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課程的早上,決定只坐一班公車,慢慢地晃到會場。
路程中,一直感覺到胸口刺刺麻麻的,心裡想著昨晚帶領的工作坊。
在冥想中祝福每一位成員,看見每個人生命散發的光彩。
突然領悟到,自己為何會喜歡這樣的工作,彷彿一站上分享引導的位置,就更加顯得生氣勃勃。
因為透過給予分享,我自己也領受了愛與療癒。

到了會場,很幸運地有一個第一排的座位,身旁又剛好是認識的朋友。

早上在海爺爺講述的內容中,有一段話語回答了我昨晚的疑惑。
大意是治療師不移動,而允許個案自行移動(當個案不動的時候,我們就等待)。然後我們會知道個案甚麼時候需要我們的陪伴,而甚麼時候我們又應該停止。
尤其典型的助人工作者,以為自己可以拯救全世界,以為自己要幫忙個案甚麼,但這樣的介入並沒有助益,反而會失去力量。

而今天一開始的主題是父親。
生命的賜予來自母親,而父親則負責帶領孩子認識世界。
所以我們三人一組,進行父親、孩子與世界的排列練習。
還沒進行前,當我想起父親,第一個印象是他生病時的模樣,可以說父親在我心中的形象,其實是一個軟弱的男人。國中之後,我幾乎覺得父親並沒有發揮這個角色的功能。
某個部分,我不覺得父親帶領我認識這個世界,我甚至覺得在成長過程中,他是缺席的。
但我願意臣服學習,關於父親的課題。
所以當代表父親的夥伴站在我面前,一開始我有些掙扎,腦海中不免浮出先前的印象,後來我直視對方的眼睛,想著老師所說的:以尊敬的態度給予父親應得的尊嚴。於是,我跪下。感覺以生命的流動來說,父親是大的,而我是小的。
代表很快將我扶起,帶領我走向世界,而我擁抱了世界,也感覺到父親的支持。
其實我想跪久一點,而當代表扶起我時,我想起了父親的溫柔。
父親是個柔和的人,會帶我去看漫畫,晚自習時接我回家。
稍後夥伴們分享,代表父親的說:他感覺到父親像樹一樣的挺拔有力。而擔任世界的代表則說:他看到了好多動物:獅子、大象、長頸鹿,這是一個非洲草原的世界。
我默默地落淚,一方面覺得過世的父親捎來溫馨的訊息,一方面重新聯結自己的父親,以一種尊敬感謝的態度,也相信自己準備好在世界遨翔。

稍後,海爺爺帶領我們進行多段的冥想,關於男人與女人,甚至關於更大的力量的移動影響。
不知道是否太累了,感覺自己像是睡著了。
不過我真的發現,父母的關係如何影響著自己,尤其現階段母親對父親的態度,母親對男人的態度等等。
在父母的糾葛中,我已經學會選擇轉向。

一整天除了冥想,在問與答的過程中,看見海爺爺如何在當下真的協助詢問者,並非透過口語的回答,而是更深層的移動。
他怎麼知道要做甚麼呢?相信這是很多學習者的疑惑。
海爺爺也帶領我們進行這樣的感知練習,回到自己的中心,與對方連結,等待心底冒出的一個詞或一句話。
並不是透過思考,而是在當下隨著生命更大的力量而移動或停止。

而在排列的示範中,我發現,如是地看見代表們的移動,感知何為具療癒效果的介入。
不解釋,不分析,不評斷,不期待一定要有好的結果,當然也不設定甚麼是好的結果。
確還是帶著愛與尊重。

中午拿到海爺爺簽名的兩本新書:「在愛中昇華」及香港出版的「沉思」。
吃完午餐,我一個人坐著喝咖啡,翻閱著「沉思」(內容為海寧格老師的哲學思想與對神對人的洞見),很高興自己找到可以回答我心底對宗教、靈性疑惑的一種方向與態度。
享受著心中的平靜與喜悅。

要學習的路還很長,但好開心自己已經在路上。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