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

決定提筆寫信給妳,希冀除了作品以外,在完成結束之後,以文字,記錄一點什麼,特別是眼前的悸動!

團體結束當天,趁著離下班還有一些時間,我快速地為自己的作品拍照、上傳,簡單以文字寫下每一樣的註解。

感覺,並沒有結束。

這兩天,依舊有一些畫面、一些對話,在腦海浮現。
特別是第一天下午的活動。
透過報紙的創作,激發我們的情緒,經驗破壞、撕裂、混亂,再運用團體的力量,重新拼貼整合。
第二天,我曾分享:活動當中,感覺大家玩不太起來。
因為我們畢竟不夠熟悉,又都存在著教師角色的框架,恐怕早已遺忘如何「遊戲」。
妳曾談到:失控的主題。

在那個活動中,在撕碎報紙的過程中,我感覺自己有一股渴望發洩的力量。
透過妳的引導,透過自己的想像,雖然並不清楚情緒的主題或對象,但能量似乎隨著撕裂、揉捏、丟擲的動作,不經意地從心底上騰。
又因為其他人的含蓄或陌生,並沒有全然地釋放。

這是我目前感受到的,彷彿那次的活動觸動引發了什麼。而這個什麼,尚未完全地顯現,卻宛如在表意識底下蠢蠢欲動的活火山,渴望爆發的時刻。
是憤怒?沮喪?失望?恐懼?或者是一種與自我控制的抗衡?

抗拒、防衛、自我保護,都是我們的生存之道。
害怕失控,也是。

但,沒有抒解的情緒是一股強大的能量,沒有出口,只能在身體竄流,等待某一個縫隙,以數倍的力道出現。
藝術治療,其實是在營造一個空間,讓能量可以自由地流動。

我也想,是否該是創作的時候?
提起筆,或者運用其他更直接的媒材。
但,我卻打上這些文字。
這會不會也是思緒、想法與感受、情緒之間的差別?
理性終究是在某種掌握、規則之下,可以深思熟慮、反覆揣想思量。而感情,如果沒有適當地表達,習慣輕易地壓抑與漠視。但,感性或者是最忠實的一面鏡子,無從隱瞞內心真正的樣貌。

我渴望一個出口、一種發洩。

還記得在團體中所進行的「自由書寫」嗎?或者這也可以是我目前進行的方式。

所以我想到了,結束團體之後的隔日,我又參加每個月一次的工作坊。
這次,透過與成員的練習,除了看到自己的煩惱,也在成員的回饋中,印證了某些事情。
不甚熟悉的伙伴說:妳看起來不快樂,雖然有微笑,內心卻是不開心的。
我承認。
在目前的景況中,算是苦中作樂。

要承認這樣的失落,某個程度,也需要一些勇氣。
面對生活方式的種種轉變,有時候都會不禁想要回頭,重新選擇。
但無論如何,目前的我,已經在這裡了!

我又想到,那些美麗的作品。會不會是自己的渴望,而非真實的反映?
我想起一本書中所提到的概念:要說「你是」,而非「你希望」。
你是,那個狀態自然會出現。你希望,則表示尚未達到。
我作品裡的亮光與翅膀,是「我是」,還是「我希望」呢?是因為我已經有了,或者我沒有呢?

如果恐懼是一股巨大的能量,如果為了控制、為了不失控,相對應的又是一股何等的力量?
恐懼什麼呢?
恐懼失去控制,恐懼無常,恐懼不安全、不穩定,恐懼變化,恐懼死亡。
一層一層,如切開洋蔥的皮,在探索的過程中,一次又一次的承認,因為害怕。
情緒被感受到,渴望被聽到,心,好似就安定一些。

對啊!就是害怕,那又怎樣?就是討厭,那又怎樣?就是想尖叫、想當個任性的小孩,那又會怎樣?就是不喜歡目前的狀況嘛!就是苦中作樂啊!
誰說決定了,就一定要喜歡?誰說選擇了,就不能後悔?
再重新選擇囉!在每一個當下,找到自己最自在的狀態吧!

想跟妳說,這次真的體驗到妳先前在信上所寫的:「因為藝術的力量很大,如果有比較高危險的個案,在運用上就要特別小心喔!」。 即使是在我們的學習團體中,我依舊感受到那股一觸而發的能量。
也想跟妳說:謝謝妳的支持與陪伴,這些都能溫暖孤單受困的心靈呢!
也正如妳所說:
助人者最重要的工具是自己,把自己照顧好是對案主的一種尊重。

所以囉!我將繼續自己的探索之旅,繼續用藝術創作,養生!
期待,我們分享合作的美妙時刻!

                                                                             
亮亮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