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連續三天的晚上,都夢到了房子。
第一天,夢到與家人一起去看一層出租的公寓。房間頗大,還跟即將搬走的人交談。
第二天,夢到仲介帶我們去看一棟中古屋,裡面從客廳、房間、地下室到屋外庭院的家具擺設,都一清二楚。醒來後還是依稀記得夢中的景象,我心想,就好像催眠時「看到」畫面的感覺。
第三天,夢到比較清爽的房間,我們已經在當中展開生活。

與房子有關的變動,果然在現實生活裡實現。

一開始,並非努力地培育這個想望,只是隱約在心底有這樣發展的方向。
畢竟先生的工作調動非我們個人所能決定,在「不太可能」的狀態下,或者是這一路心理歷程變化的力量影響,事情居然有了轉機。

因為先生的工作,我們全家又要搬回台北了!

算是美夢成真、心想事成吧!

一切都剛剛好,要有一個新的開始。
老公可以上下班,家庭生活會更平衡。
我剛好離職,可以自在地配合。
孩子要升大班、中班,可以平順地轉學。
離我們想要實現生活夢想,給予孩子理想教育環境的宜蘭很近,可以讓我們更多地探索。


這是這件事情的光明面。

至於陰暗面呢?是我自己心裡的思緒起伏。
「除非我看到人事命令。」早在調職一事傳出風聲時,我並未大肆與親朋好友分享。
總覺得要真的確定了,再做打算。
畢竟,這可是一個很大的變動。
因為隨之而來的是,許多生活瑣事的安排:搬家、打包、尋找幼稚園、整理新環境,等安頓好了,我則要開始自己的新工作。
光是想像,就覺得疲累。

「為什麼覺得累呢?」我與自己對話。
我看見自己在事情來的時候,想要努力先安排打點,有所安頓的模式與期待。
而這些家事又只能自己承擔。
我看見自己對好太太、好媽媽的角色定位,不自覺地張羅。
我看見我對時間的焦慮、完成度的擔憂。

在半夢半醒,思緒翻騰之間,我讓自己回到先前一個被宇宙的愛充滿的經驗。
在那個氛圍裡,我放下自己的恐懼、自己的努力,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相信更大的愛會來支持。
我讓自己感受那樣的平靜與溫暖。
心,安靜了!能量,繼續流動!

其實,至少有一整個月可以打包整理呢!
其實,沒有一定的時間期限需要追趕。
其實,夢想就是這麼一步一步地實現。

換個角度,從零開始,又是一個從無到有的創造過程。
創造新的居住空間,創造新的生活模式,創造新的工作型態。

與其說重新回到自己的故鄉,倒不如說,我正在創造一片安身立命的家鄉。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