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從昨晚偶然看到的紀錄片巴倫波因的大師班」分享起吧!
看到這節目時,已經是結束前大師與觀眾的問答時間。
我對古典樂沒有特別涉獵,但聽到
巴倫波因如何回答問題,就覺得果然有大師的風範。
其中有幾個問答都令我印象深刻,但無法一一記錄。
簡單來說,大師的答案往往超越問題的走向,幾乎不像是在回答原本的問題,卻以更核心的脈絡給出回應。
這不很像療癒?!
解答往往出現在原本被困住的腳本中,意想不到之處。

其中還有一段談到:音樂是一種整合,是與各種元素連結的。所以並非說這一段的節奏強、這一段的情感弱,並非是去比較與區分,而是整合的。
這使我想到,藝術創作也是如此。
有些東西可以學習、可以分析,但有些則超越語言與解讀。

腦袋希望知道是甚麼、為什麼、怎麼做。
心靈則是去體驗、去感受,在當下。

剛好昨天也看了一篇文章,一位藝術治療前輩的創作:藏寶圖
我喜歡他所畫的,也喜歡他所寫的。
有趣的是,當我留言回應時,其實很難用言語描述我的感動。
總覺得當說了、寫了,就破壞了,就不是我當下的狀態。
也許最能表達我的回應,就是也來畫一張藏寶圖。


所以,今早終於畫了一張圖。
是第二套牌卡的試作。
很享受運用不同的媒材。
就只是去創作,經驗這個歷程,無須分析解讀。

女兒也陪我畫了一張。

如同最近在閱讀的書「是情緒糟,不是你很糟:穿透憂鬱的內觀力量」,再次提醒:把專注力放在每一個當下,讓想法與情緒來來去去。

也引用美國一位藝術治療師的話來作為結語:
「關係藝術治療存亡的重要因素不是證書、執照,而是是否有一定數量的藝術治療師,持續與他們自身的創作產生內在聯繫。」Allen(1992)

重要的是,我們如何與自身的生命產生聯繫?
我們如何與內在產生聯繫?
我們如何與當下產生聯繫?
於是,所有的藝術與創作,所有所謂的奇蹟與療癒,其實並不遙遠神秘!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