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裡
國內手創心靈牌卡「療心卡」、「Fun心卡」、 「Fun心福卡」、 「知心卡」、「心靈牌卡私房書」、「聊心話大冒險」的設計者,周詠詩老師,分享各種心靈牌卡的輔導妙用,以及身心靈與生活與文字與圖像的小小宇宙。 ★課程研習邀約,請來信:heartuna@hotmail.com ★牌卡購買,請參考:http://www.heartcards.com.tw

最近在生活上發生一件與送禮有關的小插曲。
前因後果不便說明,總之就是有關送禮與對方回禮的事情。
因為一個小意外,對方送了一份禮物,但當事者覺得不妥,於是又悄悄回送禮物給對方的小孩(可能怕對方不好意思收禮),結果對方又回送更大的禮。
我在當中有一些感觸。
好似一般助人工作者(老師、諮商師、社工師、牧師之類的),通常容易婉拒服務對象的感謝,總是覺得不希望對方破費,覺得自己付出的是應該的,無須再送禮。
但我倒是覺得,這是對方表達感謝的方式,也許也可藉此讓助人關係中對方處在受助者角色下的力量,得到一些平衡。
我的意思是,對方來訪時通常是處在有困難的情況下,也許覺得自己是有問題、是不好的,但在受助的過程後有了改變,送禮也許也傳遞了這份改變後的心情,至少表示感恩或主動表達善意的能力。
我覺得,歡喜地接受,也是給對方的一份祝福。
能夠接受別人的善意,其實是一種福氣!
當對方感恩地給,而我們欣喜地接受,不就完成了一份關係的美麗。
所以,每當別人主動要請我吃飯時,我通常都爽快地答應。既然這是對方的好意,何不愉快地接受。
如果對方是因為不好意思而邀請,那是他的心態問題。但我通常假設,這是對方想要表達關心的方式。
如果我們誠心預備一份禮物,卻被對方婉拒,就算對方是不好意思,其實還是會有點小受傷。
當然這種送禮不是做面子那種的。
學會接受好的,也是一門功課!


圖片出處: xinsheng.net/xs/articles/ gb/2004/4/7/26475.htm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週末參加一場婚前聚會。
大學時代的學長姐,長跑十年後,終於決定步入禮堂。
離開後,手中拿著他們製作的可愛漫畫喜帖還有一盒純手工製的喜餅禮盒。
禮盒由紫粉色的布(有點像布的紙)包裝著,禮盒上面綁著有他們兩人英文名字的蝴蝶結,禮盒內裝著:三份手工餅乾、兩份大吉嶺茶包、兩座手工蠟燭,還有多種的糖果。
從來沒有收過這樣的喜餅。
回家後,我將餅乾裝在薰衣草的瓷碟上,泡了一杯大吉嶺紅茶(加了奶精跟糖就變成奶茶),難得悠閒地度過午茶的時光。我一邊吃喝,一邊揣想:他們如何會有這樣的構想,如何製作這樣的禮盒,如何面對長者的意見(我假設一般的家長還是喜歡傳統的喜餅)。
我腦中浮現,是否因為認識已久,其實過程中也曾面臨過分手的抉擇,等到決定踏上紅毯,是否更希望營造一場屬於自己獨特的婚禮(從婚紗、喜餅、喜帖、婚禮的籌備等)?!
回想我跟老公結婚,雙方家長都沒什麼意見,因此我們並沒有遭遇到許多人在婚前與家人衝突的場面,但相對地,我們也少了一些幫助,一切都由自己統籌。
有點辛苦,也有一些失落,但我想那就是屬於我們兩人的,點點滴滴、酸甜苦辣。
我想結過婚的人大抵都能體會,結婚其實不只是兩個人的事,在台灣的社會,恐怕會是兩家人的事。
但婚姻確實又只是夫妻兩個人之間的事,只有夫妻兩個人需要去經營、懂得去體會,也直接承擔婚姻當中的種種因果。
只是婚後在現實的環境中,難免考驗愛情的質地。
尤其有了孩子後,總覺得我們各自在自己的職責上努力,著實少了愛戀的甜蜜及互訴情意的機會。
一直到夜間,我的心底依舊縈繞著我們將要在婚禮上為他們吟唱的詩歌。我轉身凝視老公的睡臉,突然覺得,我需要這樣的專注:從生活中、從孩子身上、從工作中,轉向他。
像那份手工製的幸福,親手烹調、包裝,撇開現實的干擾、旁人的私語,用一盞茶的光陰,專注在彼此的靈魂,細細品味、傾聽,愛情在婚姻中的聲音!


婚禮詩歌:我願意(歌詞)
雖然只是平凡言語,讓我心中深受感動。
雖然只是一舉一動,讓我生活渴求改變。
雖然只是一句許諾,讓我心中燃燒不已。
雖然只是小小天國,讓我未來無限期待。
我願意未來日子常伴著祢,
我願意和祢共同經歷風雨,
我願意將我最美的愛給祢,
我願意做祢一輩子的伴侶。
在祢苦架上 我能感受祢
願給我說出天父真正的愛,
用祢最深愛的表情問我,
問我是否愛祢。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上了六週的藝術治療課,覺得很棒!
今天是最後一次,昨晚還在思索一個工作坊中提到的觀點:如實地看見。
當觀賞作品時,如何不加諸自己的刻板印象,如何不投射自己的想法感受,如何只是單純地看,看作品的線條、顏色、構圖等等。
並不容易呢!
社會化這麼久之後,一開始總會想要以什麼樣的角度來看,不自覺地戴上了某種價值觀的眼鏡,試圖探索畫面內的訊息,卻忽略了作品本身所要傳達的。
我發現,如實地看見也可以應用在平日的生活中。如何真實地看見自己,自己最初的想法、最直接的感受,而非加諸許多的「應該」、「絕對」、「必須」等等。
倘若失去了當下的覺察,忽略心底一開始的聲音,其實可能會耗費更多的心力,與自己拉扯。
就好比昨晚對女兒發脾氣,因為她一直到十一點才入睡。(基本上,她就是屬於精力充沛的小孩,白天睡得也不多,晚上總是很能硬撐)而我,實在覺得疲累。
發了脾氣後,其實也對自己生氣,覺得自己為何要對她生氣呢?怎麼因為這些小事而對她生氣呢?隱約中,好像有一個聲音也在指責自己:沒有盡好媽媽的職責。似乎腦海中有一位母親的形象,深怕自己做得不好。
而我突然想,如果我能如實地看見,如實地接受真正的自己。我就是覺得累,我就是覺得有情緒,我就是向女兒發了脾氣。也許事情會簡單許多。我無須耗費力氣來對抗我的恐懼擔憂(怕自己不是好媽媽,或傷害了女兒的幼小心靈),無須企圖達到所謂的「應該」,且又要幫自己自圓其說。我反倒可以真實地體會自己的心情、需要、期待,從中發現改變的力量!
還有一段路要走,關於『如實地看見』。


圖片為藝術治療課創作之自己的身體地圖。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又到了教師甄試的季節。
輾轉當了幾年的代課老師,今年我其實做了一個決定,不想再走學校路線。
越來越確定自己的生涯目標,但還在行進的過程,還看不到成果,還尚未建立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舞台。
只是夢越來越清晰,心底的聲音越來越嘹亮。
但同事勸我:還是參加考試吧,說不定考上正式老師。之後可以有機會進修,工作也比較穩定,教育是百年事業等等。在外面工作還會有其他的風險,如果中年轉業並不容易云云。
我明白,一般人覺得,教職是份穩定的工作,有許多的優勢及好處。
其實這是我第二次出走!
剛畢業時有機會在學校擔任正職,因為年輕,總想要嘗試。(基本上,我覺得學校適合養老啦!)
後來又回到學校,確實是在家庭經濟育兒等考量下,較佳的選擇。
但這次,我的離開,是因為有了更明確的目標,也更清楚自己的想望與在學校輔導室工作的困境。
而面對旁人的建議與鼓勵,我突然可以體會,那些想要選擇社會組卻被期待要選擇自然組的高中生,心中的難處。
有夢去追,真的不容易!想要真正做自己,也真的不容易!
尤其有了年歲、家庭的負擔,確實要考量更多。但我多麼希望,這一生可以將自己的生命發揮到極致,可以活出屬於自己獨特的光彩!(我不是說,當老師不好啦,只是每個人的選擇考量重視的不同)
我還在嘗試、還在冒險、還在編織。
希望我能活出我所相信的!


圖片出處:gb.chinabroadcast.cn/.../ 10/22/108@336746_1.htm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前幾天和同事聊天。她談到人總有比較的劣根性。
我不是一個愛比較的人,繼續詢問她的想法。
她舉了一個例子:倘若參加考試,明明你很用功卻沒有上榜,而班上那個不怎麼讀書的卻榜上有名,那怎麼會不去比較呢?一比較,心情自然就不好。
我倒是從另一個角度與她分享。我想到的是,那種挫折沮喪也許來自一份無法掌控的不舒服。雖然知道自己有實力,但無法掌握最後的結果。即使將生活安排計畫妥當,仍會有意外發生。而人,其實是害怕失控的。
除非我們明白:世上有些事情並非我們所能控制。就好比再有錢的人也難免一死,再厲害的保險員也無法預知意外的發生,人再怎麼以為自己偉大,總還是地球上、宇宙間渺小的一員。
雖然我們需要認識自己、肯定自己、善用自己的內在力量,但明白自己的有限,知道自己無法完美,清楚自己在浩瀚生命中的位置,恐怕更是讓我們懂得放手、懂得釋懷的關鍵。
當我們不斷培養自己內心的力量,不代表我們就可以對世界予取予求,不代表世界就會照著我們的心願運轉,反倒要明白:謙卑才是通往智慧及安然自處的道路。
要活得自在,除了要活出自己,也要懂得與人相處、與環境共存,承認我們在有限中試圖發展可能,盡我們的責任,但上帝的部分則由上帝負責!


圖片出處:www.xici.net/main.asp?doc=36215469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很喜歡美國家族治療大師維吉尼亞‧薩提爾女士所寫的一段話。
「允許我做自己、成為自己,而不是一味地等待別人決定我該去哪裡、我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允許我體會自己的感受,而不是讓別人幫我體會我的情感。
允許我擁有自由思考以及抒發想法的權利,我不會把話藏在心裡,除非我認為三緘其口更適當。
允許我大膽去冒險,我會樂意付出代價。
允許我去尋找我要的世界,而不是癡癡等待別人給我許可才行動。」
有時候並非來自環境的阻力或別人的反對,而是我們自己先否定自己,否認自己的期待,否定自己的能力,否定生命的可能性。
問題不是問題,是如何回應的問題!
而只有自己可以為自己負責、選擇、決定及改變。


圖片出處:http://203.71.254.163/A9008104/new_page_13.htm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最近聽到這樣的真實故事,覺得其比喻很有趣。
話說有一位求學過程一路平順的孩子,聯考分數不錯,因此選填了台大商學院的科系。畢業後又去美國進修,回國後在銀行上班。在職場上一路擔任要職。可是下班之後,他最喜歡做木工,甚至還拜師學藝。努力地工作也是為了提早退休,能夠去鑽研他的最愛。
其實在他高中的時候,他就曾經自己一個人用木頭釘出自己的床鋪、書桌、衣櫃等用品,但這樣的興趣及才能不受別人的肯定鼓勵。試想,倘若一個建中畢業的孩子,他的父母大概不會捨得讓他去學木工、做木匠。於是,因為他的其他能力也不錯,便從事了一般人覺得穩定又有前途的行業。
而他的興趣依然是他心中的掛念,只是他沒有勇氣去改變目前的生活。
就好比:他的本質其實是芭樂,但大家總覺得當蘋果比較受人喜愛(因為芭樂從來不會是水果禮盒的主角,應該是蘋果、水蜜桃、梨子之類的),大家也由此界定蘋果的價值比較高貴(雖然也許芭樂的營養價值也不差),因此他選擇成為蘋果。但骨子裡,他是一顆芭樂。於是,久而久之,他就變成一顆粉紅色的芭樂。
努力營造眾人稱羨的外表,即使內心底有另一種聲音,卻隨著年紀的增長,越來越不敢傾聽及追求自己真正的想望。
如果能夠活出自己真正的本質,無論是芭樂、是蘋果、是香蕉、是鳳梨,每一種其實都有不同的特質及功用。是芭樂的其實就做不成蘋果,也許可以勉強偽裝,但終究不會幸福快樂,就算旁人不覺得奇怪,自己總能感覺那份不自在。
因此,你是什麼呢?倘若把自己的特質專長發揮到極致,你會成為什麼?
我希望我就是我,獨一無二的我,在生涯的道路上,認識自己,也活出自己的本質特色。我想,這樣也比較容易快樂! 圖片出處:http://www.cometedu.com.tw/product01.htm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