暌違三年,再度參與Dr. Stephen Gilligan的「Generative Trance Workshop」(生生不息的催眠工作坊),像是再度確認、複習、找回初心與激發創意。
我最受感動的還是
Gilligan老師對於治療與改變的觀點。
相信所謂的問題、症狀都是潛意識欲帶出生命轉變的訊號。
我們要做的不是改變問題,而是與問題共存,給予問題一個人性化的存在空間,透過催眠的方式,帶出更多的可能性與體驗。

如同問題不是問題,如何看待問題才是問題。
這也是「自我關係療法」中強調的。
而我也相信,是Gilligan老師這一路的生命歷程,無論是師承米爾頓艾瑞克森或是在合氣道、佛學等不同領域的鑽研,及本身的特質,創造並給予出這麼美妙、溫柔又帶著療效的方式。

與一般傳統的催眠不同,並非我們印象中:個案要躺在舒服的椅子上,像是睡著般。即便是傳統的催眠,催眠師是透過引導帶領個案進入更深的意識狀態,主控權還是在個案手上。
而生生不息的催眠,不需要太多時間的漸進式放鬆,可以讓個案坐著、站著,並透過肢體、位置的移動,更深地體驗催眠的狀態。

要運用詩情畫意的語言,如同音樂、充滿韻律般的語調,甚至唱首歌,都展現了更多層次的催眠技巧。
當然,在厚實的心理學背景與經驗下,Gilligan老師也教導了治療的架構與步驟。

我再次確認複習,這些我所認同的治療觀點。
也再度找回,療癒的初心。
確實就是在那一對一的陪伴中,與個案分享,人性的光輝與美麗。

短短三天的課程,除了專業的學習,也觀照自己。
在練習與引導中,都可以看到許多潛意識自動浮現的影像,也感覺到光影的變化,有一次甚至還聞到牛奶的味道。
也在老師的分享中,去看自己目前的困擾。
很有意思的是,Gilligan老師說:「想要改變問題的力量,反而會讓問題無法改變。」
越是想要改變,某個部分,就越是拒絕接受某一種存在,某一種本屬於我們的部分。
這樣的抗拒自然造成內在的掙扎、困頓與無力。
其實,通常被卡住,就是我們以為只有一種觀點、一種選擇,且我們的身體也呈現僵硬的狀態。
所以,如何放鬆,如何打開一個安全的空間,如何找到身體的中心(穩定的力量),如何發現不同的資源,會是轉化前的預備。
而進入更高的意識,透過潛意識有創意的回應,會幫助我們找到新的可能性。

這才發現,這是這幾年自己在做與分享的。
在問題之外,體驗當下,找回一種寧靜的本質。
在這樣的狀態中,滋養自己的力量。
而心靈牌卡,正可視為意識與潛意識對話的媒材與平台。

結合之前所學的,我更清楚「療心之路」,透過療心卡、天堂油、冥想,如何成為一趟療癒的旅程。

遇到欣賞的老師,真是一件美事!
可以當學生,更是一件幸福的事!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