澔澔:

三年前的今天,正確說來,時間應該再往前推算約四十週,你在我們的意料之外於媽媽的肚子裡成形。
雖然如此震驚,卻掩不住心底的喜悅。
我想,你就是上天所賜與的禮物!

懷孕的時候,媽咪的身體十分不舒服,也許是因為還要帶著一歲的姊姊,總之,與生養姊姊的輕鬆過程完全不同,甚至一直到生產的那一刻。

花費一整天的待產,該有的徵兆都出現了,你卻遲遲不肯露面。我還記得,那正是三年前的母親節。
終於在半夜聽見你小聲的啼哭,卻不知道,這將是你生命的一場戰役。

「橫隔膜疝氣」,產檢的時候完全沒有發現的問題,導致你在上午立即轉院,準備開刀。
媽咪這個時候只能在月子中心休養,倒是爸比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我真的不太擔心,雖然手術成功率是50%。
可能是因為生產的時候,痛過這麼一遭,在痛苦的過程中,反而感受到生命的力量。「要痛才能生。」我還記得醫生這麼說。
生命何嘗不是如此?我相信,你不是白白來到這裡,也絕不會在這個時候斷然結束旅程。

手術順利,你腹中的那道疤痕就是證據。

其實寫這封信給你,更正確地說法,應當是寫給我自己。
有許多心裡的話,倒不見得要說給你聽,卻是在成長的歷程中,我想要記錄的片段。

說真的,我不太記得,你出生之後的太多事件。只能用照片來回想,但你小時候的照片又比姊姊當初每一個月都有數十張的紀錄來得少,不知你能否想像,爸媽那時候的繁忙。
「因為太累了!」爸比說。
要同時照顧你跟姊姊,兩人的睡覺時間又不一樣,結論是:媽媽沒得睡。
有一陣子,外婆跟大姨婆還一起來幫忙,只為了讓媽咪可以小睡片刻。

即使後來有一段時間,媽媽重回職場,也是蠟燭兩頭燒的疲憊。

快滿一歲的時候,奶奶北上。
原本我們期待她就地安居,但畢竟住不慣,臨走前,提議把你帶回去照顧。

這一直是媽咪心中的一個缺口。
從來沒有料想過,要與你分開。
還因此跟爸比吵了一架。夾在兩個母親之間的他,與我有異樣的感受。
保母的一句話:「妳沒有辦法照顧兩個小孩。」對當時的我來說,是一個打擊。
我默許了,在許多複雜的情緒之下,我選擇相信:「將會有更多人來愛你」。

過了一年多,南北兩地奔波的日子。
終於,去年,也因為你,我們決定舉家南遷。
我確實感受到,你在這裡受到許多人的照顧。
奶奶、姑姑、叔叔、左鄰右舍,你都是大家心中的寶貝。
只是因為爸比工作的關係,你還是先由奶奶照顧。

我想,我需要記得這樣的過程。
有許多的心情與掙扎,只屬於媽咪。但我真切希望,在你身上,匯集了更多人的關心。

如果說姊姊是開心果,那麼,你就是暖暖包。
不知道是否是因為時空的距離,當抱著你的時候,媽咪就有一種幸福的感覺。
你是一個很乖的孩子,當然也有調皮的時候。
陌生人看到你,總會問一句:「是不是混血兒?」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你的眼睛特別大、睫毛特別長、輪廓特別深?說不定是外婆那邊有洋人的血統呢!
你很貼心,也比較懂得察言觀色(老二的特徵嗎?)。非常喜歡車子,每次買玩具只會選擇不同的車款。操作能力很不錯,媽咪特別喜歡你所堆積的積木。
只不過,你跟姊姊太會吵架了。兩個怎麼樣都互不相讓。雖然你會哭、會告狀,倒也蠻容易轉移注意力。
你有一條喜歡的小浴巾,每次睡覺一定要抱著她,那是你的安撫物。
你喜歡天線寶寶,也喜歡看巧虎,當然也是一個電視迷。除了卡通,喜歡看賽車跟撞球。

我的寶貝,媽咪目前無法常常在你身邊,心中卻總是掛記著你。
我想,我們一定會有心電感應的。
我彷彿看見在你身旁,圍繞著祝福的光圈。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