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晚,幫一位朋友進行催眠,想探討的主題是關於工作的下一步抉擇。
在催眠深化的過程中,感覺對方的反應比較小,但進入催眠狀態後,回應方才指令所提到的右手,有感覺到一股拉力。
因此,我請她隨著這股拉力繼續往前。

在催眠的過程中,這位朋友並沒有明顯的影像,倒是身體有所反應,感覺到身體被黏住〈我暗示她有一雙翅膀可以往上飛〉、有一股拉力、右上方有光等等,隨著一步一步的探索,我請她吸收光的能量,並邀請守護天使與她相遇,她也可以感受到手掌的熱度與能量,並在最後看見守護天使的些許樣貌。

一開始在進入催眠狀態時,朋友提到,害怕自己無法進入狀況。但我聽得出她語調的變化,看到她有時在搜尋影像時眼皮的跳動,即使多半都是身體的感覺而非影像,她確實進入了催眠狀態。有趣的是,約莫一小時後,她表示想起來上廁所,我暗示她尚未離開慛眠狀態,且回來後會進入更深沉的狀態中。於是,她睜開眼睛,起身如廁。回來後,我重複一個深化的動作,發現她的右手以非常緩慢的速度放下,慢到我更加確認,她真的進入催眠狀態。

但在催眠的歷程中,對於身體所感應到的,當想要繼續探索時,會有忽遠忽近、時有時無的狀況。即使我強化她的感覺,引導她回應某些歷程,還是有一些拉扯。朋友很期待自己能夠看到影像,也很渴望看見守護天使的模樣。但,她甚至感覺到有一塊布矇住眼睛,守護天使的影像也是先看到下半身,慢慢往上,停留在脖子的部位。

事後討論時,我們第一個主題乃是關於究竟她是否有進入催眠狀態。當她感覺到亮光時,還以為是我在一旁拿著小燈。我跟她確認,確實有進入催眠狀態喔!
「那為什麼沒有影像?」朋友問。
「每個人進入催眠狀態後的感知不同,潛意識呈現的方法也不同。」不過我還是再度跟她澄清,有關如何算是看到影像的部分。
「真的很特別,身體感覺到被拉著、光的刺眼、手掌好熱。」她說,我也贊成唯有親自經驗過催眠的狀態,才會了解她的真實。

之後我們談論催眠的歷程與感受。
我的發現是,催眠的反應除了因人而異之外,催眠的內容與歷程,其實也反映出個案的狀態。
因為害怕無法進入狀況,因為常常有一種想要又要不到,與自己的渴望若即若離的關係,潛意識也如實地呈現內心的動力。
朋友問:「守護天使會不會覺得我很煩?為什麼不容易進入光中?是不是她不想讓我看到?」
我想,潛意識其實就是自己內在更深沉的部分,除非內在的高層智慧認為現在不是解答的時機,我會將這樣的狀況解讀為:潛意識就像一面鏡子。催眠的歷程就是一種呈現的方式。
當人往自己的心中找答案,是什麼阻礙了自己更往深處探索?
如果能夠先發現這個答案,就可以化解阻礙、療癒傷口,才能帶著更大的能量繼續往前。所以並非潛意識不願意顯露,而是要跨越這一步才能夠明白真正的問題。

所以,相信自己靈魂的完整,相信當自己願意,每一個當下都是美好的祝福,每一個經歷都有她的意義。即使與自己想像或預期的不同,不代表就是沒有回應。
催眠是可以讓潛意識浮現的方法,卻不是另一個客體來解答所有的困境,因為被催眠的還是自己啊!
越認識自己,就能夠明白自己所要走的路。


後記:
書寫完上述的感觸,又想多說些什麼。
我想,我最初的直覺想說的是:相信自己,對這位朋友,也對我自己。相信自己的意願已經被聽到,相信之後所經歷的都是一種回應。

第一次經驗催眠者,因為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歷程,難免會有自己的想像與擔心。倘若帶著問題前來,必然希望能夠找到解決之道。但因為一切都是如此無法預料,你絕對不會事先知道,在這次催眠當中所會經歷的,無從計畫潛意識所呈現的。因此,會害怕、會憂慮,會期待看到影像,甚至想要回溯前世,或經驗別人的特殊體驗,我想都是可以了解的。

而從這次的經驗,我自己的領悟與學習就是:接受這個歷程,放心去體驗,某種程度是對自己的一種信任,相信自己的潛意識會說話,相信內在的智慧明白最適合自己的步調與方法。接受超過自己所預設及所能理解的,敬重自己所體會的,那麼,潛意識就會繼續工作。
即使當下不明白,透過催眠與自己的靈魂深層接觸的體驗,也會在日後的生活孕育孵化,為自己找到一個較清朗的角度,成為一種面對困境的力量。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