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學期,學校舉辦兩場與生命教育有關的演講。
分別邀請了清華大學動力機械工程學系的
彭明輝教授,以及多重障礙的詩人莊馥華小姐。

先前在台北的生命教育工作坊中,即聽過彭老師的分享。印象比較深刻的倒是他與另一位教授的對話。感覺兩人就像感性與理性、解構與建構、回歸自然與理所當然的對比。
不知道如何說明,但感覺彭老師在所謂正常的軌道之下,走出了另一種生命的狀態。
就如同一位理學院的教授,居然懂得繪畫、建築,參與過社區營造,喜歡探討人文相關的議題。這就是另一種生命的樣貌。

在來學校演講之前,他要求老師能夠先讀過他的一篇文章「困境與抉擇」。文中有一段重要的生命體驗:『生命是一種長期而持續的累積過程,絕不會因為單一的事件而毀了一個人的一生,也不會因為單一的事件而救了一個人的一生。屬於我們該得的,遲早會得;屬於我們不該得的,即使僥倖巧取也不可能長久保有。如果我們看得清這個事實。許多所謂「人生的重大抉擇」就可以淡然處之,根本無需焦慮。而所謂「人生的困境」,也往往當下就變得無足掛齒。

在演講中,很喜歡他提到的:究竟我們給孩子的是活路?還是死路?

生命應當不會只有一種選擇,不會只有一種樣貌,不會只有一種成功的方法。但,我們又給予孩子多少的榜樣與生涯的方向呢?難道只有當醫生,只有進竹科,才算贏得人生的冠冕嗎?難道只有學科考一百分,才能顯出一個人的價值嗎?難道除了成績優異,沒有其他條路可以走嗎?難道考最後一名,就宣告人生的失敗嗎?

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有她獨特,可以與人分享之處。

透過另一個生命的使者:不能行走、不能看、不能言語,卻有著燦爛笑容的莊馥華小姐,見證了生命的無限可能。

因為不能說,先讓學生看了二十分鐘的影片。接著,由學生與馥華及馥華的媽媽進行一問一答。

其實,不需要言語。
當孩子們看見這樣的一個生命,這樣遇到生命的挫折打擊,卻能夠正向面對,卻依舊找到自己的人生意義,再多的理論與勵志的話語都是多餘。

在孩子的提問中,他們很好奇:馥華為何會有這樣的力量來面對自己看似殘破的人生。
除了信仰,我發現,孩子們真的不知所以然。

是這樣的榜樣太少?還是這樣的生命價值與他們以為的差距太大?或者是這樣的生命並非一般人所以為的成功美麗?

轉載一首馥華寫的詩。這樣真正活出生命的光熱,散發生命的智慧與勇氣,無疑都是真真切切的經歷過人生的山峰幽谷。
而他們活著,就是一種見證!

「四年三班」
教室內只有我一個學生
只有一個老師~上帝 

上帝要我學三門課
一寬恕、二挫折、三悲傷
寬恕,我學得極好
十年前我已經交出成績單
挫折,我學得很好
因為從今以後不再挫折了
悲傷,成績還算好
只是有時會哭泣

我期待有轉學生跟我一起學習
可是期待總是落空
教室內依舊
只有一個老師,一個學生
那是我心中的四年三班
永遠的四年三班

(註:四年三班是我受傷輟學時的班級)2005.05.04 Cherry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