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周末在台中帶領一群家長進行心靈圖卡放鬆活動,以及一天的「內在英雄藝術療育探索工作坊」。
除了外在顯示出引導者的角色,自己的內心也正經驗一些轉化與發現。
或許是從前幾日完成拼貼的作品之後,讓自己感受著那樣的歷程,試圖再從另一個角度來觀察,好設計相關的活動。於是發現,心底曖昧不明、糾纏不清的這些那些,無需在全然明白的情況下開始,只要先讓自己有一個放鬆自在的空間,願意讓這些那些可以透過藝術媒材找到呈現發聲的出口。於是,只要開始創作,慢慢地,會有一些明白、一些頓悟、一些新的看見。於是,可以重新命名,讓心再度找回力量。

這是第二次在無限天堂藝術工作室進行工作坊。
周六,與引導我接觸藝術治療的天堂鳥及工作室的負責人林老師先碰面。一夥人吃完豐盛的晚餐後,回到工作室,我先拿出了原型卡,請大家抽卡,先從內在英雄的六個原型開始,再抽第二張自己當前的角色。
不是很認真地稍微說明,本想再拿出別的圖卡時,林老師說要把這套卡片好好應用,心底有些詫異,很好奇接下來的提問。
然後,林老師陸續拋出了幾個問題:你會遇到甚麼樣類型的夥伴?甚麼樣的人會讓你頓悟?你需要甚麼樣的特質可以改變?最後發展的次原型又是什麼等等。
總之,捨去原有光面陰暗面的牌義,單從圖像及角色來自由發揮。
大夥抽到很有趣的圖卡,玩得不亦樂乎。
我是最後才依序抽卡,第一張是「殉道者」,之後連續三張都是「上帝、神」,最後一張是「神祕主義者」。
從來沒有連續三次都抽到同樣的牌卡,一開始我還懷疑是否是牌卡沒有清洗乾淨,直到最後抽到「神祕主義者」,我感覺是有一些意義的。只是在當下林老師的解讀中,幽默趣味的成分居多,連自己都笑到不支倒地。
但,這件事,一直在我心底,不太明白,又難以忘懷。

第二天,無論是場域或來參與的夥伴,我都有一種較對位的感覺。
自己也是在比較放鬆,不拘泥於原有的內容設計,而是隨著當下的移動來進行的狀態。
從上午的抽卡、使用花精、冥想、內在自我的塗鴉一直到下午的整合面具創作,我看見每個人的歷程,發現每個人自身的力量。
感覺自己好似不是在帶領,而是在參與一場轉化的盛宴。
這是我喜歡藝術治療的原因之一。
透過不同的媒材、方式,及一段歷程,讓心中看不清、說不準的,可以現身。而創作就是一種治療,無須分析評論,只要在過程當中經驗,發現自己真實的樣貌。好似在一本書中看到的:「藝術是靈魂的語言」,無需理性的論述,過程與作品足以表達心底的狀態。
而真的只有自己明白,作品的意義,無論是可以說出口與人分享的或是在過程中自己感受到的。








工作坊成員作品,請勿任意轉載


結束之前,成員們分別抽大天使卡與神奇精靈卡,做為最後的分享。
雖然期待聽到與今天課程的連結、心得或收穫,但幾乎都又回到成員自身的生命光景。
我發現自己的小我渴望知道,對方的回饋。
「對這樣的課程覺得如何呢?對Una的帶領有甚麼意見呢?」我不知不覺,也在評價自己,期待獲得別人的肯定。
我自己也正經驗著,心底有這些那些,想要發聲。

如同抽到的原型卡。
曾有十年認真在宗教信仰上有所追尋,對於上帝,算是有所經歷的。
但這幾年依舊相信有更高的力量,有神性、靈魂的存在,卻捨棄原有的追求,回到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
這樣的過程,有痛苦、有疑惑、有掙扎,有不知與誰(可以懂得信仰,又懂得心靈)討論的孤單。
離開一個系統團體,卻也不太想再踏入另一種框架。
比較認同老子說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但我還是很感謝有那些日子的學習與探索,使我更早明白靈性的重要,卻也發現:身心靈本為一體,乃是相互成全,而非競爭分裂。

我可以更單純地做我自己,就單單因為自己生命的歷程與脈絡、個性與特質,並非因為心理的專業或靈性的體悟,雖然這也是我的一部分。
我選擇不在機構體制內,不在一種角色身分當中,更自由地展現我所要分享的。
我同時是妻子、是兩個孩子的媽、是藝術文字創作者、是心靈工作者,是不斷自我成長者,是無法免除痛苦但珍惜幸福者……。 
我不用完美,因為我已經是美好的存在。
而我還會繼續改變轉化。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