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我們並不想要找出路,雖然深陷在痛苦之中。
依舊讓心緒不停地圍繞相同的主題運轉,讓回憶再次浮現,讓自己再度停留在受害的腳本情節。
我們並沒有改變方向。
如果一方是問題,另一方沒有問題,就只是一股腦不自覺地朝著問題挖掘前進,繼續被問題影響干擾,忽略轉個方向才有出路。
我承認,有時候我就是想繼續受苦。
繼續與問題為伍,繼續苦思無解的狀態,繼續緊抓不放那些不如自己期望的。
我還不想放手,不想原諒,不想快樂。

昨天上午閱讀海寧格老師最新的中譯著作中有一段話:『在治療過程中,某人如果非常憤怒,我會制止他。因為這一種憤怒的感覺只是一種抵抗性的感覺。如果他不再發洩憤怒,便能夠與背後的感覺連結上-那種愛和痛苦的感覺,兩種互相聯繫的感覺。這種愛的感覺比憤怒的感覺更為痛苦,可以稱得上是一種最為痛苦的感覺,因為體驗這份愛的同時,人們也感受到一種無能為力的感覺。如果人們只顧把憤怒發洩出來,他便可以否認自己的無助,因為他已經沒有辦法碰觸到這種感覺。
這個時刻決定性的話語是:「求求你!」,你可以留意一下其中的力量與憤怒所帶的力量有多大的分別;「爸爸,我求求你!」,「媽,我求求你!」;在當中有多少力量,有多少痛苦。』
(「心靈活泉」28-29頁)
我在心底默想著這句話:「求求你!」。
渴求一切不如自己所願的,渴求一切自己無法改變的。
憤怒的背後是失望,失望的背後是痛苦與哀傷。

晚上再度看著自己的家人,突然看到他背後所承接的家族命運。
如同我,在我身上所流傳的家庭歷史。
我的抗拒其實毫無幫助,我吶喊不公、哭訴遺憾,也無法帶來力量。
一切如是的是,這些已然發生。
當我接受,接受目前與過去的樣子,心就慢慢地平靜下來。
這並非消極或悲觀,而更像是明白自己與那更大的相較,我會更自在的位置與態度。
如果我真的不想再受苦。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