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電腦手繪

在森林的深處、高大茂盛的樹下、樹根與樹根交錯盤結的地方,一群小小亮亮的光點從幽暗的空隙間輕輕地竄出。
她們往某個方向聚集前進。
就在群樹之間,森林的母親正緩緩移動她的步伐。
小光點雀躍地迎向母親,成為光環的一部分,跟著母親自在地漫步。
每當母親移動,光點又紛紛落在一旁的大樹、草啊、花兒的身上,成為森林的養分。


我是誰呢?
我是那些小小的光點。


「隱喻工作坊」的第一堂課,透過與成員的互動互問,在當下的放空中,等待新的答案,關於自己,關於自己的故事。
「我是眼光。」這是一個讓我感到新鮮的答案。
隨後,我看到了這個故事的畫面。
先是光點,再來就是森林母親的樣貌,以及當她移動時,落下的光點讓花綻放,讓草木更新。
下課前,又有機會說自己的另一個故事。
這次,我是尋找自己的小精靈。
原本以為重點會在於尋找的過程,但當下我有一些不太清晰卻又十分肯定的感覺:我已經找到了自己。
小精靈不需要證明自己是誰,她就是光,她也不需要成為小精靈,只要在森林母親的身旁,得到滋養,也滋養大地。


課堂中,MaLi老師給出三本繪本:「黑兔和白兔」(遠流出版)、「On the Day You Were Born」以及「古倫巴幼稚園」(台灣麥克出版)。
最特別有趣的是,由一個人朗讀繪本內容,老師擔任故事的伴奏。
在「
黑兔和白兔」的故事中,MaLi一邊吟唱,一邊說:我愛你,我想跟你在一起,正是這本繪本的核心概念。
過程中,我只聽到MaLi的聲音,故事的內容倒是斷斷續續的。因為「我愛你」這句話畢竟是比較吸引我的。但故事的奧妙不正在於許多的情節背後,真正打動人心的某一句話或某一個感受。為了傳遞一個概念,故事或隱喻鋪陳一個歷程,而非直接言明。
在「On the Day You Were Born」,MaLi則用敘述的方式配合說者的步調,傳遞著「宇宙歡迎你」。這雖然也是這本書的概念,伴奏的方式卻跟第一本不同。
到了「古倫巴幼稚園」這本書,MaLi則同時講述了「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故事,來呼應「當你懷抱夢想,全世界都會一起來幫助你」的訊息。

這樣同時並進又交錯的說故事,如催眠般,將故事深處的訊息,傳至聽者的心靈。
重要的不是故事的細節,而是像錦繡的編織,每一條線的存在,都是為了最後完成的圖像。



三個小時的課程,我聽到好聽的故事,也說了自己的故事。
如果讓故事繼續發展下去,我會探索小精靈的故事。
一些我以為知道的,跟新的可能與轉化的契機之類的。
如果要說故事,小精靈的故事是主軸,森林母親的故事是伴奏。
最重要的是:我已經找到自己,也明白,跟滋養的源頭相近相親的同行。



隱喻重新開張與恩典法則
〈MaLi老師關於本次課程的文字分享〉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