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工作坊繼續第二天、第三天。
喜歡Stephen老師,其實已經不只是因為催眠,而是老師身上有太多豐富的,關於人,關於心靈,關於痛苦與療癒的智慧與經驗。
即便有些內容是之前上課聽過的,還是喜歡看著老師表達出對人性存有的那份愛。
說其痛苦與症狀,背後都有正面的意圖,都是生命試著要覺醒。
問題或事件並不絕對好壞,重點是我們與問題及事件的關係。
但這轉化的歷程要如何發生,透過催眠或這些技巧為的是,鬆動舊有緊繃的框架,讓生命之流可以再度流動。

在生生不息的催眠模式中,古典的意識往往造成痛苦模式的重複,藉由讓自己回歸中心、與場域連結、設定正向的意圖,讓具創意的無意識可以帶來更多的可能性,產生自律的流動。
正如同,左腦的功能是理性的、線性式的,但也帶來僵化,容易聚焦於問題。
而需要透過右腦的,藝術般的、可以感知場域的,才容易打開與無意識的連結。
因為,在無意識的層次中,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但需要透過意識的層次,成為現實。
問題是痛苦往往就是來自單一的視野與框架,故讓自己可以與無意識連結,去找回新的觀點與看見。
但催眠的功能不止於此。
並非只是想法上的轉變,而是整個人可以進入更深的場域,在身心靈不同層面經驗轉化。


簡單來說,就好像理智上知道,但做不到,或心裡就是過不去的狀態。
無法用語言或所謂改變想法就可以解決。
以我第二天與夥伴的催眠練習來說,當時我們進行的是英雄旅程的對話。
在意識層面,我知道我的召喚是創造。
但當進入恍惚(催眠)狀態,我的無意識卻以畫面及一連串的故事來回應我。
而這是我在意識層面不會發生的。
甚至在歷程中,我的身體也有強烈的感覺,非自己有意識的去呈現。
我深深體會到,與無意識(潛意識)連結的重要性。
當然這不代表意識不重要,如同也並非右腦優於左腦。
而是在我們太過使用左腦或當我們身陷痛苦之中,需要發揮右腦的功能及無意識具創意的連結。
這是人的整體,也正是我們需要整合之處。

如同老師提到新時代的陷阱:「信念創造實相」。
實相是由許多系統或稱過慮器所建構的。
信念是其一,但非唯一。
或者這麼說,也許我們可以覺察的是想法,但其實還有更多更多的部份。
所以僅僅只是改變想法,不盡然就會創造想要的現實。
因為思考,其實是左腦的把戲,是無法與更深的自己連結、與生命共鳴。
更何況若是有所謂的創傷或正面臨人生的苦痛,療癒之道也並非只是單純地改變念頭。
反過來說,痛苦或創傷只是想法信念造成的嗎?或者說,有更深更深的部份是因為我們暫時沒有感知與覺察,於是又回到理性意識的層次,試圖分析與解釋。

說實在,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記錄書寫的。
不過可以感覺到這次對於老師的架構,自己有更清楚的明白。
也從中學到更多超越所謂催眠的內涵。

生命有好多層次。
答案不只一個。
療癒有好多可能。

如同老師所說:身為人類有一個珍貴的禮物就是自我覺察。
藉由這個能力及培養這個技巧,可以讓自己從痛苦中找回力量,可以發現改變框架的方式,可以活出自己想要的人生。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