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會不禁在心底詢問自己:為什麼要從事助人工作?
在這樣的工作裡,不免看見生命的苦痛、人性的軟弱。一開始,也許就是一張張憂愁陰鬱的臉孔,訴說著你想像不出的曲折。
你要如何去承載,又如何有能力去協助,好讓你們共同看見悲劇的祝福、人性的光輝、挫折所激發的力量,如何看見轉化的可能、改變的契機。
當你越深入自己的內心,專心地聆聽對方的故事,你不禁深深感受到,生命的奧秘,真是一個謎。

該如何描述這兩天「生生不息的改變,催眠工作坊」督導班的歷程呢?
原以為,第二天結束再來寫第一天、第二天的收穫,生命卻彷彿又跨越了一層。
且讓好酒沈甕底,慢慢地發酵。讓我用時間的順序來訴說。


督導班的學習模式是先由想擔任個案的成員選擇兩位伙伴當作治療師,三人成為一組。在這兩天,每一組會坐在課堂中央,老師也會在其中,一起進行改變的歷程。我本以為老師只是在一旁觀察,其實就是與成員一起工作。有時會建議,有時就直接帶領。這是一種美好又深刻的學習。
我很喜歡老師說的一個比喻。
當他與接生他女兒的婦產科醫生討論生產這件事。那位醫生說:99%的生產是一種自然的過程。醫生只需要去從旁護持,讓這過程自然地發生。只有1%才需要醫療的介入。
老師接著說:心理治療也是如此。治療師如何去營造一個改變的場域,讓個案自身的轉化自然發生。或者說我們的目的,其實就是去激發個案自身改變的動力。所以運用催眠,協助個案接觸他的潛意識,從中發掘他的創意與問題的可能性,帶領個案一同穿越整合。
個案不只是帶著問題而來,更是帶著解決的能量而來。
治療師並非解決問題的專家,乃是願意看見生命更深層的意義與力量。

所以第一天,我試圖去觀看、聆聽,每一小組所發生的,以及該如何促成跟隨轉變的流動。
如果是我會怎麼進行?老師及治療師,又是如何進行?
好像有一團糾結的毛線球,你要如何去找到線頭。有時不止一條線,乃是有不同的軸線在其中纏繞。療癒的切入似乎也可以有一種以上的方向。
我發現之前學習家族排列的一些原則,正好可以協助我去瞭解。
其一是:與系統當中最微弱的部分一起。那個被系統忽略的,才是你要注意的。
其二是:朝有力量的地方工作,而非專注問題。
特別,每個人其實都是自我催眠的專家。個案已經被自己悲劇式、受害者般的狀態催眠許久,治療師要留意,自己可能被個案的問題催眠。


第二天有一個成員的故事深深打動我。
一開始看起來是那麼地悲慘,也看到她是如何試圖去遮蓋忽略。
後來我深深地明白:她是這麼愛她的家人,所以願意犧牲自己。
這也是家族排列帶給我的看見。一個孩子所做的,無論看起來多麼地奇怪,那是站在孩子的角度以為:這樣就可以挽救父母的婚姻、這樣就可以解除家庭的痛苦,只要我更乖、更懂事或者我更壞、我離開、我死掉。
當我連結到這個部分,我自己的心也打開了。如果說是站在治療師的位置,我會覺得,是生命本身教導我們、啟發我們,關於這深深的愛。
而這份愛,或者也是一個可以帶動個案轉變的存在。


我是第二天最後一組的第二位治療師。
程序是一開始每個人都要對自己、成員及團體做一個請求。
老師希望我可以像太陽一樣散發詩般的光芒。正好在當天早上,我把先前寫好的一首詩送給他,那是前兩天課程結束後的感動。
我一直猶疑著是否要與他分享。
特別在督導課程中,我發現我會把自己縮小。
因為參與的成員多半是四十幾歲在這個領域的前輩,有大學老師、精神科醫生、心理師等專業人員。
我呢?
社工系畢業(還是大二從日文系轉系的),不經意考上社工師,卻又進入學校擔任輔導老師(也是意外地修習教育學程),跟心輔或諮商這一塊,似乎又有一些距離。隨著結婚、生了兩個小孩,家庭的負擔讓繼續進修的想望,化為參與特定工作坊課程的形式。
或者是覺得,自己好像並非依循著社會的規則在發展吧!但心中其實也明白,那並非我要走的路。

開始之後,我發現自己身體有一些感應,也試圖讓自己更能夠與個案同頻。
在此就不描述細節。
老師最後用一個超越意識、超越時間、超越重量,與光的粒子有關的催眠引導作為結束。
輪到我回饋時,我分享,當個案一開始提到一個被吊死的女人的畫面,我立刻聯想到我第一次被催眠的經驗
在那一次的第一段歷程,我是被村人吊死的女巫,因為他們不瞭解為何會有這樣治療的力量。我用這個故事試圖連結個案想呈現自己卻又害怕的部分。
我也分享了「讓你的光芒閃耀」這首詩的片段。
老師接著對我說:「我真的看到,在妳身上有奇怪的治療力量。」
「這個世界需要更多女性的療癒力量。我很高興,有很多女巫,正在覺醒。」
那一刻,我真的有點被震住了。
尤其在英文、中文翻譯交錯的時空,又專注了好一段時間。我真的很驚訝,會有這樣的回饋。
內心自然是歡喜的,卻又有點不敢置信。
「我是嗎?我有嗎?老師不會是在安慰我吧?!」內心底那個小小的、害怕的、猶疑的我在詢問。
另一個部分卻好似明白,這當中的源由。

我被大大地激勵與肯定。

為何從文學轉到助人工作?為何從社工又轉向輔導?為何又從學校走到個人工作?
為何要助人?
其實,我只想做自己。
因為就是喜歡探索自我的心靈,喜歡瞭解當中的運作與奧妙,喜歡聆聽另一個靈魂的聲音,喜歡一同發現生命的動人之處。
用自己也喜歡的方式,用我真實的樣貌。
不是老師,不是社工師,不是助人者,最後只是我。
那麼有沒有可能,對方也願意,展現自己真實的模樣?那個內在的、小小的、呼吸著所有的哀傷與歡愉,不敢活出真我的存在。
然後我們都會明白,我們並不完美,我們還是會經歷痛苦,還是會有軟弱,但同時,我們也可以超越,可以接受,可以改變。

所以,我真的很感謝,願意與我相遇的朋友。
最近我感覺到,自己真的是傻傻地踏上轉變工作型態的旅程。
沒有錢,沒有自己的場地,沒有特別的人脈,也沒有宣傳的管道,我只是在這裡,書寫。
然後居然有人,願意來上課、來相談。
難道我不擔心經濟?沒有後顧之憂嗎?當然不是。
但我想,我只是渴望做自己。
與人分享心靈、生命的奇蹟,是我的天命。


謝謝老師,謝謝同學們,也謝謝,你們。

也將這首詩與大家分享。 


讓你的光芒閃耀

我們最深層的恐懼,不是我們不夠資格
我們最深層的恐懼是:我們是超乎可測的有力量
最嚇壞我們的是,我們的光,而非我們的黑暗
我們問自己:
我是誰?我怎能是才華洋溢、美麗、有天賦、棒透了的人呢?
事實上,是你不讓你自己成為怎麼樣的人!
你是神的孩子
你玩的很小,是無法服務這個世界的
縮小自己來讓別人在你身旁感到安全,是沒有啟發性的
我們天生就是注定來光芒閃耀的,如同孩子一般
我們生來是為了彰顯我們內在那「神的榮耀」
並非只是一部份的人是這樣,我們每一個都是
而當我們願意讓我們自己的光芒閃耀
同時我們也無意識地允許他人去做同樣的事
當我們從自我的恐懼中解放自由
我們的存在便也自動的解放了他人 

~Marianne Williamson~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