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訓練課程的第一天。
八點四十分(正式上課可是九點半),會場已經來了一半的人,有遠從香港、屏東、高雄來的成員。
遇到許多在高雄上一階課程的同學,久別重逢,似乎又感受到先前上課的那份特殊情誼。
會場約有三百多人,感受到無論是初學者或是已經在運用家族排列的老師們,對於海寧格大師的期待與歡迎。
我們暱稱為「海爺爺」的這位,今天終於見到面了。

先讓我用流水帳來記錄這天的內容。
一開始,是大提琴家范宗沛先生的演奏,很特別又別具藝術風味的開場吧!
感覺這樣的安排,讓工作坊更有人味,是那種打開心,在不同領域都可以聽見靈魂之音的味道,也讓我們靜下心來開始一天的行程。

海爺爺從音樂的演奏談起家族排列。
家族排列就像一種樂器跟工具,重要的是演奏的人(家族排列師)如何透過這個工具,彈奏出優美和諧的樂曲。
接著進行一位成員與母親的排列。(哭泣也可能是個案表達不要與拒絕的反應呢!)
然後我們就進行兩人小組的演練。
演練的內容是透過一段冥想,成員之一想像自己在母親的子宮,得到所有生命的滋養,最後張開眼睛,看著代表母親的另一成員,像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母親,不帶著任何的意象或念頭。
海爺爺繼續談到人如何透過意象落入自己杜撰的故事裡。
中午休息三個小時。
海爺爺談到神,談到與母親的連結其實就是與那創造力量的連結。從哲學的概念談到家族排列的運用。談到工作時,記得與個案的母親及自己的母親連結。
之後,我們進行三人小組的感知訓練。
兩人眼對眼(當你直視對方的眼睛,你無法說出負面的評論,也不致落入自己編造的故事),其中一人以好的方式說出對對方好的感知,第三人為觀察員。
之後的感知訓練則是看著對方的左眼,說出自己母親的優點。
最後,進行一個以精神分裂症為議題的家族排列。
一整天的課程,都與母親的連結有關。換個角度說,也就是生命力量的連結。

這當然不是我的收穫或感觸。
我想先分享上課前的一個經驗。
早上有點匆忙,搭了一班熟悉但非平常路線的公車,最後還是抵達目的地。(這是一種提醒嗎?不一定要按照自己的計畫,抱著隨遇而安的心情,也會有美好的收穫,我心裡這麼想著。)
一上車,聽到一位約三十幾歲的男士大聲地說著:這班公車沒有經過某地喔!
一開始有些擔憂,後來又看到他很殷勤地讓位給老人,但語調總覺得有點奇怪。
後來下車的時候,他很大聲地跟大家說再見,蹦蹦跳跳地過馬路,像個開心無慮的小孩。
我看著他的身影,突然覺得好感動。
不知道是否有輕微智能障礙或其他的狀況,一開始覺得奇怪,在早晨大家趕著上班的公車上,他的一舉一動顯得格格不入。後來卻感受到他的單純與真誠。
我真的差點落淚。
一方面覺得自己有點傻氣,一方面也覺得好似當自己的心開了,很容易看到生命的溫柔與美好,很容易在胸口感受到一種滿滿的能量。

我的報到號碼是1號,並沒有因此坐在前面(因為大家都超早到),但這個訊息也在心中停留了一會。
後來剛好坐在同學的身邊(凡事都是最好的安排,並非偶然),也與身旁不認識的朋友有很好的練習體驗(成員說我像糖果,充滿善意,易於親近)。

先說海爺爺講述的部分,或許是最近看了幾本不太相同卻又在根本上相似的靈性書籍,我聽懂了一些。
也發現自己喜歡家族排列是因為,在靈性觀點的背景下,又很實際精準地呈現療癒之道。
解決之道很簡單,就是愛。
與神的連結,就是與父母的連結。
在談論靈性可能落入高談或空泛的情況下,直接地跟隨當下生命的流動,讓愛發聲。

在演練的部分,發現自己的感知能力有所拓展。
從成員的回饋中發現,我有說中一些感覺。我確實也感受到自己好似看得更深,也對能量更有感應。
這或許也是剛讀完的「一個新世界」這本書說的臨在。也像是
「零極限」所說的:當回到空無,就可以接收靈感。
這其實也就是海爺爺談到的,如何不落入故事。在眼對眼的練習中,當眼神飄開時,往往也就是在搜尋腦海中的意念與畫面(小我的遊戲、舊有的模式),離開了當下的覺知。

而與母親的連結部分,我感受到更深的愛,彷彿生命之流從最初透過一代一代流經我們。
我也用「零極限」裡的四句清理箴言,打開更大的空間,迎接更多的光與愛。

在排列工作中,看到海爺爺介入的不多(他不斷更新著排列的方法),而讓代表們自然地移動。
海爺爺視精神分裂症為家族當中發生謀殺的事件,由一人同時承擔了加害者與被害者的角色。在排列過程中,轉化在於當秘密被看見,那被排除在外的被看見,以及最後對疾病的感謝。
雖然今天只有兩個排列,演練的部分卻是更深的層次,也似乎看到在排列工作中運用了更多的冥想。

好像無法用言語說得更多,但我知道,我的心吸收著、拓展了、流動了。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