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記得前陣子播出的日劇「愛情慢舞」當中是這麼介紹其中的男女主角:一個在人生路上總是踩煞車的大男生,和一個喋喋不休、最好踩點煞車的女人。聽說從開車就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個性與人生態度。
我是這個月,迫於環境使然,不得不體會當中的道理。
話說因為找到工作,家裡離學校又有半小時的車程,需要帶孩子上下幼稚園,因此,只好開車。
駕照雖然老早就有了,真正上路的機會可沒有幾次。
原本考慮開老公的休旅車,奈何實在對新手上路的我,過於龐大艱難。
於是,我居然買車了!
這真是住在台北以前,想都沒想過的事情。(說來,我還是懷念台北方便的公車跟捷運)
決定買車之後,其實我非常地焦慮,對於開車上路存在著莫名的擔憂跟恐懼。但恐怕沒有退路,只好每天晚上都跟自己做心戰喊話,不斷告訴自己: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困難、那麼多人都會開車,妳一定也可以,甚至還在腦海中創造一幅自己順利開車的圖像(猶記得以前還沒拿到駕照前,我還曾經夢過自己開快車)。
就這樣,我駕駛紅色的Solio上路。
萬萬沒想到,第一天就跟阿嬤騎的摩托車擦撞。
警察來了,做了筆錄,留下雙方電話之後,接到阿嬤的連環叩。
帶她去看了復健科,幫她修了機車(不一定是這次擦撞的都要修),後來要求一萬三的和解金。
最後我找了保險公司出面理賠。
短短兩三天,焦慮心煩指數恐怕破百,內傷的程度說不定更重。
只能說,還是在心中安慰鼓勵自己:人平安就好,就當花錢學教訓。
確實太多的第一次經驗。
當然也感謝發生這樣的意外,這個星期我開始每天開車上班,無不格外小心謹慎。

我發現,掌握方向盤的感覺很像人生。
每個人理當都握有生命的方向盤,可以決定前行的方向、前進後退的速度。紅燈的時候踩煞車,綠燈的時候只管前進。遇到危險要躲避,視線不良要開燈。
開車如此,騎車也是。
但開車之後才發現摩托車騎士的恐怖。有些人並不會注意旁邊的車輛,還一直靠近汽車道,彷彿就是算準了別人不應該來撞他。我感覺,就好像有些人把自己的生命交給別人負責一樣。別人應當負責我的歡喜憂傷,應該照顧我的安全,應該保障我的權利。他忘了,操控方向盤的是自己。當然,就是因為路況太多、生命的意外不斷,更需要把握自己能夠調整改變的。
為自己負責,這是我的感觸。
所以目前多半行駛內車道,但也發現,開車或許真能看出性格。
不知道是環境的氣氛或是開久了自認技術好,開車的人幾乎鮮少保持與前車的安全距離。遇到黃燈能衝就衝,好像開車是為了追求速度,也彷彿被時間追趕。
我只希望自己開車是處在放鬆的狀態,進與退掌握合宜,視狀況調整速度,無須與時間賽跑。
總之,我克服了一個新的挑戰,正在磨練一項新的技能,跨入一個不同的領域。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