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嬰用品店內的冷氣開得正強,天花板上的日光燈與店外的陽光恰成一暗一亮的對比。店內除了盲目閒逛的李悅容,還有一個挺著大肚子的孕婦跟一對抱著小嬰兒的夫妻。

    店員忙著跟孕婦介紹產後瘦身的用品,悅容在展示架間穿梭,好奇地研究以前從未注意過的商品:各式各樣的奶粉尿布、小巧的指甲剪、迷你的兔裝、洗澡用的玩具,琳瑯滿目地彷彿自成一個悅容陌生的國度。

    這是筠齊的第二胎,跟上一胎一樣都是女孩,筠齊交代不用再買禮物了,可以直接用姊姊的。不過悅容總想給筠齊一些祝福,趁著女娃剛滿月,約了時間要去探望母女倆。

    筠齊還是選擇在家坐月子。原本生產的時候,悅容準備好要去醫院陪產。沒想到筠齊比預產期早兩週破水,剛好悅容正在大陸出差,否則以她們多年來的交情,悅容一定會趕上新生命來臨的重要時刻。

    雖然筠齊老說:該買的都買了,不用破費。悅容還是先繞到婦嬰用品店,本來想買彌月禮盒,或者奶粉尿布之類的實用品,後來看到那位孕婦仔細詢問店員的模樣,悅容決定幫筠齊買一些產後用品。

    夏日的週間午後,城市的街道上依舊有不少的車潮。悅容在等待紅燈的同時,無聊地調整前方的後視鏡,意外地發現眼角多出的兩條紋路。

    還有一個月就要過三十歲生日,這可是提早報到的生日禮物,悅容在心底自嘲。

    轉了幾圈才找到停車位,悅容提著大包小包,終於到了筠齊家。

    這是一棟舊式的五層樓公寓,算是筠齊婆婆的老家。小倆口結婚的時候就住在這裡,原本想要自己再買房子,因為大女兒意外出世、小女兒又接連報到,筠齊索性辭去婚紗店的工作,在家照顧小孩,但靠著先生平常在郵局的一份薪水,置產的計畫恐怕又要延後。

    還沒進門,悅容就聽到小女娃的哭聲。果然當筠齊來開門的時候,手中還抱著悅容尚未見過的孩子。

    「你先坐一下,她肚子餓了,我先餵她喝奶。」說完,筠齊就匆匆地回房。

    因為夠熟,悅容放下手中的禮物,隨手幫筠齊收拾客廳裡的雜物:沒吃完的月子餐、用過的濕紙巾、聞起來有孩子吐奶味的紗布。

    喝了一口白開水,悅容乾脆來到臥室。

    筠齊還在餵奶。第一次看到筠齊在餐廳的隱密處解開胸前的鈕釦,大女兒像餓了三天三夜一般吸允母親的奶頭時,悅容吃驚的程度多過溫馨的感受。

    「會不會痛啊?」聽著孩子吸食的滋滋聲,悅容問筠齊。

    「會啊!剛開始還被她咬過,破皮呢!」筠齊笑笑地回答。

    「那還是要繼續餵喔?」悅容不知道該心疼母親還是肚子餓的寶寶。

    「有時候會先擠出來,不過漲奶的時候也是會痛。」筠齊不帶情緒地說。

    後來,悅容才慢慢習慣這幅好友餵奶的畫面。畢竟,筠齊大學時代可算是校花之一。畢業之後到婚紗店上班,總是會畫個濃淡適宜的妝,穿上雅致的洋裝,儼然像在飯店裡喝下午茶的貴婦人。

    等到生了老大,悅容就顯少看過筠齊化妝,更不用說穿著套裝優雅地吃飯。每次悅容去接她們出來逛逛,筠齊總是帶著一包孩子的用品,後來又多了一台手推車。即使如此,出門的時間也無法太久,還要考慮寶寶午睡的需要。等到老大會走路了,又要尋找適合幼兒可以玩樂的場所。沒多久,筠齊又懷孕了。

    筠齊嘴裡不說,悅容還是可以體會當媽媽的辛苦。

    大女兒立賢三個月大的時候,筠齊還曾經回到公司上班過一陣子,孩子就交給婆婆帶。等到懷第二胎,辭去工作之後,筠齊就自己接手。

    「沒工作在家裡,也不好意思麻煩老人家。」筠齊曾經這麼跟悅容說。

    但是因為立賢也還小,懷孕又要照顧老大,筠齊反倒多了黑眼圈。這些,悅容都看在眼裡。所以只要一有休假,就會來找筠齊。後來也不出門了,多半陪筠齊在家,幫忙照顧立賢。

    「睡著了?」悅容看著女娃滿足的模樣。

    「她就是這樣,邊喝邊睡。」筠齊無奈地說。

    「好像長得跟妳比較像。」悅容輕輕地撫摸寶寶細嫩的小手。

    「立賢在妳婆婆家喔?」悅容繼續問。

    「嗯!坐月子這段時間就先讓我婆婆帶,週末行遠會去接回來。」

    「也好,要不然一下子帶兩個,太累了。妳總要先把身體養好。怎麼沒想去坐月子中心?妳應該不會再生了吧?」

    「坐月子中心太貴了,我有訂外送的月子餐,我媽也會來幫忙一下。婆婆還希望我下一胎可以生男孩。」筠齊似笑非笑地說。

    「不會吧!」悅容知道她們婆媳之間相處還算融洽,可沒想到筠齊的婆婆還是難免重男輕女。

    「應該不會啦!我跟行遠討論過了,兩個就好。」

    「對呀!兩個就已經超過台灣的平均生育率了。」悅容表情誇張地說。

    「應該生兩個就要補助。有的人乾脆不生,還有只生一個的呢!」筠齊有點得意地說。

    「是啊是啊!阿扁應該頒獎給妳才對。我雖然沒有帶獎盃,可是有神秘小禮物要送給妳喔!」悅容語帶玄機地說。

     筠齊看小女兒立敏睡熟了,把她放回娃娃床,這才跟悅容走回客廳。

    「不是叫妳別買了嗎?」筠齊佯裝微怒,語氣中還是掩不住感動。

    悅容拿起紙袋裡的身體修護霜、瘦身膏、束腰夾,還有一些營養食品。「以後妳就會感謝我了。我知道,妳一定沒心思去買這些東西。」

    「看起來,妳比我老公還積極喔!」

    「對對對,應該是行遠要感謝我才對。」

    雖然筠齊喜歡孩子,對於身格為母親的角色,也適應得不錯。總還是難免怨懟產後無法恢復的身材。

    「那我可要努力成為辣媽才行。」筠齊以此表達感謝。

    悅容腦海中浮現筠齊大學時代的模樣,曾經跳過啦啦隊的她,當時具有小蠻腰的勻稱體態。等到懷孕,一口氣胖了十五公斤,就甩不掉腰腹被撐大的皮肉。

    悅容曾經好奇地輕撫過筠齊九個月大的肚皮,很難想像一個小小的新生命在當中孕育成形。

    或者應該說,她很難想像自己成為孕婦,甚至是一名母親的模樣。

    恐怕連結婚這檔事,都顯得遙不可及。

    「對了,妳妹的婚紗挑好了沒?要不是立敏急著出來,我一定陪她去看。」筠齊收起桌上的瓶瓶罐罐,問到。

    「妳同事已經很幫忙了,而且要不是妳,大概也拿不到那麼便宜的價錢。可是要我陪她去,真的是看得眼花撩亂。每一件看起來還不都一樣,她偏偏都要一件一件試穿。」

    「好歹妳也是織品服裝系畢業的,應該可以給她一些建議。」

    「別忘了,我是做採購管理,又不是設計師。」悅容訥訥地說。

    「妳為什麼不走設計?我很喜歡妳以前畫的那些設計圖。」筠齊鼓勵試探地問。

    「待在公司就要按照公司的方向,想要自立門戶可沒那麼容易。我還是像我老媽說的,務實一點的好。」

    「妳媽沒逼妳跟偉志早點結婚喔?不會忌諱說,妳妹結婚,妳還不趕快?」

    「大概是小孩生多了,他們也不會特別在意。反正又不是只有我還沒結婚。我媽也算開明啦!至少我有自己的工作,也有男朋友。她還一直跟我說,女孩子要經濟獨立比較好。」

    「那偉志呢?他沒有趁機求婚喔?」

    「他大概覺得這樣也沒什麼不好,也不怕我跑掉吧!總之,就是時候未到。」

    「妳該不會等到立敏可以當花童才要結婚吧?到時候要生小孩可就辛苦囉!」筠齊喝了一口悅容帶來的銀耳蓮子湯。

    「應該不會那麼久,別忘了是立賢先長大喔!而且,我也不一定要生小孩,幫妳養就夠了。」

    「妳當然要當她們的乾媽,我也不是在逼妳,順其自然吧!像我本來不想那麼早生,也還沒想到要懷第二胎,她們就急著來報到了。反倒我大哥跟大嫂一直想懷孕,最近還考慮要做試管,就是盼不到。」

    「先看我會不會結婚再說吧!」悅容結語。

    「連看婚紗,妳都沒興趣。我看是有點難喔!」筠齊開玩笑地說。

    說也奇怪,可能是跟偉志在一起久了,雖然雙方也算是論及婚嫁,卻遲遲沒有訂出時間表。再加上兩個人工作都忙,有時候連見面的時間都要百般推敲。

    偉志曾經問過:要不要讓他搬過來一起住。悅容租的套房還算大,但她並不想要同居。既然要同居就乾脆決定要不要結婚,對她來說,同居與其說是方便,不如說是曖昧。

    所以,偉志還是住在父母家。悅容則過慣了在外租屋的生活。

    要不是妹妹的未婚夫住在台北,日後也打算在台北定居,悅容就不用陪妹妹去看婚紗。

    「台北的應該比較流行漂亮吧?」妹妹不禁這麼以為。

    姊妹倆其實只差一歲,在悅容還沒上台北唸書前,兩人算是打打鬧鬧卻無話不談的手足。

    其實,她也很難想像自己的妹妹就要嫁為人婦。更沒想到妹妹居然透過網路,認識了即將踏入禮堂的另一半。

    這陣子,妹妹為了籌備婚禮,時常北上。只要來台北,就會住在她家。幾個兄弟姊妹只有她在北部工作,除了到美國念碩士的弟弟,家人都住在南部的老家。

    家裡原本是務農種田的,大哥繼承家業之後,轉向有機農業發展。剛開始非常辛苦,這幾年算是符合市場的需求,還打算開起民宿,兼賣養生餐。姊姊妹妹幾乎都在家幫忙。只有她畢業後因為順利在台北找到工作,一住就是十年半載。

    難得妹妹北上,雖然偶爾會因為婚禮的細微瑣事拌嘴,姊妹倆還是珍惜這僅有的相處時光。

    怎麼沒有因為陪看婚紗,興起結婚的衝動呢?從筠齊家回程的路上,悅容的心頭冒出這樣的疑問。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