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六週的藝術治療課,覺得很棒!
今天是最後一次,昨晚還在思索一個工作坊中提到的觀點:如實地看見。
當觀賞作品時,如何不加諸自己的刻板印象,如何不投射自己的想法感受,如何只是單純地看,看作品的線條、顏色、構圖等等。
並不容易呢!
社會化這麼久之後,一開始總會想要以什麼樣的角度來看,不自覺地戴上了某種價值觀的眼鏡,試圖探索畫面內的訊息,卻忽略了作品本身所要傳達的。
我發現,如實地看見也可以應用在平日的生活中。如何真實地看見自己,自己最初的想法、最直接的感受,而非加諸許多的「應該」、「絕對」、「必須」等等。
倘若失去了當下的覺察,忽略心底一開始的聲音,其實可能會耗費更多的心力,與自己拉扯。
就好比昨晚對女兒發脾氣,因為她一直到十一點才入睡。(基本上,她就是屬於精力充沛的小孩,白天睡得也不多,晚上總是很能硬撐)而我,實在覺得疲累。
發了脾氣後,其實也對自己生氣,覺得自己為何要對她生氣呢?怎麼因為這些小事而對她生氣呢?隱約中,好像有一個聲音也在指責自己:沒有盡好媽媽的職責。似乎腦海中有一位母親的形象,深怕自己做得不好。
而我突然想,如果我能如實地看見,如實地接受真正的自己。我就是覺得累,我就是覺得有情緒,我就是向女兒發了脾氣。也許事情會簡單許多。我無須耗費力氣來對抗我的恐懼擔憂(怕自己不是好媽媽,或傷害了女兒的幼小心靈),無須企圖達到所謂的「應該」,且又要幫自己自圓其說。我反倒可以真實地體會自己的心情、需要、期待,從中發現改變的力量!
還有一段路要走,關於『如實地看見』。


圖片為藝術治療課創作之自己的身體地圖。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