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遷的事宜正一天一天地進行著,新家已經越來越有屬於我們的味道,倒是跟舊的住處(房東),發生一些不愉快。
這幾天為了這個歷程,發現自己難得的被卡住了。
也不是煩惱,但情緒確實受到影響,會不由自主地回想這件事,卻還找不到一個讓自己安心的解讀。
不想描述發生的細節,但想書寫看看,自己的心情。

由於房東不在台灣,之前的溝通以簡訊為主。
過程中,可能有一些誤解。
最後她來電要求跟我先生談話。
所以目前的狀況是:我們六月中搬家,搬家那一天,房東會來拿鑰匙,但我們的房租是付到七月。


我發現,我在意兩件事。
其一是:因為溝通不成,最後我們付了一個月的房租,但只能使用半個月。我不知道搬家當天是否會有什麼不同的協議,但我會覺得,這樣並不合理。
至少我們有權利使用到七月,雖然我們已經搬家。
其二是:即便先前簡訊的溝通不夠清楚,但後來卻是透過我先生來對話。我感覺,自己是不被尊重的。

我想是因為最後的那個回應(要我先生來處理),對我來說,像是一個未完成的事件。且最後的決議,也讓我無法釋懷。
老公只是覺得:怎麼樣做會對我們最方便?或者多付半個月租金,就是可以簡單把事情了結。

在過程中,我確實也有「花錢消災」的念頭。
另一個面相則是會覺得:不平等,好似房東的權力比較大,最後還是以她的方便為主。
或許對她來說,要回台灣處理這件事自然是不方便的。但在房客的立場,這也不是我們刻意造成的。
而透過我先生來對話,也會讓我覺得:好像是我有什麼問題。


總之,這是我目前被卡住的地方。

在行動層面來說,我其實不太想再去溝通或爭取什麼。
搬家那天,也不太想碰面,就由先生處理後續事宜。
在心理層面,我試著去釐清自己的歷程,看見自己所在意或執著的,也試著可以轉化什麼來讓自己好過些。

如果到目前為止,有一個整合的描述,我會說:這是一種能量的不平衡。
金錢的能量、權利(權力)的能量、男女的能量。
但我也在想,在我不知道事情全貌的狀況下,也許這樣的給與捨是必須的,甚至會帶來另一種平衡。

另一個核心的感受是:在這件事情上,我可以有多少選擇?我是被決定的嗎?
一開始確實會有,好像是我們的搬家造成了對方的不便;也會有當我提出我的做法,卻還是需要對方來決定的感覺。
所以,好像自己是小的,對方是大的。好像自己是錯的,對方是對的。
或許這些才是引發我更深層情緒的原因。

我想,現在的我比較可以看到自己的需要,而不是為了討好別人或委屈自己。
我相信,自己是有選擇的,是可以自我決定的。
我在學習,心靈與物質能量的流動與平衡。
我也在學習,如何以更大的善意來聆聽與回應。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