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先為這兩天的基礎課程,寫下心得吧!
首先想到的居然是之前寫過,Gilligan老師所說的:「治療應有如詩的演繹,而非如科學的推演。」
今年是Gilligan老師第七次來到台灣帶領工作坊。
主題是「生生不息的改變,催眠工作坊」。

先分享兩個故事。
其一是老師的老師,催眠大師Milton H. Erickson與一個小男孩的故事。
一個單親媽媽帶著他的兒子來見Dr.Erickson,這位母親訴說兒子凡事都不聽她的話,於是要求兒子要聽醫生的話。這個小男孩生氣地在地板上跺腳。
Dr.Erickson請這位母親先出去,讓他單獨與這位小男孩在一起。
他對小男孩說:「如果是大男孩,可以再跺更大力一點。」小男孩立刻跺得更大力。
「大男孩可以跺五十下吧!」於是,小男孩開始更大力地跺腳,一直到他身體疲憊卻不敢停下,望著Dr.Erickson。
Dr.Erickson暗示他可以坐在一旁休息,開始與他討論大男孩能做而小男孩不會做的事,例如:協助母親、負責任等等。(印象中大約是這樣)
這個故事談到Dr.Erickson一個重要的治療理念,就是利用的原則。利用表面看起來是負面的,帶著好奇的心情去發掘其中正面的部分與資源,而非與其對抗、壓抑或忽略。
這或者說明了Gilligan老師在生生不息的自我轉化方式中,所想要傳達的一個重要理念:就是並非去對抗問題或痛苦,而是先預備一個更好更有力的狀態,再把所謂的問題帶進來,讓創造與轉化在這樣的場域中自由地流動。

可以讓生命流動,讓生命在認知、在身軀、在場域的三種心智智慧中,自由地流動。
而催眠就是促進或連結這三者的開放。

可以說,Gilligan老師整合了多位大師的精神、理論與實務經驗(除了Dr.Erickson,還有我也很喜歡的家族治療大師Satir),創造了自己的治療模式與觀點。
所以這兩天不只在學習催眠的技巧,更是理解他如何看待人的轉變與療癒。
在這樣的基礎下,如何看人、心智、靈魂的運作,格外重要。所談論的也或者超越了心理學的領域。
但不明白這些,其實就無法深入治療的精神。
當然,由此而延伸的催眠技巧與方法,也是之前從未接觸過的。尤其又與傳統的催眠或前世回溯有所不同。
在這兩天的催眠引導中,不只是給予正向的建議,乃是透過不同的方式,引導個案創造一個具有療癒的空間,由個案自身的意識與潛意識來進行轉化。所以轉變乃是當個案不再聽從催眠師的暗示,開始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

讓我很有觸動的是第一天第一次經驗團體催眠時,Gilligan老師一開始請我們將注意力由想法轉移到呼吸。當我很認真地注意自己的呼吸,反倒無法很平順流暢,有一刻會感覺到自己好像無法呼吸,但生命的氣息還是繼續流動著。因此我突然瞭解到,除非呼吸自動停頓的那一刻,否則生命依舊持續著,妳無法迫使她停止。
但我們卻常常理所當然地運用身體,忽略生命的寶貴,並且扼殺、壓抑、棄絕心靈的運作。既然無法停止呼吸,那就停止感覺,停止思考,停止愛的流動。
因為身心卡住、僵住,生命的流動就無法繼續。

第二天的能量球也很有意思,比先前學到的,有更多的內涵與創意。
自己在每一次的團體催眠中,都有影像或身體重力,甚至嗅覺感受的變化。
我甚至發現,催眠可以再與藝術治療結合。例如第二天結束時,我其實很想畫畫。


第二個故事是Gilligan老師與一位個案的故事。
這位年輕的女性在年幼時受到性侵害,長大後因為工作可以易於取得武器的關係,不斷出現要用炸彈報復加害者的幻想。
Gilligan老師先帶領她進行一段催眠。接著,他說:「妳真的很想用炸彈殺了他。」他又繼續問:「妳覺得什麼方法最有效?」
那位女性立刻眼睛一亮,開始訴說。
重點是Gilligan老師並沒有在一開始就排斥反對這表面看起來十分有害的幻想,乃是與個案調頻同步,給予其一個接納的空間,相信在這負面的症狀下有正面的意義。靈魂正待覺醒。
接著,才又進行之後的催眠與療癒。
我很感動於這樣的態度,對人的接納,對生命的尊重,對痛苦的包容。


其實這也是我這幾年在助人工作上的感觸。
透過學習藝術治療、催眠、家族排列,我學到了當下療癒的方法,而非尋找問題。
問題不是問題,如何看待問題的態度才是重點。
但先前的學習經驗中,常常需要花時間瞭解個案的問題、原生家庭等等,好似把焦點放在問題,其實反倒被個案的問題催眠。
而這幾年的學習,可以直接在當下與個案工作。更重要的是,個案才是面對自己生命的專家。治療師乃是創造一個情境,讓個案的創意、潛意識得以在其中發芽成長。


生命的奧秘真是訴說不盡。
對我來說,可以一睹大師的傳承與整合,實在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後記:
寫完之後,好似一道煮好的熱湯繼續冒泡,總覺得還有很多部分可以書寫。
除了內容,其實我很想用不同的形式傳達,用詩,用圖像。
正因為人性的豐富,超越語言所能完全表明,超越科學所能完整研究,且每個人都是如此獨一無二。那麼,如何談論心靈?探索療癒之道?
在這兩天的體驗中,我看到Gilligan老師自身所說、所示範、所呈現的,就是很自在流動、愛的、幽默的、誠摯的。在表達治療理念,也用了詩般的語言(他甚至讀了一首詩)、隱喻、故事,很多的表情手勢。


在生生不息的療癒模式裡,我感受到創造力的力量。
因為生命可以自由地流動,自我可以感受到身體的,覺察到認知的,拓展到場域的,並在三者間得以整合,那麼,當連結到潛意識,或承接更大的力量,創造,就是生命熱烈全然活著的證明。
創造新的視野,創造不同的感知,創造多元的框架,在痛苦中發現正面的意義,讓生命的花朵綻放,讓心中囚禁的鳥兒可以飛翔。
像詩人所說,藝術家所描繪,古老的歌曲所吟唱的,生命之河的律動。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