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眼淚像涓涓的細絲,不住地從眼眶旁滴落,我問自己:此刻到底需要什麼?
我決定,一個人在家,順著當下的感受,盡情地哭泣。

思緒還是不斷地奔馳,試圖為這個事件找到一個合理的源由。
究竟在悲傷什麼呢?
放假在家,還是一樣地為了家人而忙碌。
可不可以停下來?可不可以暫時擱著?
有現實的限制與困境,那,眼淚是否就像地震,釋放累積一段時日的不適。

來寫詩吧!或者來畫畫,怎麼樣可以讓自己安穩呢?理性思索著方法。
內在的某個層面說:就感受吧!慢慢地,不急在自己的情緒與身體反應之前。
就窩在這樣的情緒裡,想不出什麼能做的,也不想做什麼,不正是現在的處境。
拋開理所當然的堅強,放下母親的職責、大人的強壯,我,只是想哭,只是覺得委屈、疲憊、煩躁,甚至是憤怒與失望。

我只是渴望有一些完全屬於自己的時間,不用擔憂來回的交通狀況,不用費心於工作,不用滿足孩子的需要,不用在下班後還要打理家務瑣事,不用顧慮先生的狀況。
不用一個人處理所有的事情。

啊!寫到這句,眼淚又冒了出來。


待孩子入睡後,我起身,拿出繪圖工具與塗鴨本。我知道,能量還需要找到一些出口。
這次,先選擇廣告顏料,找到接近自己目前心情的顏色。
先畫好一張,稍後用撕貼的方式隨意創作。
第二張又更能表達自己的感受,就是不要美麗,不要完美,不要堅強,其實,就是想耍賴,想休息,想躲進自己的世界。
第三張,用了另一種手法,突然想用馬賽克的方式拼貼。色紙裁好後,又用了心型的打孔器,隨意在塗鴨本上變化位置,最後卻沒有力氣貼上,倒是用相機記錄當下的畫面。
感覺過程的脈絡、心思的轉折,比最後的成品,更值得探究。



這次的情緒,與上次類似的情況相較,依舊有一種累積的張力與爆發力。
倒是觸及的議題更為深刻,畫圖的時候,也如實地反應自己的不舒服,彷彿刻意藉由圖像表達一種不滿與不美。

故事還要繼續下去。
明天會拿到救援花精的我,不禁好奇,今日情緒的轉變,是否正是療癒的契機?!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