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裡
國內手創心靈牌卡「療心卡」、「Fun心卡」、 「Fun心福卡」、 「知心卡」、「心靈牌卡私房書」、「聊心話大冒險」的設計者,周詠詩老師,分享各種心靈牌卡的輔導妙用,以及身心靈與生活與文字與圖像的小小宇宙。 ★課程研習邀約,請來信:heartuna@hotmail.com ★牌卡購買,請參考:http://www.heartcards.com.tw
【心靈圖卡遊藝格】
一直很喜歡恰克博士設計的心靈圖卡。
台灣目前出版的有「開悟卡」及「真愛卡」兩套(可惜目前都已經缺貨)。
最近添購了另一套2006年出版的「
Healing Cards: The Conspiracy Deck」(療癒卡)。
這幾套圖卡有一個共同的特色,是其他圖卡少見的,簡單來說就是把圖卡區分為問題組跟解決組。

以塔羅牌來說,每一張牌義並沒有絕對的好壞之分。而OH卡系列則是著重在抽卡者的個人投射,也沒有固定的是非解讀。至於天使卡或漣漪卡等正向圖卡,更是屬於正面的指引與祝福。而這三套圖卡,卻有正向與負向的牌組。

不太一樣的是,「開悟卡」的負向牌組分為:受害者、關係、及無意識組;正向牌組則分為:治療、禮物及恩典。「真愛卡」則是有一半的圖卡都屬於問題組,另一半則分別為療癒、幸運及恩典(每一組的張數不同)。至於九十張的「療癒卡」,有一半是屬於陰謀陷阱組,另一半則有療癒、禮物跟恩典組。

固然這些圖卡有其知見心理學的背景,但由於牌義多為心理狀態的描述,很適合用在個別的會談輔導工作或是團體的探索與成長。

由於正負向牌組的設計,在「開悟卡」的使用手冊中有說明,可以先抽負向牌組,再抽正向牌組來做為解決之道。而這樣的抽卡方式正是這幾套圖卡特有的。也就是先將圖卡的牌組加以分類,再根據自己的需要搭配抽卡。在同一套圖卡中,問題與解決之道同時存在。

如果是混合抽卡,其實問題也不見得就是問題,禮物也不一定抽到就能擁有,重要的是抽卡之後與自己心靈對話的歷程。問題只是幫我們看見自己的盲點,看清真相之後,問題就不再是問題。而正向的組卡可以是解決之道或祝福,但也許也正代表自己所缺乏的部分。
所以,也可以打破這樣的正負向設計,重要的是如何走上心靈的療癒之道,如何整合光明與陰影,如何看見困境背後的恩典。


後記
1.「開悟卡」跟「真愛卡」的畫風相近,屬於插畫的可愛風格,而「療癒卡」則又不同,屬於較現實的色鉛筆畫風。再一次感覺到圖像風格所帶來的心靈影響。要留意的是,這三套圖卡要以文字的牌義為主,而非解讀畫面喔!

2.雖然真愛卡缺貨,但相信手邊有卡片的人一定很希望可以加以活用。9/27(日)會有一場
真愛卡的工作坊,歡迎有卡的人一起參與分享囉!


此文同步發表於[水映自然]共筆部落格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給自己一段時光,透過塗鴉的歷程,為自己的心靈建造一座花園,給予滋養守護,引進生命的愛與光。


守護花園
媒材:粉彩、彩色簽字筆


沒有花太久的時間,
但隨著塗鴉的進行,
感覺身心的能量緩緩地從內向外流動。
很平靜安穩!


關係花園
媒材:粉蠟筆、彩色簽字筆


想到七夕情人節快到了,
便繼續創作一幅關係的守護花園。
感覺到媒材的不同,
確實就帶來不一樣的感受與動力。

這兩張很像是心靈的快照,
不算仔細,
卻捕捉剎那的一瞥。
有時間還可以繼續灌溉,
等待花開結果。



以下內容感謝藝療師天堂鳥惠允轉載:天佑台灣  藝術安心2─守護花園

I代表手
代表心:直覺、感受

素材

筆:原子筆、鉛筆、蠟筆、各種隨手可得的筆

紙:A4紙、圖畫紙

對象:四歲以上。可個別創作,也可伴侶、親子同作。也可在教室、社團、社區中團體創作。
關鍵字:本心、守護、力量、許願。

時間:建議至少一小時


歷程:

I種下種子:在畫紙中心畫下一粒種子(可以一個圓表現),代表愛與良善的本初之心。

I滋養:在接近種子周圍的東西南北四面,或是八方,加上簡單的幾何形狀或符號,代表各式各樣的滋養。

I圍籬:決定花園的範圍。在種子周設下圓形、方形或其他幾何形狀的圍籬,亦可在圍籬上加上門,作為出入口。可以開啟,也可以封閉。

I 守護光球:在圍籬周圍畫下一個圓,成為花園的守護光球。閉上眼睛,觀想這個光球的顏色。接著著色。

I灌溉:在花園中任意添加地水火風、日月星辰、動植物、或其他各種元素,讓花園更有生命力。

 許願:看著花園,從光球周圍到達圍籬,從一個出口進入,經過花園、滋養之地,到達種子中心,閉目、呼吸、安坐。你被光球包圍,安全、溫暖,充滿力量,心中的願望逐漸浮現,越來越清晰。張開眼睛,在種子的中心,畫下一個簡單的符號或是文字,代表願望。

 以愛和感謝,祈求如於團體中創作,可將每個人的作品集合,一同祈禱。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一個完整的人生並非完美的人生,因為人生的圓滿,一個完整的人生,事實上與完美的人生恰恰相反。有限的條件和有所欠缺的經歷正是把我們推向完整人生的助力,讓我們經歷一個人生,它既是賜禮又是被實現的目標。這時愛的欠缺已不再是不幸的障礙物,轉而變成了一種動力,一種力量的源泉,這種力量的獲得既要求我們的努力同時也是被賜予的禮物。
當我們的觀念仍然專注於曾受苦的缺憾感而因此被束縛時,並常常試圖用某種癮頭來埋葬這種痛苦。早期不被滿足的渴望和愛的缺乏之記憶便是這些癮頭的燃料。一個人有暴飲暴食、害怕獨處、追求一時痛快、購物狂、工作狂、禁慾、宗教狂熱的傾向任何通過這些被提到的方式來逃避現實的人,其實都是在尋找父愛或母愛,或者任何未能滿足他的人之愛,及未被滿足的渴望。這癖好沉溺者並不理解,他之所以活著已經意味著他的父母早已在他之內並給予一切他們能夠給予的。這上癮者感覺人生的不完整,最後他所能做的就是接納現在已擁有的一切和現在就是的狀態。
…然而,當我們接受父母本來的樣子,不再有早期愛之欠缺感時,那麼當下愛的體驗將取代我們孩童時的缺憾,我們便擁有了一份沒有被虧欠過的愛。」(摘錄自伯特‧海寧格所著【沉思】199頁)

完美主義者第一要求的除了自己,其實是誰呢?
我想,就是他的父母。
每個孩子要長大成人,必要的是,了解到父母也是人,且並非是完美的人。這樣的了解並不表示父母不愛他,或者自己是不受喜愛,是失敗者。
或許這個缺憾能夠帶來對靈性的追求,但最終其實是接受生命的本然。

要戒除對完美的癮頭,並非是不斷地要求、努力、渴望成功(通常已經很好了,卻難以滿足或肯定,甚至在光鮮亮麗的背後隱藏著深沉的自卑),而是喜歡自己。
相信父母的愛已經足夠,以他們所能給予的方式。
讓這愛流過自己,看見父母背後一代一代家族的傳承所隱含的生命之愛。
這些愛足以滋養自己,足以讓自己喜歡自身的生命。這便是他們所給予的也是我所能回報的。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隨著時間的流逝,風災帶來的心理創傷,也會慢慢浮現,特別可留意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相關反應
而首先我想到的療癒方式,並非傳統的口語會談。
當昨日開始寫詩,基本連結到的其實是透過雙手的療癒傳遞能量的支持與轉化。
如果受創者願意說就說,但除了詢問與口語的交流,我想,面對這麼大的劇變,再多的言語也無法描述傳達或者提供理智上可以了解、情感上可以接受的答案。
所以,我想到以下一些非口語的支持方式。

☆靈氣治療:我自己學的是天使靈氣,但我想,相關的透過身體能量的療癒都可以立即的有一些轉化的效果。某個部分,也透過治療師的同在、自然及更高能量的接收,給出無法言傳但身心可以感受到的支持。

☆催眠:固然這是一個可以幫助放鬆或甚至達到心靈慰藉的方式,但主要是看受創者是否願意及能否專注在歷程當中。

☆精油:除了身體按摩放鬆的部分,推薦洞悉卡中的乳香(frankincense)有保護的作用。
薰衣草(lavender)帶來心靈的滋養。
馬鬱蘭(marjoram)可降低焦慮。
肉豆蔻(nutmeg)可提升情緒的能量,喚回活力。
維吉尼亞雪松(cedarwood)可帶來面對困境的勇氣。
絲柏(cypress)及玫瑰草(palmarosa)可提升面對改變的適應力。

☆花精:首先推薦巴哈的救援花精(Rescue Remedy),雖然不直接處理深層的情緒,但可以當場暫時減輕心理的負擔痛苦。
稍後則可參考聖星百合(Star of Bethlehem):
幫助處理驚嚇與創傷。
甜西洋栗(Sweet Chestnut):
幫助感覺絕望悲傷的人。
紅西洋栗(Red Chestnut):幫助過度擔心親人安危福祉而內心不安的人。
岩薔薇(Rock Rose):幫助處於極度恐懼狀態的人。 
龍膽(Gentian)或荊豆( Gorse)可協助面對沮喪的心情。
白栗(White Chestnut):
幫助被反覆不停的思想與念頭困擾的人。
胡桃(Walnut):可在重建家園時,
幫助生活正經歷重要變化但無法適應的人。
另外對於第一線的救難人員,可參考橄欖(Olive):協助消除過度工作帶來的疲憊或是
橡樹 (Oak):協助在
勇往直前仍要留意身體承受的能力。

☆英國Aura-soma產品:尤其是白色瓶,有淨化空間及轉化能量的作用。受創者或工作人員都可使用。

☆吟唱祈福:只要有願意及相信的心,就可以進行。

☆心靈圖卡:特別是正向卡的使用,推廌守護天使卡跟精靈指引卡,搭配冥想的效果會更好。

☆隱喻:如果能夠說的話,配合當下身體能量的感知與轉化來承接受創者的故事。

☆表達性藝術治療:我想也需要等待一段時日後,基本生活開始復原才會有進行的力氣吧。

☆家族生命故事書的創作:是記錄記念,也是哀悼的歷程。

☆說夢讀夢解夢:夢總是會宣洩更深的陰影。

☆家族排列:更久之後,若家族中有死亡的傾向時,可參考。

這些只是我知道或學習的方式,或許有些並非正統的心理療法,主要是暫且不用口語的表達時,透過非口語的支持,或許可以帶來當下情緒的轉化、心靈的療癒。
其實不只是受風災影響的人,即使是前去協助的人員,也需要留意自己身心負荷的程度。或者因為閱讀報導而影響情緒的人,也要留意自己心靈的健康。
此外,原住民部落的協助最好能考慮其文化,善用原本的治療系統或方式,或許可以更貼近他們的需要。
屬於這塊土地的創傷,需要好深的療癒!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在這個時候
我無法不靜默
感覺
體內那深沉的悶痛


猛然發現
早已習慣
那些不該是理所當然
其實是以為無能為力的寶島的沉淪

這番薯葉的根還在嗎?
還能長出一片值得後代驕傲
散發歷史傳承味道的鮮綠嗎?


大地之母的怒氣要經過多少次的家破人亡才能平息呢?
福爾摩沙的心聲要累積多少噸的血淚才能傳遞呢?

惡水看似無情
卻總是誠實
是誰甘願自掘墳墓
(只要一小顆的自私自大貪婪強奪
 就可以成為摧毀全體的土石流)

只要一小塊的同理關心給予祝福
就可以成為重建家園的基石

我看見人為的黑夜
也看見黑夜裡的光

在這個時候
我無法不靜默
感覺體內生命之河
無言的流過


後記
不太喜歡翻閱近日的報紙、打開這週的電視新聞(其實已經很久不愛看媒體播報的內容了)。
雖然這可能是直接了解災情的管道,但某個部分也不禁困惑:台灣究竟怎麼了?
一場風災為何造成如此大的傷亡?台灣人在追求經濟發展的同時,又如何殘害這塊土地?
災後的救援為何看來如此雜亂?台灣的官員政客究竟可以給人民甚麼樣的保障?
彷彿可以理解災民們的悲痛,如果從我們都是社會當中平凡的一員,在歷經這麼大的天災造成的家破人亡時,可以依靠甚麼呢?
固然眾人有情,聚集四面八方而來的關心,但後續重建的道路總是漫長。
所以,我感覺到一種深沉的靜默。
這靜默對天對地,對命運,對靈魂,對集體潛意識,對小我大我。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陸陸續續接到不同機構單位的工作邀約,有大學諮商中心、社福機構、企業等等。
在合作的過程中,看到不同的助人工作方式,也看到不同助人工作者的面貌。
其中,社工員的角色,著實令我有許多感觸。

正因為自己也是社工出身(也考上社工師),也有在社福機構工作的經驗,在與社工員分享交流時,很能體會他們對上對下的辛苦。
對上是身處在機構,有主管機構的期待,但也有方案政策對於工作上的要求。但這些期待或工作方式是否符合個案的需求,或者能否有效地協助社工員提供服務,有時候反而增加社工員的負荷。
對下,或者說是直接面對個案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想想看,倘若一個大學畢業,剛出社會的新鮮人,工作內容卻是服務社會的弱勢或邊緣人,可能會接觸到低收入戶、兒虐、家暴、性侵,或者身心障礙者、獨居老人等。
我絕對不是認為這些族群有甚麼問題(不過當我寫這句話時,也顯示出社會工作的一種弔詭:當我提供服務,某個部分我就在界定問題、給予標籤),而是從社工員的角度來看,他自身需要有多大的能耐,無論是工作上的專業程度或是對於社會的不公不義、人性的陰暗等面相,有讓自己繼續工作下去的本領。


這當中有太多可以探討,甚至無解的問題。
我想說的是,有沒有改變的意願很重要。
很多時候,當面對非自願性案主時,其實是很難給予協助的。
就好像一個人要往東走,你偏要拉他往西走,即便你認為往西走對他比較有幫助,但在對方並不想要接受協助(或者說是協助的方式)的情況下,光是彼此的拉扯就可以消耗雙方的精神。
而有時候,社會工作所提供或期待個案改變的,究竟是個案的需求還是社會對於正常的要求呢?
無論有多好的策略或方向,倘若沒有考慮工作者也是人,也有自己的需求與能力的界線,恐怕只會讓社工員出現耗竭(burn out)的狀態。
而社工員處在兩者之間,如果沒有看到這些面相,一味認真地想要完成手邊的工作,恐怕會遭遇強大的挫折。
所以,補充自己的能量真的很重要。
如何在施與受之間取得平衡,讓自己有源源不絕的動力與熱情,找到這個工作的定位與自己的角色。

或許這也是我離開社會工作的原因。
而當自己踏入開課收費的領域,也發現,付費是需要的。
與其一味地提供資源及協助,對方的給予其實也是一種動力與承諾。
至少表示對於自己的成長與改變,有一定的意願與期待。

如何激發對方內在的力量,於是,不再需要所謂的助人工作者,不正是助人最大的目標嗎?!


後記:
寫完之後,總覺得還有很多說不清的。
不同的社福機構、不同的服務對象、不同的協助模式,其實會帶來不同的效果與影響。
有非常多默默在自己崗位上盡心盡力的社會工作者。
正因為看到他們的付出,從工作者的角度,也看到他們想做好卻礙於社會結構、福利政策、機構大小、服務對象本身的多重需求等狀態,難免力不從心。
況且一個社工員手上的個案量,通常是超過或飽和的。
有時候不免戲稱社工員比個案更需要被幫助。
所以,可以從哪裡著手呢?
至少對助人工作者來說,真的要清楚自己的能力與狀態。在付出之際,也有接收與滋養的管道。這也是對這份工作與個案的敬重。

尤其看到連日風災造成的家破人亡,各地的善款捐資其實都顯示出社會救助的重要,其中有很多是社工員服務的內容。
但如何真正提供災民所需的,若以長遠的角度來看,絕對不只是經費的補助、有形的重建,還包括無形的、心理的復健與療癒。
也許在面對這麼重大的災難時,需要的是各種專業各司其職的整合服務。
社工員做自己能做的,但也明白自己的限制,然後,可以結合不同的資源,甚至轉介。

其實,這幾天反覆地思量,從協助自願性或非自願性個案,看到社工員的辛苦,也省思所謂助人工作的意義目的,又看到風災帶來的一連串影響,似乎從體制的協助、環境的改變,連結到個人自身成長的意願,但又回到個人無法掌握拒絕的劇變。
這背後給我們的學習課題是什麼呢?
人定真的勝天嗎?或者總要等到大自然反撲時,我們才懂得謙卑與尊重每一種生命的存有?
人與人一定要彼此競爭強奪資源嗎?或者當我們意識到我們都是一體時,可以有更多的包容與謙和?

我想,我自己已然從社會工作的領域走向個人成長,從協助非自願個案來到自願付費的性質,也從心理靠近更多的靈性,這也成為我如此書寫的背景。
我突然發現,當我如此重視心靈的成長,認為個人內在的改變可以轉化對外的心態與實相時,其實所謂有沒有意願,或者可以說是有沒有意識,意識到自己的需求,意識到可以改變的可能性與希望,意識到靈魂的渴望。
沒有這些意識,確實只要過好平日的生活,有得吃穿,現實物質的問題得以解決,有些小煩小惱,倒也過完這一生。

甚麼樣的人會踏上傾聽靈魂之聲的旅程呢?
原來,我想做的,不是社工整合資源的服務,也不是諮商室裡的治療,而是更深的找回生命的本質與價值。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這次的課堂中,MaLi老師帶來了十一本繪本。
繪本原本就是圖像與文字編織而成的錦繡。好的繪本訴說著動人的故事,帶來生命的洗禮、心靈的饗宴。
但如何在隱喻治療中運用繪本呢?
難道只是給出一本故事,或者透過一本繪本來設計活動嗎?
在MaLi的引導下,我看到了不同的可能,也抓到了這幾次學習的脈絡。

一開始,MaLi跟我們分享同一個經驗,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生命層次會有不同的詮釋與說法。
在每一個片刻,當我們說出自己的故事,這個故事也會影響我們,甚至成為一種框架。一旦我們開始說出不同的故事、不同的發展、不同的結局,其實就可以說是一種成長與轉變。
於是,MaLi將所有的繪本以背面朝上的方式放在地板上,請我們決定一個近日生活的課題,憑著身體的感覺選擇一本繪本。這本繪本將會有一個適合的答案。
我的課題是房子。

這陣子有一個機會考慮買房子。擁有屬於我們的家園一直是家人的夢想。但買房子畢竟茲事體大,對我來說,要考慮地點、價位、孩子的就學、週邊的環境等等因素,不知不覺就成為一種壓力。
其實我並不渴望一定要擁有自己的房子,在歷程當中,慢慢地放下自己的焦慮,總覺得會有一個適切的機緣。所以,暫且順其自然。
我選擇了一本繪本,翻開正面是「豬頭三兄弟」,原來是三隻小豬的改版故事。
這實在也太貼切了!
看完故事後,更有一種同時性的印證感。
因為這本繪本的發展是:大野狼將豬小弟吹出故事外,三隻小豬開始在不同的故事間晃蕩,救出了噴火龍,又帶來一隻貓,最後牠們又決定回到故事中豬小弟的磚造房,大野狼吹不走房子,也躦不進煙囪裡。於是,三隻小豬與新夥伴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由於昨天剛帶領一場生命故事書的訓練(這陣子,接到很多生命故事書團體的帶領邀約),不同於團體的帶領,這次的目標是要訓練社工員來進行這樣的活動。
所以我不斷地整理關於生命故事書的精神、理念與架構。
就如同這本繪本所描述的:主角可以跑到故事外面,可以改寫故事的發展與結局。
創作自己的生命故事書也有這樣的意味。
我們是自己生命的作者,透過這本書的創作,更多地經驗到我們可以如何重塑自己的故事。
這本繪本畫出了這樣的精神。
這個故事不正回答我的問題,當我可以重寫買房子的故事,當我可以跳出原本的架構,拆解那些困住我的擔憂,故事就會有不同的發展。
很有趣的是,我目前的決定是順其自然,還是住在原來的租屋處,但有考慮是否加以變化,成為自己更喜歡的住處。正如同繪本的結局,三隻小豬還是回到原來的家,但因為走過這趟歷程,此刻的幸福快樂已經有了不同的味道。
對我來說,心安才是最終的家。在外在環境空間尚未達到最理想的狀態下,至少我可以打理自己的內在空間。
總之,透過這一本繪本,卻開啟了我與自己好多好深的對話。

之後,MaLi講了四個故事,分別給出四種不同的小組練習。
在「雪晚林邊歇馬」的故事中,最吸引我的句子是「但是我有約在先」。我後續說的故事是我有一個前行的目標,森林不是我的歸處。如同買房子並非我的重心,我選擇放下,朝著更大的熱情與招喚前行。
在「一個不能沒有禮物的日子」故事中,我說出了買房子與老公夢想的連結。因為希望他開心,又明白自已無法讓他開心,或許才是這件事情帶給我的壓力。我發現說這些事情時,自己胃部的糾結與心口的疼痛,那其實就是一個可以療癒的當下。不用繼續說故事,就與自己身體的感知來對話。
在「害怕的時候」這個故事中,我看見自己面對害怕的策略:視而不見或者正眼面對。然後我也經驗到說故事的有趣與活力。
在「騎車到岸邊」的故事中,我說出了自己對於父親過世的態度,某個部分其實也顯示出我對他人的態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命旅程,要走要擔。我可以陪伴,但無法替代。

重要的不只是透過繪本說出一個故事,而是這個故事的哪些元素碰觸到聽者的心,又如何透過各種方式,打開聆聽穿越的管道,整合聽者自己的生命故事。
我發現,無論用甚麼樣的方式說故事,當下其實就是一個療癒點。無論這個故事隱含了甚麼樣的生命經驗,當下,身體的感知與能量的轉化,就可以是一種療癒。
說故事固然迷人,卻也不是一味地在故事中打轉。
如何在故事間,自由地來去穿梭,或者正如同生命之河的流動。
每一種滋味、每一種顏色、每一種情緒,都是來去自如的。
如是地看見,承接,整合更大的。
這就是了。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