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有一個經歷,觸動到自己古早的傷口。
感覺心底的淚跡斑斑。
我問自己:是什麼打到了自己?是什麼又勾起內在小孩的痛與失落?
原來,是因為比較,是因為覺得自己不夠。

當時沒有太多時間與空間好好療傷,我拿出剛買的Dixit 2,當作隱喻的牌卡來使用。
我說:請給我一張能帶來療癒的畫面吧!
一開始抽到的第一張,不太清楚如何連結。
於是再抽第二張,感覺自己潛入了黑夜的月色中,彷彿在痛苦之下依舊有不變的平靜。
最後第三張,我直覺地給了一個標題:綿羊不適合當軍人。

我細細地品味這三張。
尤其第三張的那句話,讓我對自己目前的處境有一種了然的疼惜。
要綿羊去當軍人,其實是一種有趣的謬誤。
知道自己像綿羊,何苦要求自己要有軍人的強悍與威風呢?
當然,這要求是來自內在的評論家、完美主義者、嚴苛的父母。
而這張圖的色彩,讓我心底升起了一份溫柔,一份可以不用批判的角度看待自己的溫柔。


之後我又用文字描繪了第二張圖:現在的我無法像太陽,卻是如同月色般,有另一種撫慰人心的美。
在這裡,我看到什麼是自己目前可以做的,什麼又是自己目前還沒有時間心力去完成的。
也看到什麼是我可以努力的,什麼又不在我可以掌握的範圍。
抬面上的太陽也許只有一個,但還有月亮,還有無數的星星,如同每一個人其實都有屬於自己的舞台與不同的呈現方式。

最後回到第一張,我想到:自己是很寶貴的。
要懂得看見自己的美,懂得守護自己的好。

現在寫來,心情已經平靜許多。
但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經歷過:讓過去的事件或對話像不斷重複播放的曲目。
就算自己正在做別的事,腦海中還是一直縈繞著那些記憶。
彷彿自己被困住了,不由自主地,不知道如何停止的。
而身體也因為如此,感覺失去了活力。

很像「一個新世界」書中所說的痛苦之身。
原來痛苦有如此強大的吸引力,會讓人落入受害者的角色,執著於悲劇的人生戲碼,誤以為生命就是如此。
而當內在小孩深陷於痛苦時,可以怪罪父母、怪罪童年、怪罪別人、怪罪老天爺,因為自己是如此地無能為力。

我只是停下來觀看。
「喔!我又開始重播了。」
「嗯!可以暫停播放一下嗎?」
「這樣想,對自己有什麼幫助嗎?」
「這樣想,都是真的嗎?」
「我喜歡這些情緒感覺嗎?」
「我想要繼續往前走嗎?」
「當我要繼續往前走,可以做什麼呢?」
把思緒拉回當下的情境,當下沒有過去的痛苦事件,沒有什麼足以傷害自己的東西。

就是一次又一次的練習,直到我又再度回到生命的流動。
從受困之處,起飛。
飛得越來越高、越來越遠,不再回頭,不再留戀。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