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愛療心~情人節贈卡活動,
感謝大家的參與!

以下是窩心貼心療心的文章,
也與大家分享閱讀的感動!



生命的交會,因為愛 

作者:耘心

因緣際會,我認識了一個特別的朋友,他叫做阿炮。雖然我們相遇的時間不長,我和他僅僅兩次的交會,卻給我很深的烙印與觸動。

第一次見到阿炮是在醫院的病房,他,那時是一個肝癌末期的病人。那是兩年前冬天的一個午後,我和幾位阿炮的好朋友一起去醫院探望他。這也是我第一次和癌末病人接觸。我還記得我們一進病房,就看見阿炮的媽媽勉強打起精神跟我們打招呼,當我們問起阿炮現在的身體狀況時,伯母愁苦擔心的神情一覽無遺,說著兒子很乖、很貼心,怎麼這麼命苦,這麼年輕就得肝癌,之前都好好的,也沒想到前一陣子突然肚子痛,又暴瘦十幾公斤,然後到大醫院檢查才發現罹患肝癌末期了。讓大家都很難接受這個消息。伯母一度語帶哽咽,但仍強忍著不讓眼淚在大家面前落下,因為他說不想讓病榻前的兒子心情受到影響,所以不斷的故作鎮靜的和我們閒話家常,然後一直跟我們說謝謝,謝謝我們來看他的兒子。我們看到一個四處拜神求醫甚至嘗試各種偏方,只為了換取寶貝兒子健康的老媽媽,心都跟著酸楚了起來。

躺在病床上的阿炮,氣色真的很不好,很虛弱,整個人的膚色都變成枯槁的灰黃色,甚至連整顆眼球也是暈染了黃褐色,嘴唇非常的蒼白乾澀。他看見我們來了,我知道他很高興。從他閃著淚光的眼睛裡,我看見他對兄弟死黨們的想念。我的男友介紹我給他認識,我伸起我的手主動的握起他的手,跟他說我的名字。他微笑的跟我問好,說著很謝謝大家專程來看他。這是我們正式認識的開始。伯母說他做完化療之後,元氣都會大傷,整個人會很虛弱,伯母的話裡我也聽見好深的嘆息、心疼和不捨。大家關心阿炮現在的身體狀況,以及醫院的醫療品質如何,阿炮他好想跟我說話,感覺他有好多好多話想跟我們說,想一個一個關心朋友們的近況,想聊聊一起長大的回憶,我看到他又開心又著急,他的體力跟不上他的想念。這也是我第一次看見一個病得這麼嚴重的人,他虛弱到說一句話,甚至一個字都好累、好吃力。

好幾次他吃力的說完一句話之後,就會好喘、好喘,要呼好幾口氣之後,才能在產出幾個字。在停留沉默的片刻,我一直看著他,端詳著這個和死神搶時間的生命,也是我的新朋友,我知道我心裡頭想要珍惜可以和他相處的時間。我看到他的眼神好像在傳達一些情緒和訊息給我們,我決定真誠的同理他、和他核對。我輕聲的問他:「阿炮你是不是覺得很著急,有很多話想跟我們說,可是很喘,沒有辦法一下子說很多話?」他微笑的點點頭。我接著說:「沒有關係,你慢慢說,我們都在這裡陪你,聽你說。我們也慢慢說,這樣你比較不會又要聽,同時又要用力急著回應,好嗎?」我想要傳遞我所感應到的訊息給他,也想要用我的溫柔照顧他,而不要讓探病的人造成他的負擔。阿炮又跟大家說:「對不起,我沒有什麼力氣,所以講話很慢。」我們都調整了速度,氣氛也跟著沉靜下來,大家微笑的回應他的貼心,跟他說:「沒有關係,你慢慢說,我們慢慢講,不急」。此時我深刻的感受到在乎和情感的流動。因為看見了對方的狀態和需要,所以有了調整的機會,讓彼此的步伐可以調的更靠近。而不是忘了他的虛弱和體力限制,就自顧自的聊。

第二次的相遇是幾天後,男友和我又一起去看看阿炮。

阿炮住的是普通病房,一間有三四床病患。伯母就準備一張小折疊躺椅在病床旁,每天照顧阿炮,累了就稍微休息一下。主要就是伯母和阿炮的女友輪流照顧他。我覺得病房裡好擁擠,空氣也不是很流通,充滿濃濃的藥水味,搭配著人們愁苦疼痛的神情,盡是心酸和虛弱。更不要說什麼特別的佈置了,因為不是安寧病房,感覺很粗糙,就是最基本的醫護照料和化療工作而已。男友偷偷問了巡房的醫生關於阿炮的病情,醫生表示很不樂觀,只是要我們多鼓勵他,多陪他說話,或許生命可以再延續一些時間,但是要治癒的機率微乎其微,除非有奇蹟。真是個殘忍又沈重的事實。但是也讓我想到諮商輔導所學習到的,最重要的就是發自內心的關心眼前的人。雖然我知道我和阿炮還有伯母都只是剛認識,但是我身處在這個地方,我的心很振動澎湃,我很想做些什麼,我一直在思考我可以做些什麼,是我能做的,也能幫上一點忙的事。我不想要有遺憾,生命得以相遇多麼難得,我想要好好的和他們說話、互動,用心的問候、關懷他們,甚至鼓勵他們可以勇敢的向彼此表達心中的愛,不要有所遺憾。於是我決定由我先開始,我覺得我有很多話想對阿炮說和做的,我知道有些事如果現在不做,以後可能就沒有機會了。
首先,我跟男友說想要好好挑一束花放在病床前,讓阿炮可以聞到淡雅的香氣,暫時忘卻身體的疼痛,看見花朵的美麗和生命力,也能感受到希望的力量,這是我們要幫他加油的祝福。再來是我去買了護手霜,因為上次見面時,我發現阿炮的手好乾燥,我想親自幫他擦護手霜,在按摩中傳遞我的愛。很謝謝我的男友贊同我的發想,也願意加入我的行動支持行列,他決定陪他好友玩他們聚會喜歡玩的撲克牌,我們就各自選擇了自己可以表達的方式,來像阿炮表達我們對他的愛。這也是我第一次大膽的嘗試,勇敢的表達情感,尤其是還不熟悉的朋友,但就很純然的順應內在的召喚,似乎我心裡頭有些預感,知道或許這就是我們這輩子最後一次見面的機會了…當我跟阿炮直接的表達我想送他護手霜,以及想親自幫他按摩雙手的邀請時,沒想到他很開心的答應和接受耶!一直跟我說謝謝。然後我就開始很專心的、有些微顫抖、屏氣凝神、虔敬的、認真的,一根一根手指頭,到整個手掌塗抹護手霜,一開始有些生澀,幾分鐘之後比較自然順暢了,阿炮身體也放鬆了下來,我、男友、伯母也很自然的閒話家常,同時欣賞著我的滋養儀式。當我觸摸到阿炮的雙手時,很沒有水分、很乾枯、粗糙的皮膚,指甲也呈現沒有血色的灰白色,反覆的塗上厚
厚的護手霜,皮膚的吸收速度也非常的緩慢。真的很捨不得,生命受到病痛折磨的不成人形。

十幾分鐘的過程中阿炮時而說話,時而凝望著我和自己被按摩的手,時而瞇眼歇息,他的手和表情也表達出對我的相信。還一直跟我們說謝謝,謝謝我們來看他。我一邊按摩一邊輕聲的跟他說:「阿炮真的很辛苦你了,身體一定很不舒服吧!你真的好勇敢,也好貼心,總是把笑臉留給我們,我知道你想念我們,想多跟我們相處,我知道你不想讓我們為你擔心。我也看到你好愛的你家人,你的媽媽還有你的女朋友。大家都很愛你,看見你好痛我們也很捨不得。」我看見坐在一旁的伯母一直默默的拭淚。喃喃的說:「我們家阿炮從小就很乖,讀書、工作也都不用我操心,怎麼會得這麼嚴重的病……」我還記得阿炮在某個片刻,有跟伯母說謝謝他這陣子的照顧,說伯母是個很好的媽媽,把他照顧的很好,但他也很捨不得年邁的媽媽為了照顧他而操勞憂心。一來一往之間,我不斷的感受到很強烈的、很濃厚的愛在小小的病房間流動著。好幾次我的眼淚都快要傾瀉而出,但又捨不得離開我的視線。

在離開醫院之前,阿炮很溫柔的分別和我還有男友說話,我還記得他很可愛的說:他今天有兩件事要宣佈,一個是謝謝我幫他按摩他覺得很窩心、很舒服,謝謝我們今天來看他,他覺得很感動、很開心。第二個是,他會勇敢活下去,他希望可以跟我們一起去阿里山看日出跨年。不過這個約定並沒有實現,因為阿炮在兩週之後離開了人世……。

在我心目中他是一個勇敢的天使,一個很可愛的哥哥。謝謝他讓我有機會接觸到心中很純粹的愛,然後有機會順暢的給出去。同時感應著人與人之間深刻的情感交會,一種生命與生命的靠近,可以跨越語言、性別、階級、文化,很自然而美麗的愛。


分享感動的理由:

這是我第一次沒有太多的猶豫,帶著純然的愛,很確定的直接用行動,在一個新展開的關係,一個跟死神拔河的人面前,勇敢的表達我的愛與關懷。我用語言告訴阿炮和伯母,我看見他們的辛苦和煎熬,還有被他們母子間的愛深深的感動,也感染著我把握生命當下的交會,用愛與彼此連結。於是,我藉由護手霜幫阿炮和伯母按摩雙手,希望能傳遞手心的溫暖,回饋他們為彼此的付出,以及因為病痛而操勞的雙手。準備新鮮的花束,希望花的香氣和色彩,可以舒緩病房間的苦痛氛圍,補充些明亮與希望感,幫每個受苦的生命加油打氣。這些關懷、問候、同理的語言與舉動,都是我發自內心的愛。因為有愛,讓生命可以在每個交會的瞬間,發出溫熱的光。


另一篇「療心的旅程~我」:http://www.wretch.cc/blog/kaojudy7202/13963307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