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裡
國內手創心靈牌卡「療心卡」、「Fun心卡」、 「Fun心福卡」、 「知心卡」、「心靈牌卡私房書」、「聊心話大冒險」的設計者,周詠詩老師,分享各種心靈牌卡的輔導妙用,以及身心靈與生活與文字與圖像的小小宇宙。 ★課程研習邀約,請來信:heartuna@hotmail.com ★牌卡購買,請參考:http://www.heartcards.com.tw
九月開學,兒子升上小學一年級。
暑假前,我們就發現他對注音符號不太熟悉。
原本我並不擔憂,畢竟跟姐姐相較,我想小男生的發展會比較慢。
後來,我們用符號表跟字卡來引導他,卻發現,他無法將聲音與符號字型配對。

剛好先前早療中心的同事來訪,與她聊起了兒子的狀況。
她跟我談到ADD(注意力缺損障礙)或LD(學習障礙)的問題,也教我一些方法來檢視是否有學習方面的困難。
後來,我帶兒子去大醫院的精神科(兒童心智科)檢查。
護士先讓我們填一份量表,之後與醫生談話。
這位醫生詢問一些基本資料,也問到兒子在幼稚園的狀況。
說實在,幼稚園老師並沒有反應什麼問題。
後來醫生就說:我量表的分數都低估了。
看起來,我兒子的不專心與過動程度都有達到標準,她覺得他需要幫助。
所以請我們回家再觀察看看,下次回診就要開始用藥。
也就是,只有一份簡單的量表跟不到十五分鐘的談話,她就診斷孩子是ADHD(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但其實我們的主訴是關於他學習方面的問題。

我其實並不相信醫生的診斷,但當這樣的專業人士這麼說,不免開始懷疑。
原來,這樣就是過動嗎?
難道六歲的小男生不都喜歡跑跑跳跳嗎?
且兒子在大團體跟口頭的指示下,依舊可以遵守規定,並沒有無法控制的衝動行為。

後來我先聯繫了幼稚園的老師,老師表示:並不覺得兒子是這樣的問題。
在學習方面,也沒有發現太大的異樣。

之後我又聯繫認識的心理師,由她推薦另一位醫生。
這次所填寫的量表跟之前的不同,醫生也沒有立刻診斷,而是轉介心理與職能的評估。
初步的看法傾向學習障礙。

在等待評估的這段時間,我帶著兒子跟這方面有所專精的心理師會談。
我先前的同事這麼看:她覺得,兒子恐怕是因為視力的影響而造成目前的學習狀況。
兒子有天生的弱視(遺傳自我啦!),從中班開始戴眼鏡矯正。
心理師發現:他可能因為看不清楚,所以視覺並非他採用的第一種學習感官,反倒多用耳朵來聆聽。
所以,他用眼睛看的時候,也不會看得太仔細,也容易把兩個符號辨認為一個符號。
再者,眼科醫生也表示,視力會影響他的專注力,不能持續用眼,需要休息。

至此,我終於比較了解兒子的狀況。
因為他的口語表達能力很不錯(用耳朵跟嘴巴),我們其實並不會覺得他有什麼問題。
等到進入小學,大部分的學習需要讀寫(用眼睛跟手),才發現了這樣的狀況。

這是這陣子發生的事。
而對於第一位醫師這樣的診斷歷程,我實在覺得可怕。
倘若不是自己對於這方面的資訊有一些了解,身邊也有一些資源,一般的家長說不定就採信這樣的結果,讓孩子開始吃藥。
我記得在「浮萍男孩」這本書中,作者曾經做過一個實驗,讓正常的孩子與過動的孩子一樣服用過動的藥物,結果都可以達到專注的效果。
所以看起來結果有用,但不代表一開始的診斷是正確的。
就好像頭痛吃藥,頭雖然不痛了,但不見得解決導致頭痛真正的原因。

而在這段經驗中,我也有好多感觸。
其一是對於權威專業人士建議的採信評估。
正因為相信他的專業,當自我懷疑時,需要花費更大的力氣來推翻自己的信任。
但這個歷程好重要,畢竟無論什麼樣的人說什麼,還是要由自己來決定與判斷。
至少在重大的議題上,可以多找尋一些資訊、多參考一些資料,讓自己有更多的時間來探索。

其二是對於教育的環境與方法。
在第一位同事提到學障時,也推薦了一部電影「心中的小星星」,主要就是在介紹學習障礙兒童。是一部不沉悶、非常好看的影片。
而我也覺得,其實並非是學習「障礙」,而是他們的學習強項優勢與一般的體制教育不同。
因為一般的正規教育多半以讀寫為主,也就是要用眼睛看、用手寫,至少考試都是紙筆測驗。
但如果一個孩子是聽覺較敏銳呢?或者是圖像式的思考呢?或者他說得比寫得更清楚呢?
片中列舉了很多學習障礙的名人,如:愛迪生、達文西、愛因斯坦等。而他們的學習問題其實正是他們之所以獨特之處。
所以,不見得真要診斷為學習障礙吧!而是現在的教育環境能否提供給孩子更多元的學習管道與評量方法?!

其三是究竟這是誰的問題。
在評估孩子是否有狀況時,指標行為需要在不同情境下都發生,且持續半年以上。
所以除了參考家長的觀察,也要了解老師、其他重要他人的看法。
但我也會覺得,究竟是孩子真的有問題,還是大人覺得那是一種問題呢?
例如:是老師需要孩子乖乖坐在教室上課?還是孩子需要乖乖坐在教室上課呢?
當然我們會說,為了讓孩子可以有效地學習,所以需要他在教室好好上課。
問題是,如果有時候是大人過度要求或期待,或為了自己的方便跟理想,或為了彌補自己未完成的心願,而當孩子沒有符合其需要時便認為是孩子有問題,那麼,其實擁有問題的是成人而非孩子啊!

其四是對於孩子成就的期待。
在這部電影中,其實也有談到這樣的主題。
當父母擔憂孩子將來沒有所謂的競爭力,所以拼命要求學業上的成就時,到底是幫了孩子?還是害了孩子?
如同小一一開始要教注音符號,但很多孩子其實是在幼稚園就已經先學習了。
重點是兒童有兒童的發展歷程,身心需要相互配合,太早過度的學習不見得符合其發展的任務與特性。
而這樣的學習模式,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似乎已經成為一種風氣。
所以,我固然不是這樣的家長,但也可以感受到這樣的壓力。
這份感觸倒是來自女兒。
由於我們在她幼稚園時並沒有讓她特別學習英文,等到她現在剛上小二,卻對英文覺得排斥。
深入了解後,是她覺得有困難,覺得自己學不好。
由於她在其他方面的學習都很ok,我聯繫了她的英文老師。
老師也表示:英文的狀況就是呈現兩極化,有些學生已經很厲害了(因為從小就開始學習),有些則都不會。
所以老師也不能只教簡單的,也要顧及程度好的學生教比較難的。
問題是,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教育現場啊?
那是否孩子就要去外面補習上課,才能跟得上進度呢?
其實我期待的是先讓她覺得有興趣就好。

兒子的部分,我至少比較懂得他的狀況,同事也教我一些訓練專注力的方法與需要注意的地方,也會等候第二家醫院的評估結果。
女兒的部分,決定找一位英文家教,不是為了成就,而是希望引發她的學習興趣。

我發現自己對於台灣正規的教育制度,其實是不太認同與沒有信心的。
好老師是一定有的,但越到高年級,升學考試的壓力依舊不減。
但我關注的是:孩子認識自己嗎?可以了解自己的優勢與劣勢、發展自己的潛能,而非一定要樣樣都行嗎?(要成績好的,真的是要每一科都很強呢!)可以懂得愛自己嗎?可以找到自己安身立命的方法嗎?
重要的是,他可以成為他自己嗎?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心靈圖卡遊藝格】

帶領心靈牌卡的教學課程時,我都會邀請成員透過親自的抽牌歷程,來體驗心靈牌卡的奧妙與趣味。
首先需要由成員自己先提出一個問題。一個最近困擾自己,可大可小的問題。
接著就是洗牌抽牌,看看抽牌的結果呼應了什麼樣的心理狀態。
透過這樣親身的經歷,就可以去體會為何牌卡可以成為有效快速的助人工具。

不過也許也有人會反應:抽牌的結果與自己的問題不太相干,覺得不太準確。
先來分享,如何讓抽牌有較精準的狀態。
第一是,抽牌者帶著困擾而來。
也就是抽牌者真的渴望探索問題、尋求解答。
他所提出的困惑確實影響他目前的生活,甚至讓他覺得痛苦萬分。
也就是有較強烈的改變意願與動機。
那麼這時候透過牌卡,就可以直接反應他的心理狀態。
倘若抽牌者帶著遊戲嘗試的心情,或者有一種踢館輕蔑的態度,自然就會得到抽不準的結果。

此外,需要為抽牌者營造一個安靜、不受打擾的空間。
讓他可以靜下心來好好地洗牌抽牌。
至此,無論抽到什麼牌,都具有探索的意義與價值。

簡單來說,抽牌的精準需要重要的問題。
重要指的並非事情的嚴重度,而是抽牌者的認真程度。
越是在自己有需要、有困難的狀態下,其實越可以透過牌卡來找到出路。
所以,太幸福安穩的人,其實不太需要抽牌。

正如我在機構的研習中,也遇過想不出問題的夥伴,特別在主題卡的教學,如:塔羅、OH卡、療心卡等。由於抽牌一定要帶著自己的問題而抽,就只好請他暫時當個聆聽與觀察者。

其實,當生活較平順時,還是可以抽卡啦!
只是這時候就比較適合使用正向卡,如:天使卡、漣漪卡等,就當作給自己的一份祝福與鼓勵,不需要特別去探索問題,只要讓美麗的圖像與正面的語句陪伴自己。


究竟,什麼時候適合抽牌?又適合選擇哪一種牌卡呢?
主要就是看自己的狀態。
當有重要的生命課題時,就可以選擇主題卡來探索。
如同這三張療心卡所顯示的。
其一是「執著」,也就是遇到了讓自己痛苦煩惱的問題,解不開理還亂時。
其二是「療癒」,當自己經驗了痛苦,渴望改變、發現解決之道時。
其三是「神性」,也許沒有具體的問題,但想要認識自己,經歷更多的轉化與成長時。
這時候來抽卡,就可以體驗牌卡這樣的媒材之所以可以反映心靈世界的歷程。
而當沒有特別目的時,則可以選擇正向卡來接受祝福。

所以,當遇到問題或困境,其實正是一個改變的契機,正是一個可以好好運用牌卡的時機。


後記:
想要透過牌卡來探索自己或成為助人工具者,歡迎參加Una下半年度的工作坊!


11/26~12/17(五)心靈牌卡進階研習工作坊

11/20(六)療心卡助人自助工作坊




此文同步發表於
[水映自然]共筆部落格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陸陸續續有夥伴來詢問關於「內在小孩工作坊」的開課事宜,我將這樣的邀請放在心中,等待適合的時機。
也因為身邊有一個新的生命,三度成為母親,使我對內在小孩的主題有了更深刻的體會。
與其說要去認識探索自己的內在小孩,不如說在這樣的歷程中,更重要的是去發現跟培養內在滋養型的父母。

內在小孩的概念,其實是針對長大後的成人。
每一個大人的心中,都有內在小孩的身影。
倘若這位大人目前正處在生命中的困境,或感到莫名的沮喪,失去生活的動力時,可以透過與內在小孩的對話,探索過去的創傷經驗,或成人世界否認的渴望或夢想。
以這樣的觀點來詮釋內在小孩,一開始要做的是先覺察跟承認自己的痛苦。
往往都是當我們對生活感到不滿或發現自己不快樂時,才會想要改變。
而認識自己與探索這些煩惱憂愁,其實就是改變的第一步。
所以在工作坊中,我會以冥想、書寫跟塗鴉,來引導成員與自己的內在小孩相遇。

當可以發現自己內在小孩的狀態,或找到目前苦痛的根源,或揭開過去隱藏的創傷,才有機會加以和解療癒。
而我不僅是成為這個過程的陪伴者,更重要的是增進成員自我照顧的能力。
其實內在小孩就是自己內心的一面鏡子、一則隱喻、一種投射,但除了看到自己的這個面向,更需要去引發可以照料滋養這個面向的能力。

如果有機會成為父母,當你手中抱著純真稚嫩的嬰兒時,總會不自禁地流露出關愛與疼惜的情愫。
你一方面喜悅於這個小小的生命從你而出,一方面又讚嘆這背後奇妙偉大的生命能量。
那麼不妨想像,你心中的內在小孩就像一個你抱在手中的孩童。
你不只看到他,更要學習如何聆聽他的需要,滿足他的渴望,好好地愛他。
如同每一個孩子都需要被好好地撫養照顧,外在看來已經長大的成人,反而容易忽略自己內在的狀態,所以更需要我們好好看顧與關懷自己的內在小孩。

很多人並非這樣對待自己的內在小孩。
其一是像批判型的父母,只會一味地要求苛責,久而久之,內在小孩自然缺乏信心,難以開懷。
或者是採取忽略漠視的方式,久而久之,自然無法認清自己真正的需求,造成自我關係的疏離。
也有人常常發出不一致的訊息,自然會讓內在小孩處在矛盾的狀態。

簡單來說,現代人都知道要懂得愛自己。
透過內在小孩的概念,我們比較容易發現自己內在真實的狀態與需要。
而透過培養內在滋養型的父母,更可以加強我們照顧自己心靈的能力。
所以,不只是看到自己的受傷,或以受害者來看待自己的內在小孩,而是讓自己培養長大成熟的能量,願意用正面健康的方式來撫育自己的內在小孩。

說穿了,內在小孩或內在父母,都是自己的一種面向。
你如何對待內在小孩,就是如何對待自己。
那個你,可以用內在父母來稱呼。
其實兩者都代表你內心的自我對話。

除了探索受傷的內在小孩,也不妨去發現自己內在的神奇小孩、純真小孩、創意小孩、有趣小孩。
除了培養滋養型父母的能力,也不妨找回小孩獨有的美好特質。
於是,生命就在此流動著,從大到小,從老到少,也從小到大,從幼到長,處處都有轉化的契機、成長的祝福。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剛慶祝完虎寶寶的彌月之喜,就突然接到公公病危的消息。
這些天,陪伴著公公走人生最後一段的旅程。
於是,這個月,歷經生命的降臨與流逝,格外有所感觸。

我不禁回想起先前在學校教授生命教育的課程時,與年輕的孩子進行生死的相關討論,請他們寫下自己的墓誌銘,思考自己的告別式。
或許在台灣的文化中對於談論死亡不免有所禁忌,但我卻覺得,這是每個人終究會面臨,且不分年齡大小的。
所以即便是我的孩子,我也會在適當的時機以他們能夠理解的方式,與他們分享。

說來奇怪,我們總是歡喜地迎接生命的到來,卻對生命的離去滿懷悲傷。
其實,這都是必經的過程。
越是避諱,就越容易感到恐懼,越容易有所禁忌迷思,也容易在面臨時感到不知所措。
無論是面對自己或家人、朋友,這人生的最後一堂課,其實可以提早預備。


至少,可以探索自己對於死亡的觀點。
你覺得,死代表什麼呢?人死後又會經歷什麼樣的過程?你相信有死後的世界嗎?你認為有來世嗎?
不同宗教自有不同的詮釋,但我想,當我們可以好好探索死,其實也就是好好探索生。
沒有人知道死後的世界,也沒有人可以預知自己死亡的日子,但我們可以選擇如何度過在世的生活。

而這次的歷程,倒是讓我有機會去檢視自己如何看待死亡。
我相信人有靈魂,而當死亡的那一刻,靈魂脫離了肉體。
至於靈魂去到何處,我比較相信,就是回到生命的源頭,回到空無,回到圓滿。
但究竟如何,大抵無人能夠查證與訴說。
就是一種相信吧!因為怎樣的觀點與信念,會影響後續的行動。

以婆家來說,公公的往生選擇以道教的儀式來進行。
我能夠理解家人的不捨,但也看到這些儀式背後所呈現對死亡與死後世界的看法。
我只是會想:人終究還是以人的觀點來設想神或靈魂的世界啊!
所以,需要吃飯、住大房子、有錢花。
而我比較相信,當肉體朽壞,靈魂並不需要這些祭祀或供奉。
當然,這都是晚輩的一份孝心。
我也覺得,這些儀式與其說是對亡者有益,不如說是為了安慰遺族。

正因為沒有人知曉死後的世界,當面臨相關事宜時,倘若沒有自己的見解與信仰,很容易就被殯葬業者所影響,包括內容、流程以及不知細目的報價。
說實在,除非自己先跟家人討論過,倘若自己真的往生了,其實對於這些儀式也沒有選擇與決定的機會。
換句話說,這些儀式其實是讓活著的人,可以好好懷念亡者,也可以好好思索死亡的意義,更加珍惜在世的光陰,重新檢視自己生命中的優先順序。


於是我會這麼想,現在的我已經認真地度過每一天,也找到自己人生的使命與方向,更有親愛的家人陪伴在身邊。
如果明天突然離開人世,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看到孩子長大成人。
而當我真的離去,我不需要任何特別的儀式,不需要家人為我已死的肉體多做什麼。
我只希望家人朋友記得我所給予及留下來的。
當他們思念我,想起我這一生所做的、所值得紀念的,我的靈魂必然在他們心中,遞上一抹親吻與微笑。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昨天剛好瀏覽著奇摩話題的人物專訪,其一是亞都麗緻總裁嚴長壽先生,其二是作家侯文詠先生。
其中,吸引我注意的是,他們都談到了,人要認識自己。
認識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擁有什麼樣的特質、興趣、能力,多多拓展自己的人生經驗,而不是一味地追尋別人看似成功的腳步。
侯文詠提到:人生不是搞清楚你「不喜歡什麼」,而是搞清楚你「喜歡什麼」。
嚴總裁也以上圖來表達自己的觀點。除了認識自己,甚至還需要培養自我療癒的能力。


即便他們可能以自己的工作經驗或生涯發展為分享的歷程,我卻非常認同,所有人生的幸福其實都來自:認識自己是誰。
「認識你自己」,哲人蘇格拉底這麼說,相傳也是刻在希臘神廟上的箴言。
難道我們不認識自己嗎?
我想困難的不是那些眼睛看得到的,諸如:我們的性別、年齡、外表、出生地、家人、學歷;也不只是那些說得出口的回憶或那些固定不變的事件。
困難的是,我們如何描述自己的感情、想法、經驗。或者說,是我們如何理解這些感覺、想法、經驗,又用什麼樣的方式來表達呈現。

我們也許容易知道自己喜歡吃的食物、偏好的顏色、適合的髮型;我們可能也容易知道自己所崇拜的對象、樂於相處的家人、不想往來的朋友同事;但我們可能不容易清楚自己究竟適合什麼樣的工作,跟這個人交往會有什麼樣的結局,如何讓自己真正的快樂,如何找到自己生命的價值與意義。

如何抉擇浩大的人生議題,其實還是來自一點一滴所累積的自我認識。
認識自己的感覺喜好,練習從旁觀者的角度探索自己的思維想法,從現實的回饋中看到自己行為的後果,也從別人的反應來作為借鏡,許多許多、大大小小的不同層面與生活的經驗,都可以讓我們認識自己。
因此,我們會形成所謂的自我形象或自我認同。

這只是幸福的基礎。
先認識自己是誰,先培養出認識自己的能力,但更進一步,還可以練習自省與覺察的能力。
因為,當自我形象不佳或傾向負面的自我認同時,那個你以為自己是誰的面向,可能帶來更多的煩惱與挫折。
如同,你以為自己不幸福、不成功、沒有自信,或你以為自己並不認識自己,其實都已經是一種自我的界定與標籤。
你以為你無法解決生活的難題、改變生命的困境,你以為自己就是這樣了,這些,都只是自己的一部分,也並非是完整全部的你。

所以,認識你自己,認識你以為知道的,也認識你還有更多的可能。
把過往所累積的生命經驗當作建造幸福的一磚一瓦,當發現更好的建材時,也保持捨棄舊經驗的彈性。
我們或許不清楚最終的藍圖,只能一步一步踏實地活著。
我們也無法保證成功的路徑,卻能從中鍛鍊勇氣與智慧。

而當我們與自己更親近,懂得認識自己、接納自己、欣賞自己,不也就學會更愛自己。
當我們懂得更愛自己,懂得活出自己生命的獨特之處,就能成為自己與他人生命中的天使囉!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療心活動三

沒玩過「療心卡」,現在正是嘗鮮體驗的最好時機!
透過線上解卡,一樣會有特別的收穫與領悟喔!


活動辦法:
即日起,寫信給
Una:heartuna@hotmail.com
每日一位解卡名額

信件標題:
療心卡解卡活動

信件內容:
你可以先想一個自己有興趣的主題,
跟關係有關。
例如跟某某人的關係、跟自己的關係,
或是跟抽象的事件,如:金錢、健康、事業的關係。
接著,請針對一個問題,
直覺地從1~42選擇三個數字。
〈不用按照順序〉
請盡量多描述您的問題〈你真正想要了解的是〉,並告知三個數字,
及您的姓名、手機。

Una的回覆:
我會於近日內回覆這三張圖卡的圖檔及說明、解卡內容、祝福及建議等!



一起來聊心療心吧!!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從事心靈成長的工作一段時間,所學所說都離不開這個主題:人的情緒感覺想法、看不見的能量、人際關係的影響、家庭的動力、靈魂的使命等。相對地,可能容易忽略那些看得見的物質、身體的需求、日常生活的食衣住行。
其實,我是一個很喜歡生活的人。烹飪、吃美食、佈置小窩、玩玩手作,除了遨遊心靈奧妙的世界,也喜歡裝點現實的空間。
而這次生產的歷程,又讓我對身心靈的平衡有更多的體會。

在進醫院待產前,我已經準備了幾種花精與天堂油,也期許自己可以透過放鬆冥想來安度這個過程。
畢竟已經有前兩次的經驗了嘛!況且,人家都說第三胎會比較好生。
沒想到,痛了一天一夜,且痛苦的程度隨著時間越發地增加。
當然,會痛才會生。
不過恐怕也只有親自歷經產痛的媽媽們,才能了解其中的滋味。
因為之前都沒有用過無痛分娩,這次也沒特別想要採取這樣的方式。結果我是當天唯一沒有採用無痛分娩的產婦啊!
而我想說的是,這種身體的疼痛是如此地深刻,即便透過自己的意志力或冥想,或芳香療法、能量療法,還是無法減輕。
也可以這麼說,在身體如此不適的情況下,也沒力氣運用心靈的方式來面對克服。

等虎寶寶出生,我還有其他身體的疼痛問題,與產痛相較,已算輕微。
所以,我就在心中不斷鼓勵自己:會一天比一天好的,身體一定會慢慢復原的。
這時候,心靈的肯定語句就帶來較正面的力量。

很有趣的是,因為先前預期這次會更容易度過生產的歷程,也相信正面的信念或其他方式可以帶來效果,所以就低估了產痛依舊是人類所能承受痛苦排行榜的前幾名(該不會是第一名吧)。因此,反倒降低自己忍受痛苦的能力。
簡單來說,就是不想再承受痛苦了。
只不過這次的疼痛來自於身體,而非心理,且讓我領悟到:自己依舊是活在肉身之中。
而人的身體其實是挺脆弱的。
有時候可以靠意志力或心靈的力量戰勝病魔、克服疼痛;有時候則不得不接受身體的衰老惡化。

身與心,其實是相輔相成的。
身體就像是心靈的容器。
每個人的身體狀態不同,如同各種材質的容器,可以是陶、玻璃、木頭、塑膠、紙類,更可以呈現出不同的外觀型態、功能。
而心靈是其中盛裝的物質,如果以水來比喻,每個人的心靈狀態又可能有著氣味、溫度,甚至是自我轉化以致於影響其狀態的不同。例如:也許有些人的心靈純淨如水,甘甜的水;有些人渾濁如泥;有些人像冒泡的汽水;有些則像果汁;有些也許像冰塊。
再加上容器的不同,就展現出各式各樣的百態人生。

容器與內含物,其實是相輔相成的。
什麼樣的內含物適合什麼樣的容器,或什麼樣的容器可以讓內含物加分或減分。
為何茶水適合用瓷杯或陶杯盛裝?為何在玻璃杯中倒進熱咖啡總覺得不對味?
重點是:你認識自己的身體、心靈?認識自己是誰?是什麼樣的內容物?又擁有什麼樣的容器嗎?

有時候當我們高抬心靈的力量,以為憑靠自己的意願就可以扭轉乾坤,卻忽略了身體所能承受的壓力。
正如同將一杯熱咖啡倒入紙杯,容易燙手。
有時候當我們一味追求身體的享樂與滿足,不免忽略心靈的影響力。
好似用金銀打造的杯子,裡面卻裝著難以下嚥的飲品。
但也可能,當我們努力探索心靈的面貌,身體也同時傳遞出療癒的訊息。
或者,當我們重視身體的養息,其實也讓自己獲得平靜的心情。


因為,身與心原本就是一體的。
在生命的運作中,我們一同擁有這容器與內容物,且可以歷經轉化與改變。
而無數的心靈藉由不同的肉體展現其無限可能。卻也在無限可能裡,體驗了其有限,就是身體的朽壞、死亡的無常。
但當我們再次聆聽身體的聲音,心靈又會發現,這生命的交替起滅其實並沒有分別,如同自然萬物的步調與節奏。

所以,身心靈其實是不可分割,也無需競爭的。
反倒因為有所不同,可以各司其職,可以讓我們享受平衡與生命的完整。
這平衡就像是物質與能量、左腦與右腦、理智與情感、男性與女性、死亡與出生、有限與無限。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