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在上上周末於戶外玩耍時,不小心跌倒,右腳的腳底插進了地板的異物。
隔日就醫,醫生在他的哭喊聲中,挑出了幾根木屑。接下來的好幾天,我都帶他到診所換藥。
但傷口癒合了,卻依舊有紅腫的現象。
醫生說:怕是還有東西沒清乾淨,再觀察幾天看是否有化膿的狀況。
所以,這週末,我們又帶他到診所。
為了確認跟清理,醫生必須把他癒合好的皮膚再次劃開。
兒子不免喊痛,但果然傷口內還有木屑。這次,醫生不顧兒子的掙扎,狠下心來清理。
清理乾淨、擦藥、包紮,這一兩天就立刻消腫了。

正好是在我帶領真愛卡工作坊的當天上午,帶他就醫。
這個歷程,很像心靈的傷與療癒。
當心理受傷,當時或許也會立刻面對處理,但倘若當時加以忽略、否認或壓抑,或者因為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或自己無法處理或用了一個不當的處理或這處理可能還是會留下疤痕或副作用,那麼,就好像事情過去了、傷口結疤了,其實傷害卻一直存在。
傷害一直存在於心靈深處,繼續蔓延感染,甚至化膿破壞。直到有一天影響正常的心理運作,或者某一次突然被人踩到傷處,才被發現。
感覺到或覺察到自己的傷口後,倘若願意走上療癒之路,一開始的動作卻必須先劃開層層的保護,揭露在面具底下真實的樣貌。
如同再一次經驗痛苦,即便這痛已經不是原本事件帶來的傷害,而是因為陳年的累積與思緒的強化,還是必然感覺到痛。
這痛,這為了療癒而需要打開傷口的痛,其實是有益的。

身為助人工作者,需要有膽識跟承接的能力來打開傷處。
固然我一直認為,每個人對於自身改變的意願極其重要。我想至少助人工作者需要去明白,這療傷的歷程與轉化的契機及如何協助的力量。

更重要的是,我們也需要療自己的傷。
在療別人的心傷之前,我們是否看見或懂得自己的傷?是否敢面對自己的痛?是否體驗過療癒的歷程?是否時常保持自己內在的更新,活在當下的流動中?

我相信,踏上這條助人的道路,一定有每個人生命的脈絡與故事。
海寧格老師總說:「助人工作者其實最想拯救的是自己的父母。」
更誇張的說,其實是助人工作者需要個案的存在。
但倘若,我們由痛苦而生,進而走上療癒自己的旅程,就更能懂得他人的苦楚與轉化的歷程。
所以在『藝術治療~身心靈合一之道』這本書中,作者提到:「治療師只有在認識自己,明白自己不是所投射之物,是觀者、是自性本身時,治療才有可能真正奏效。」「治療師的第一個和最後一個案主都應該是自己。」

正是在這次真愛卡助人工作坊中,我深深的觸動。
這次來參與的成員,多是助人工作者,無論是諮商心理師、輔導老師、相關系所的研究生或是心靈成長領域的工作者。
因為大家都已然有自己專業的養成與經驗,我反倒不覺得分享真愛卡的運用技巧是重要的,至少並不需要以我的方式為準。
我相信大家透過一天的體驗,在更多的練習與對話之後,一定可以找到自己使用的方式與風格。

因為使用真愛卡,因為一開始有自我的體驗與抽卡,我反倒看見大家更多的真實,不在助人的角色下,而是每個人都會經驗的喜怒哀樂。
助人者也會受傷,助人者很可能也有過去的包袱、未了的情結。
當這些沒有療癒完全,也容易在助人工作的現場,帶給彼此傷害。(有時不以為有傷害,很可能是助人者正好跟個案上演彼此熟悉的心理劇碼)

我想說的是,倘若這並不只是一份餬口維生的工作,而是來自內在的渴望、招喚,我相信,身為助人者首先要做的,就是療癒自己、清理自己。
倒不是說要療癒到如何完全才能開始工作,我想對我來說,最常用的就是自我覺察的力量。
覺察自己的感覺、思緒,覺察現場發生了甚麼、自己發生了甚麼,覺察是什麼過去的傷在喊痛,覺察是什麼踩到了自己的地雷。然後,我就可以選擇,下一步。或者就只是明白了,卡住的地方就可以再度流動。

我也會有痛苦難過,覺得自己不夠好,不知道該如何與親近之人相處,對未來感到茫然的時候。
但我說:心靈成長這條路是我的天命。
因為這就是我整理自己、療癒自己、拓展自己的根本。
因為傷過痛過,也癒合轉化,才更懂得別人的痛與傷,卻也看見出路與希望。

這也是我這些年改變療癒之道的歷程,運用更多非口語的方式,運用更貼近心靈語言的圖像療癒(心靈圖卡、藝術治療、家族排列、催眠,對我來說,都是一種圖像式的治療),帶來更深的力量。
換個角度說,當助人工作者很會說或只會說,也許他就失去了與自己內在的連結(因為大腦知道的,心不一定懂。心試圖表達的,大腦也不見得明白),也就失去了與個案的連結。


所以,當助人者更懂得自我療癒,至少會在更清明與更有愛的狀態下,給出療癒。

我深深祝福所有已經在助人道路上的夥伴:給出真愛前,乃是我們已然領受過真愛。真愛自然向外流動,因為內在盈滿真愛。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