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日看到新聞媒體對於不幸社會事件的發生,而一味地指責社會工作者;又看到社工界相關人士的回應(社工專協bloghttp://blog.roodo.com/tasw),心中總有一些觸動。

我很感謝自己有社工背景的養成與訓練,雖然後來多半從事輔導工作,較多著墨於個別一對一的會談或團體的帶領,但「人在情境中」的概念與精神,讓我不只看到屬於個人的問題,更看到家庭、環境、社會的影響。
也曾從事社工相關的工作,深深可以體會這是一份「錢少、事多、離家遠」的工作。
而服務的對象多半為弱勢族群,接觸到的多為社會陰暗的角落,光是這樣的工作性質其實就非常具有挑戰性。此外,機構本身對於社工員給予多少的支持或壓力,以及政府、政策制度面究竟對民眾及弱勢族群提供了多少的福利與保障,其實都影響了社工員的工作狀態。
說這是一份只靠愛心或個人的專業素養就可以達成的工作,是一種天真的妄想。
說社工如同志願服務,自然更是一種誤解。

如單就這次「攜子自殺」的社會事件,其實有好多層面可以探討。
浮現我心頭的,包括:社工員本身工作的負荷與相關的面相、制度法律層面的問題、誰才是第一線的助人者(其實最早會有警覺的是家人,再來會是學校老師吧!以這樣的事件來看,社工員算是曹小妹妹的支持系統中較疏遠的),還有媒體的片面報導與影響等等。
但,寫出這些會有力量嗎?如同,指責別人會有改變嗎?找到代罪羔羊就可以防範相似事件的發生嗎?

於是,我安靜地詢問自己的心:我能做的或能給出的是什麼?
其實最觸動我的是:關於助人工作者本身的照顧與支持。
社工員有什麼能耐去協助家暴、性侵、自殺等棘手或弱勢的一群呢?
社工員除了為案主發聲,是否也看到自己的處境,可能因為政策制度面的失衡輕忽,連自己的工作權益都受到影響,而勇於為自己爭取呢?
撇開這個層面不談,社工員如何可以支持自己,給予自己工作所需的能量呢?

我為這個主題,抽了女神神諭占卜卡。
抽到的是「界限」:給自己足夠的愛,拒絕別人占用你的時間與精力。
「女魔法師」:你是個具神奇力的人,能彰顯個人明確的意圖。
「內在女神」:藉由舞蹈、自我呵護與感念你的神性,來喚醒你內自的女神。


我很喜歡界限這一張,尤其助人工作者有時候往往過度投入於助人,一方面阻礙了個案自行發展出的療癒力量,一方面也容易讓自己精疲力竭。
特別一頭栽入繁忙的工作中,以自己的力量不斷地提供與付出,卻可能忽略在個案問題背後所隱藏的環境、制度面等影響。
而女魔法師則提醒助人工作者也需要尊重自己的權利,在面對他人的指責或不合理的對待時,也要看見自己的力量與位置。不只要為個案發聲,也要為自己發聲。
第三張內在女神就是鼓勵助人工作者更要懂得呵護自己,更要懂得愛自己。

之所以不再從事社會工作,某個部分也是看到制度面或大環境及機構對於社工員的壓迫。某個部分,也對這樣的助人工作有所遲疑。
換個角度說,我更喜歡從事預防性的心靈成長工作,喚起一般人對於自我照顧與探索的意願。
最終,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生命負責。
但無論如何,助人工作者一定要先懂得照顧自己,懂得什麼是自己可以改變的,什麼不是自己所能影響的。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