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底到十月初,有八天的時間,我將參加「彩虹道路諮商師」的訓練。
這應該是今年最後的大課程了。


知道阿卡莎脈輪花精(Akasha Chakra Essences),是去年的事了。
始終對於這個系統及德籍的靈療師
Sun Ya老師感到好奇,卻一直到現在才有了相遇的契機。
對我來說,其實是一種歷程。

會想要學習花精,是自己一直對於自然界、花草植物的能量有一種莫名的喜愛。
最初接觸的是芳香療法,主要是產品跟使用的資訊隨手可得,在自己的生活中自然就運用了薰香跟身體按摩的部分。
後來因為接觸心靈圖卡,特地學習了精油洞悉卡,算是自己與精油的一種連結。
在考慮後續的療癒之道時,偶然發現了花精,覺得運用植物的能量來調解情緒的作用,比較貼近自己的脈絡。
所以一開始其實是從巴哈醫生的花精系統入門。

我很喜歡巴哈醫生對於使用花精的態度,就是很單純地發現及運用大自然的療癒力量。
當然,這跟正統的醫學不同。但治療身體固然重要,情緒、心靈的影響也不容忽視。

從學習藝術治療、催眠、心靈圖卡、家族排列至今,我找到了圖像式的心靈療癒之道,有別於傳統的,以一對一的口語對談方式進行。
這些工具與方法,各有其巧妙與果效。
會再學習花精,是希望有一些東西可以讓個案帶回去自行使用。
畢竟會談頂多一週一次,一次一小時,但運用某些工具,卻可以在平日成為對方的陪伴。


總歸一句,是自己喜歡自然的,貼近生活的事物。

不過使用巴哈花精時,自己其實沒有太深刻的體驗。
花精跟精油不同,精油有來自不同植物的香氣,至少可以透過嗅覺來感受。而花精並沒有特別的味道(頂多就是白蘭地的氣息,為了保存花精),食用或塗抹時就沒有特別的感覺。
而影響情緒的部分,確實有轉好的現象,只是自己也不太確定是因為使用花精的緣故。


所以,除了在工作坊中使用內在小孩花精來帶領冥想,花精的學習對我來說,是一種態度與不同的視野。

一直到在MaLi老師的課程中接觸阿卡莎脈輪花精,比較可以感受到能量的作用與情緒的轉化。

先前,不知為何,我對脈輪的療癒頗有興趣。
在洞悉卡的講義中看到七大脈輪的介紹,對於這跟身體有關,又有彩虹般的顏色,又可以對應到心靈與生命課題的系統,覺得十分有趣。
但一直沒有接觸相關的課程(說實在,對於自己進修成長的安排,已經不再是蜻蜓點水式的體驗,而希望是有系統的訓練)。

看到阿卡莎脈輪花精,一開始也是在MaLi老師的blog中。
除了花精,也一路看見她跟隨Sun Ya老師的學習旅程。
令我遲疑的並非使用花精是否有效或有感受的問題,而是這花精的來源與內涵。
其簡略的介紹為:
自2001年起,由德籍靈性老師Sun Ya Fischer將花朵植物完整而純淨的創始資訊自天界(稱為「星光芽」的源頭)帶到地球,以支持人類深層的療癒及開展生命潛能。它有別於來自地球層面~擷取自地球上的花朵~的其他花精。
並非是我不相信靈魂層次的存在與療癒。
而是自己這幾年對於生命的本質與源頭有了不同的理解與觀點。
我比較認同老子所說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對於那不可知的有其一番論述與說明,我反倒有些遲疑。
這或許就是語言文字的限制吧!
但老子繼續說:「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我想,就是相遇的時候到了。

八天的訓練課程為:
★學習並訓練,各種可能啟動個案自我療癒力量的引導式冥想。
★學習特殊脈輪符號,以幫助阿卡莎脈輪花精的工作。這樣的脈輪符號能支持光資訊的吸收。
★學習並訓練「阿卡莎內觀」,這是以阿卡莎脈輪花精支持個案的四階段的個別工作。
主題為:一、靈魂潛能(我此生所帶來的獨特潛能為何?)
               
二、抗拒(什麼阻止了我找到我自己?)
               
三、現在的生命主題
               
四、未來(支持下一步)
★學習兩天的工作坊「彩虹人生」。在這個密集的脈輪訓練中,使用阿卡莎脈輪花精,學員認識到七個主要脈輪,並在內在旅程的引領及夥伴工作中,經驗到他們的力量的面向他們可以自在運用的及尚無法如此做的。在阿卡莎脈輪花精的愛中,阻塞得以消融。
★在大自然及室內空間創造「脈輪之地」(Chakra Places)
★阿卡莎美容保養品的訓練光的美容保養品,含有有機成分(主要為Demeter認證)及野生成長。


叨叨絮絮地寫了這一段歷程,我想是我的心隱約知道:這會是自己生命旅程另一個階段的開始。

所以,我要繼續踏上自我成長及療癒的道路。
這八天去上課,不見得有力氣每天寫心得,但後續一定會分享我的體驗與收穫。
給我祝福吧!
也祝福在這裡的每一位。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