後來卻感受到他的單純與真誠。
我真的差點落淚。
一方面覺得自己有點傻氣,一方面也覺得好似當自己的心開了,很容易看到生命的溫柔與美好,很容易在胸口感受到一種滿滿的能量。

我的報到號碼是1號,並沒有因此坐在前面(因為大家都超早到),但這個訊息也在心中停留了一會。
後來剛好坐在同學的身邊(凡事都是最好的安排,並非偶然),也與身旁不認識的朋友有很好的練習體驗(成員說我像糖果,充滿善意,易於親近)。

先說海爺爺講述的部分,或許是最近看了幾本不太相同卻又在根本上相似的靈性書籍,我聽懂了一些。
也發現自己喜歡家族排列是因為,在靈性觀點的背景下,又很實際精準地呈現療癒之道。
解決之道很簡單,就是愛。
與神的連結,就是與父母的連結。
在談論靈性可能落入高談或空泛的情況下,直接地跟隨當下生命的流動,讓愛發聲。

在演練的部分,發現自己的感知能力有所拓展。
從成員的回饋中發現,我有說中一些感覺。我確實也感受到自己好似看得更深,也對能量更有感應。
這或許也是剛讀完的「一個新世界」這本書說的臨在。也像是
「零極限」所說的:當回到空無,就可以接收靈感。
這其實也就是海爺爺談到的,如何不落入故事。在眼對眼的練習中,當眼神飄開時,往往也就是在搜尋腦海中的意念與畫面(小我的遊戲、舊有的模式),離開了當下的覺知。

而與母親的連結部分,我感受到更深的愛,彷彿生命之流從最初透過一代一代流經我們。
我也用「零極限」裡的四句清理箴言,打開更大的空間,迎接更多的光與愛。

在排列工作中,看到海爺爺介入的不多(他不斷更新著排列的方法),而讓代表們自然地移動。
海爺爺視精神分裂症為家族當中發生謀殺的事件,由一人同時承擔了加害者與被害者的角色。在排列過程中,轉化在於當秘密被看見,那被排除在外的被看見,以及最後對疾病的感謝。
雖然今天只有兩個排列,演練的部分卻是更深的層次,也似乎看到在排列工作中運用了更多的冥想。

好像無法用言語說得更多,但我知道,我的心吸收著、拓展了、流動了。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最近陸續看了幾本很不錯的靈性書籍:「世界在你之內~生命的15個秘密」(天下文化出版)、「零極限~創造健康、平靜與財富的夏威夷療法」(方智出版)、「一個新世界~喚醒內在的力量」(方智出版)。

這些好書似乎都很難用三言兩語來書寫讀後的心得,因為書中的內容除了會更新或挑戰讀者的認知,很重要的一部分是靈魂深處吸收了多少,又在實際的生活層面有無轉化。

先分享早上畫的一張圖,在「零極限」這本書中提到的療法就是四句清理自己的箴言:「我愛你」、「謝謝你」、「對不起」、「請原諒我」。

有空再好好補上心得吧!


媒材:色鉛筆、粉彩、簽字筆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設計自己的心靈圖卡,是今年的夢想之一。
除了構思牌義,索性自己嘗試繪圖。
一開始使用電腦軟體,畫了幾張,總覺得還無法確定風格。
最後決定親自手繪。
雖然完全沒有美術的背景,也不懂得太多的媒材,但很想透過親自畫圖,表達心裡的感動。
起初也會覺得,若是能有這方面專長的人可以一起合作,相信畫面會更有美感。
後來又想,若是完全由自己親手製作,確實就是傳達出自己對圖卡的感覺,就算圖像簡單,四十幾張一套的圖卡,也就會有屬於我的味道。

這兩天連畫了六張,或許是醞釀夠了,很喜歡這樣的風格。
期待可以陸續完成。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