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用粉蠟筆隨意地塗鴉,把顏色抹平之後,再隨性地增加圖案。

喜歡這種塗鴉的過程,無需思考,只要跟著感覺、顏色、手的舞動前進。

能用言語表達或分析或探看出什麼,並不重要。因為在過程當中已經完成!

問自己為什麼要畫這些,或為什麼要畫這樣,其實思緒並不清楚,但心底似乎是明白的,只是無須言語。或者可以寫詩,可以高歌!

「遙望」是我最後的註腳,因為翅膀,因為女人的姿態。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