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畫了兩幅畫。
一開始選擇蠟筆作為我的工具,試圖在畫紙中央畫圓,讓筆尖不斷地在當中迴旋,想表達能量,在自己中心,或以這幾天早晨出門時看到的燦爛又不刺眼的朝陽作為主題。

第二張,我索性將蠟筆的粉末塗在自己的手指,開始在紙上塗鴉。
選擇自己喜歡的顏色,任意讓指尖塗抹滑動,一次又一次,直到整個畫面都被淡淡的色彩佔滿。
凝視著,不知所以然的圖像。
下一個動力,拿起色簽字筆,依循著不同色塊的軌跡,一筆一劃增添熟悉的圖案。
最後,還運用金蔥筆,讓點點的閃亮在紙上流動。
完成之後,當下有一種感觸,就算最後的成品並沒有特定的主題,有趣的是在創作過程中的移動,從不明白到試圖明白,從抽象到具體,從感性到理性,從陌生到熟悉,從潛意識到意識,從無題到有題。
我可以在塗鴉完之後,就結束這張作品,單純讓畫面停留在身體與感知的呈現。
無須明白,無須命名,重要的是經歷的過程。
隨後心中卻有一種拉力,試圖畫出具體的圖像。繼續創作時,還是讓筆尖隨著心中對色塊的感受來移動,沒有使用太多理性去思索如何構圖及呈現。
大抵覺得可以罷手之後,再拿出金蔥筆,想要表達最初的那道光亮。

感覺這樣的心緒移動格外有意義。
於是,今早為作品命名時,寫下「安全感的尋求」。
幾乎可以寫成一首詩,我想。


如果讓感覺只是感覺
讓身體自然地表達
所謂的創作
是當下移動的脈絡

無須透過語言命名
無須運用理智瞭解
那些顏色與顏色

一旦開始解說分析
一旦試圖明白
是為了
讓自己感到安全
以化解
對未知的恐懼
對評價的擔憂
對混亂的抗拒

感覺只是感覺
圖像就是圖像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