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帶著兩個孩子,移居宜蘭,就讀人文國中小,除了對教育的不同看法,實在需要一份傻勁與勇氣!

    因為曾經是學校的輔導老師,更深感於教育對於一個孩子的影響力。即便教改不斷地推動實行,但成績與分數恐怕還是成為評斷一個孩子好壞的標準。而這不是身為家長的我所看重與追求的。

    我期待我的孩子樂在學習,重要的是找到自己所愛與所長,學習真正可以運用在現實中的能力,而非只是課本中的知識。

    在宜蘭唯二的公辦民營學校,人文國中小,成為我一路尋覓的終點。

 {###_yschou/4/1116230763.jpg_###}

    兩個孩子來到人文,已經邁入第二年了!

    說實在,我們的年資尚淺,卻經歷了學校在改革之路上的風雨。我不敢說:這所這麼獨特的學校是完美的,但我深深地願意為她的存在與延續而努力。

    原本,公辦民營的創舉,即是宜蘭縣政府願意給多元的教育模式一個成長的空間。既是如此,人文十年來所走的路,皆是一條開創嶄新的路。沒有前人開疆闢土的足跡,卻是教育改革寶貴的實務經驗。

    但更精準地說,並非是無所依循的,而是真的能夠運用兒童發展的理論背景,實踐適性的教育理念。

    也許實踐的過程,難免會有理想跟現實的衝突,難免會有各種不同的聲音,但,她至少踏出了好幾步,更在十年之間克服挑戰,尋求發展。

    姑且讓我以媽媽的角度,來分享孩子的改變吧!

 

    早在女兒幼稚園時,我就遠從南部來宜蘭參訪。當時就對於學校開放式的教育環境、多元的學習角落,認同與讚賞。

    但真正促使我下定決心的是兒子。

    兒子在進入小學一年級時,被診斷為學習障礙者。在就讀小學一年的過程中,感到莫大的壓力。我了解學校可以提供的資源,但我更看到,在這樣的環境中,孩子不會快樂,不久便會喪失對自己的信心與肯定。

    於是,來到人文是我幾種選擇之一。

    而一開始與楊教授對話時,其主張的並非是學習障礙,而是學習能力的多元性,就深得我心。

    其實,我相信每個孩子都有自己擅長的學習型態與方式,也有不同的學習潛能。但一般學校多半只能運用紙筆測驗,且多半以學科為重來衡量學生的學習成就。

    而在人文,老師不會強迫孩子學習,而更以他喜歡與擅長的方式來協助他學習。孩子的學習,不是只有聽、讀跟寫,而是有更多元的學習與生活的體驗。

    因為每個場所都可以是學習的教室,在課程的安排上,除了開發各種不同的課程,如:手作、動力機械樂高、桌遊、烹飪,更以主題式的教學規劃外出的行程,讓孩子走出教室,去老街、海邊、山上、博物館、觀光工廠,親自體驗與學習。

    課程的多元設計、四個學期的規劃、混齡的班群操作、更可以照顧到學生的師生比,都是可以直接看到的教育模式。

    但更令我感動的是:老師的投入,及老師對於孩子情感人際發展的重視。

    奠基於輔導與調育的基礎,老師不只是經師,而是人師,是因為培養與孩子互信的關係,讓孩子可以在滿足內心需求的情況下有所學習。

    以我的兩個孩子來說,他們都可以跟老師建立非常好的關係,可以跟老師談心事,願意尋求老師的協助。

    
    曾經有家長拍下兒子跟老師在海邊戲水的畫面。我的兒子趴在男老師的背上,笑得十足開心。

    而女兒也會笑說:今天跟老師去喝咖啡、聊是非。

    這樣的師生關係,是看不見的教育基礎。

    我相信,一般學校必然也會有傳為佳話的師生互動,但一個學校可以以學生的心理需求為前提,努力營造友善的校園,看重師生關係的建立,並在這樣的基礎下,發展多元的教育模式,以適性為理念,試圖打造適合每個孩子的教育環境,這就是人文不可多得之處。

 {###_yschou/4/1116230754.jpg_###}

    兒子開心地上學去了,甚至不用催促他起床,甚至放學後還要留在學校。

    兒子在這裡可以發現及發展他擅長的,相對地,用其他方式補足他不足的。

    兒子在這裡除了知識的學習,還有很豐富的生活體驗、人際互動。

    兒子在這裡,可以有面對挫折與挑戰的成長空間,可以真正成為他自己。

 

    女兒也很喜歡這裡的學習環境。

    我深深感受到:女兒的成長不是因為懂得很多,而是真實的在學校的生活中去經驗。因為親自經驗到而真正學習到。

    例如:尊重別人,可以是一句口號,可以是道德的法則,但孩子要怎麼樣可以真的懂得尊重別人?除非她真的面對了人際的衝突,真的同理到別人的感受,真的願意去體諒別人,而不是因為懼怕處罰。正如同人文所強調的:自然合理的後果,是這樣的人生法則在教育孩子、改變孩子。

    女兒在這裡找到了自己的興趣,非常自發性的投入與練習。

    女兒在這裡有了不同的煩惱,卻也在老師的陪伴下有所學習與成長2

    女兒在這裡有更多自己的思考與判斷,也有討論與嘗試的空間。

    女兒在這裡,更自由開懷,更散發出屬於她的獨特光彩。

 

    我真的不認為這是一所完美的學校,但我真的看到,在適性教育與輔導的理論背景下,這裡成為一塊足以讓這樣的教育理念成長茁壯的樂土。

    學校的發展如同人生的發展,不免有風雨挫折。理念如何落實,自然是一門功課。但只要大家有志一同,願意在這裡生根,隨著不同的階段、不同孩子的需求而改變,正是自然有機的法則,正是生命教育,正是人文。

    我願意,跟著人文,再走十年、二十年。讓這個在台灣教育制度與歷史上,難能可貴的學習天地,繼續開創,繼續更新,繼續為下一代保留適性教育、多元學習的可能性。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