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

先來看一段故事吧!
這是日本女作家安房直子的童話:
狐狸的窗戶
這篇故事收錄在中文版的「風與樹之歌」一書中〈時報出版〉。
上一次隱喻的課程結束後,我便買了這位作者的五本書,斷斷續續地看著,剛好在這次上課前看完。
MaLi老師在上次的講義中放了上述這篇,是我先前就在天堂鳥那裡看過的,很喜歡,但也帶來一股淡淡的哀愁。

這次上課,MaLi先講了另一篇
天空顏色的搖椅〈同樣是「風與樹之歌」裡的故事〉,接著講一段她的兒子住旅館,把旅館當作暫時的家而樂此不疲的生命經驗。
MaLi說:我們要創作的故事,就是在輕盈與厚實之間交織而成的。
在魔法般的世界與生活的細微之處,找到一個連結的入口,虛實之間,拓展生命的豐富,加深閱讀的質地。〈這是我寫出來的理解〉

所以,在課程進行中,MaLi讓我們兩人一組,再說一次狐狸的窗戶這個故事,並且可以加進自己的詮釋與改造。

我讓夥伴先說,一邊聽她說,一邊開始創造出另一個版本。
像是寫小說的靈感,由一幕場景開始發酵,故事的情節就源源不絕地浮現。
說完之後,自己非常驚喜於這樣的歷程。


之二

這是我的狐狸窗戶:

我是一個獵人,我的爸爸是一位獵人,我的爺爺也是一位獵人。
但其實,我不喜歡打獵。我喜歡這片山林裡的所有動物。
所以,我常會不小心忘記裝子彈,不經意打偏目標,或者,故意跑慢一點、製造出很大的聲響。
我不是一名稱職的獵人,我自己知道。

那天,我像平日無數個日子,上山打獵。
突然在杉樹林裡看到一團白色的影子,及毛茸茸的狐狸尾巴。
不知為何,我對這隻小東西特別有興趣,小心翼翼地跟蹤牠的蹤影。
直到我來到一片開滿各種玫瑰的花園,一個我從來未曾在山裡看過的景色。
我好奇地走進田裡,在玫瑰園的中央,發現一塊空地。空地上有一間木頭搭成的小屋,像是小商店一般,陳列著許多的布織品,有粉紅色的帽子、鵝黃色的上衣、火紅的裙子,還有紫色的手帕、淡綠色的襪子。
一對母子正在一旁忙碌著。空地上升起柴火,正放著擺滿玫瑰的鐵鍋,母親使盡地攪拌。兒子則在整理架上的物品。遠處,我看見一團白色在園裡穿梭,突然從母親身旁跑出一個雙手摘滿玫瑰的女孩,像是她的女兒。
我知道,這是狐狸的魔法花園。

狐狸媽媽看見我,一點也沒有顯露出驚訝的神色,反倒像是招呼一位熟識的朋友。
「等你好久了。」她說,聲音柔柔細細地。
「還在打獵嗎?」她不等我回答,接著說:「還是來學染布吧!」
說完,就鉅細靡遺地傳授用玫瑰染布的技巧:該怎麼摘玫瑰,該選甚麼樣的品種,該如何調配顏色、如何熬煮,如何辨別黑夜與白天的火候。
我像是中了魔法般,專心地聆聽著。
她的話好似飄進我的心裡,而不是穿過我的耳朵。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差不多是她已經說了所有該說的之後,我想起是該回去的時候。
臨走前,狐狸媽媽說:「染一染你的手指吧!」
於是,兩隻小狐狸拿出已經做好的染料,將玫瑰的顏色塗在我的大拇指與食指上。
塗好之後,狐狸媽媽教我用四根手指頭擺出一個菱形的小框,往小框裡一看,就是這片玫瑰園,還有她們一家人。
「只要你想知道自己是誰,就可以從這個小框裡看見我們,然後,你就會發現真正的答案。」
我完全不懂她的意思,難道她知道,我除了不愛打獵,其實喜歡的是編織類的手藝嗎?

最後道別時,狐狸媽媽又說:「記得把你的槍也染成玫瑰色吧!」

當時我完全不明白,這場奇遇所帶給我的禮物。
我只是懷著莫名的喜悅,走回杉樹林,在路上不時擺出手指頭做成的小框,果真看見方才的玫瑰園,還有正在工作的狐狸們。
心裡想著:把槍染成玫瑰色,究竟會發生甚麼事啊?

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呢?


之三

MaLi也重新說了這個故事點選淺藍色字體,可以看到MaLi老師自己書寫的版本〉。

前段與原本的差不多,一直到獵人遇見狐狸,離開前,狐狸特別提醒獵人:「千萬不可以洗手喔!洗了之後,魔法就會消失了。」

獵人記得狐狸的話,回家後,一直看著手指擺出的觀景窗,一幕一幕上演著他從小到大的回憶,一直到家中失火的前一晚。
是獵人的腳先開始移動,獵人走進廚房,用水洗去了染料。

他把手指的觀景窗放在胸口,用他的心來觀看。他知道,所有的回憶都在他的心中。
這一次,他看見鄰居是如何阻止勇敢的他想要前去救火;他看見葬禮中的母親安詳的容顏,因為她緊緊抱住了妹妹;他看見,自己活了下來。
他發現,廚房裡還留著當時的鍋子,是媽媽用來燉湯的鍋子。
他便煮起一鍋湯,像童年時媽媽熬煮的溫暖味道。
吃飽了,睡足了,開始打掃雜亂的房間,又決定在屋前的空地種一園子的花。


之四

如果每一個故事都有自己的影子,在故事背後,連結到甚麼樣的生命經驗呢?

這是我們在重述故事之後所做的練習。

會改寫成這樣的版本,我在心輪的冥想中,連想到自己這一年的變化與決定。
是怎樣的歷程,是遇見哪些人,才有今日勇於做自己的契機。
改編的每一處細節,能否對應到真實的生命經驗,倒不是最重要的。而是這個故事所散發的味道,是用自己生命的湯底熬煮而成的。

接著,在往下的冥想中,特別當我的手放在腹部,約莫在臍輪的位置,我想到自己青少年時期的一個經驗。

然後,透過耶穌玫瑰花精的冥想,MaLi帶領我們整合過去與現在。因此打開一個空間與新的視野,可以用另一種角度再來品味與訴說生命的故事。

我在過去的經驗中,重新體驗到,當時以為孤單的自己,其實一直有上天的護佑。
在冥想當中出現一句話:「我一直都在。」像是大我給我的回應。
我感謝著,並請求療癒的能量可以治療我的背痛,像一道環繞的光,包圍著我的腹部。
我再次看見,過去的傷痛。但也再次體驗,轉化的契機。


之五

然後,MaLi請我們分小組,吃蜜餞。
吃的時候,要依序分享感官的、與自己互動的以及一段隱喻。
就在當下,品味生命。

剛好最近在看「敘事治療的工作地圖」一書,從MaLi的分享中再次學習:生命一直在那,透過不同的訴說與詮釋,體驗原本就在那的不同景緻。
但如果可以跳脫生命原本的脈絡,單純地品味當下的每一個經驗,更是一種自由。

就像心中的觀景窗,染成思念的藍色,看見回憶的風景;染成熱情的紅色,看見夢想的途徑;染成感恩的黃色,看見祝福的足跡;染成覺知的紫色,看見真實的自己。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