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一開始架設的個人網頁要關閉了,還沒想到要在哪裡重新開張。
就把一些沒有集結成書或沒有發表的作品,再次攤開。
心情,就在歲月的流轉中,化為浮光微粒!

1.

不記得是什麼樣的源由,和那個男孩走了漫長的山路。

一個大一認識,大二時又因二一去當兵,後來考上南部大學的男孩。

那天,或許是他難得北上,兩人相約見面,因為共同的記憶及想念,索性搭上公車,往陽明山駛去。

在最後一站下車後,就漫無目的地沿著山路行進。有時閒聊,聊聊彼此的近況,聊他這一段路走來的心情起伏,聊朋友們的趣事,也聊剛認識時的回憶。有時則沈默地聆聽身旁山林的呢喃囈語。氣氛是輕鬆的,並未因為許久不見而顯得生疏。即使我們都不再是對方生活中的要角,好似也能在這片山林間找到對話的頻率。

於是,我們一路走到了大屯山自然公園。

三個小時的路程,當我們漫步在湖畔的木橋時,竟對自己的體力能耐感到些許的佩服及意外。

從未走過如此漫長的山路,與另一個男孩,恐怕以後也難得再有這樣的機會。

只是無心,恰巧成行。

回程的時候,我們決定等公車。天色逐漸昏暗,始終不見其蹤影。等了許久後,我們又第一次搭上便車,趁著路邊賣花的商人打道回府時,央求協助,並順道買了大把的海芋。

也是在同一天吧,因為天冷,下山後我們來到北投最古老的大眾浴池,泡湯。只為了驅寒,還有一窺澡堂的神秘風味,不帶任何情感色彩的。

在女湯中,我怯怯地在一群歐巴桑的注目下,入浴。稍嫌滾燙的泉水在眼前泛起霧般的白煙,在這棟古老破舊的建築中,我彷彿跌落另一個時空,不明白自己何以置身此地的理由,也無從揣測他在隔壁男湯中的心情。

泡完湯後,兩人在入口處相見時,竟感到臉頰上浮現的一絲潮紅。

最後,是否吃過飯才道別,或者又去士林逛夜市,其實我已經不記得了。記得的是他問過我的一段話。

「大一的時候,我們是否對彼此都有些好感呢?」

我一方面訝異這個提問,一方面則在泛黃的記憶裡搜尋答案。

「剛認識妳的時候,好像有喜歡的感覺,可是後來妳就消失了。」

「我沒有消失,只是不常聯絡,因為不同系嘛!」

我也忘記是忙碌或其他理由,我們確實不常碰面。

「就這樣錯過了啊!」他並不哀傷,只是有些感慨。

「是呢!」我笑笑地回應。

真的曾有過淡淡的情愫,也曾稍稍試探,只是後來各自踏上迥異的旅程,剩下回憶中友誼的餘香。

一段尚未萌芽就夭折的情感,來不及遺憾,也無從挽回,倒適合在不經意的時刻回想。回想那天的雲淡風清,回想山路的漫長崎嶇,回想蹲坐在一車的花香中顛簸著下山,回想古老澡堂裡的裊裊煙霧,回想曾有一個男孩和一段錯過的愛戀。

2.

曾有一段時間,單戀一位異性的好友,甜蜜與痛楚的程度相當。

喜歡與他談天、對他訴苦,喜歡跟著他遊山玩水,喜歡和他暢談對生命的執著與感慨,喜歡他像兄長般的呵護及照顧。正因為這些喜歡造就了同等的痛楚。

曾經期待、猜測、患得患失,品嚐過友誼的醇美,渴望醞釀一池的戀情。在小心翼翼地試探後,我隱約地明白,我們之間無從跨越的界線。

也許是膽小吧,或者年輕的時候,其實對自己沒有太大的信心,不敢表達,不敢探究,也就任由包裹著糖衣的苦楚緩慢地侵蝕尚未築堤的心靈海岸。

只有自己知道這些近乎自虐的交戰掙扎。

那時,對於每一次的相見雖然滿懷期待,卻必須謹慎地把持計量心底的情愫,深怕不小心打翻,潑灑成一地的為難與尷尬。常覺得自己像是披戴面具的丑角,正面繪著友情的笑臉,背面則是暗戀不成的斑剝淚痕。

我甚至開始怨懟他的溫柔善意。

正因為他的好,令我動心。也因為他的好,令我心痛。

我始終沒有開口問過一字一句,寧願保留在友誼的交會中,閃耀的光芒。

最後是自己割捨了這份喜歡,不再有勇氣和心力去面對沒有盡頭的等待及煎熬。

接著,因為對彼此關係的不確定,我選擇了逃避。

而距離及時間,似乎為這段情感劃下了句點。

其實斷斷續續都還有聯絡,也從相識的朋友中得知彼此的消息,只是少了先前頻繁的交流問候,也少了暗戀的失落與苦楚。

而我其實是慶幸的,當幾年後,我們都各自找到了情感的港灣,我還是能夠與他談天、對他訴苦,感受他的關懷及友誼的溫暖。

我知道,我錯過了愛情,卻擁有另一份情感,在時空的流轉中,依舊散發貼心的香氣,護衛記憶中年少的哀愁與美麗。


3.

「多麼希望早一點與妳相戀!」你不時這麼抱怨著。

倘若早知道我們是如此地契合,是的,我多麼願意早一點與你相守。

但感情的事情,從來就不如我們的掌握及想像。

只不過,撇開孩子似的任性期待(因為我們終究無法回到過去,重新再來),我其實是滿懷感恩的。倘若不是在認識多年之後相戀,倘若並非彼此都經歷了感情的風暴,或者我們就無法品嚐愛情最甘美的果實。

而這份戀情的發展,實在遠超過我們的預期。尤其在相識十年之後萌芽開花,更突顯出記憶的詭譎與份量。

想來真的是造物主巧妙的安排,因為一場營會、一張合照,從未在營會中交談過的我們,居然開始南北兩地的書信來往。那時,我才升高一,你已經是大二的學生。

在信中喚你作兄長,但早熟的我其實並未把你當作長輩。由於距離,我們多半用文字傳遞成長的心情。即使你總在固定的節日捎來電話,或者特別為了我而北上,在我的印象中,也只當作是一份穩定且平淡的情誼。

我想,你是喜歡我的吧!且用一種近乎敬畏的心情呵護著我們的關係。

我並不討厭,但也說不上喜歡,也許少了接觸的機會,便無從感受愛戀具體的模樣。

「早知道,就積極一點、霸道一些!」後來,你總這麼說。

「是啊!誰叫你這麼客氣有禮。」我也忍不住抱怨。

「可是,是妳拒絕我的。」你不甘地回答。

我確實婉拒了你的告白,在我們難得出遊後。答案是早就預備好的,不是厭惡,只是尚未動心。

後來,我們依舊通信,分享人生旅途中景色的變化。

在我心底,你一直是固定的風景。由於鮮少踏足,不懂得其中的豐富美麗,但總覺得可靠。

直到你終於北上,在相同的季節,我們各自結束了另一段情感,好像許久不見的朋友,我們興奮地分享彼此生命的成長及閱歷。

我恍然發現,你的好,近乎驚豔似的。

於是,我們熱烈地展開愛情的帷幕。倒不是為了彌補這些年所失去的,而是因為這麼長久的記憶及情誼,使得這份戀情有著無與倫比的曼妙及光彩。

從來沒有想過,會與你相戀相守,也從沒料想過,會這般的美好契合。

這時,昔日的回憶便展現出不同的面貌,尤其在彼此的確認對照中,更加增添了愛戀的甜蜜與芳香。

「好想在年輕的時候跟妳戀愛!」你不時幻想著。

幻想著改變當時我們一同出遊的片段,及難得的幾次會面,好讓我們早一點相戀。你十分惋惜,我們錯過了年輕時相守的機會。

我也不免有一絲遺憾。就因為如今戀情的甜美,令人忍不住想要提早品味。

但我們終究錯過了年少時與愛神的約會。

或者不是錯過,而是心動的種籽尚未甦醒。或許只有在多年後的重逢,當我們已經成熟到足以承接生命的重量,愛情便以最亮麗豐盈的姿態,翩然降臨。


2002.9.26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