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個課程會持續下去,如果我終究會把這段歷程仔細地記錄,那麼,如果可以成為一本小書,姑且就稱為「星期四下午的裁縫課」。
書中除了文字的描述,還會附上手作成品的照片,以及自己手繪的插圖。
重點不在於這是一本手作的介紹書籍,就在這一刻,在故事還沒繼續發展下去之前,我就已經明白,最重要的是,那是屬於我跟母親的秘密約會。
在母親多年裁縫經驗的傳承下,我成為一個從零開始的學生。
我所學習的,只是手作的方法或縫紉的技巧嗎?還是會記得母親的味道、獨有的秘技?
我會學到完整的內容且真的熟能生巧嗎?還是我會不經意地踏進母親私房的回憶,在一邊學習的歷程中,一邊聆聽古早的訊息?


第一堂課:永遠要記得跟媽媽撒嬌。

過年前,母親把縫紉機搬到我家,約定之後要開始手作教學。
一直到今天,終於正式開始上課。
第一堂課的目標是手機袋。
我的功課只是畫草圖,找喜歡的布料,裁剪表布。

其實我有點害怕學習車縫,總覺得要穿線、踩踏板,然後要緊壓著布,聽著那縫紉機發出的特別聲音,看著車針上上下下,實在是一大挑戰。
但我也承認,車縫的方便與美麗。


媽媽說:這些都很容易。她會用簡單的方法來教學。
我,有點遲疑地開始進行。
大概是母女連心或者是母親懂得我的賴皮。
「這次,我先做給妳看。下次妳就會了!」

所以,重要的工作都由母親一手包辦。
我則在一旁詢問、拍照。
過程中,母親在講解的時候,很自然地用台語說明。有一些縫紉的術語,我其實聽不明白,卻感覺到背後隱含著故事的魔力。
那可以追溯至母親的少女時代,還原母親的夢想,也記念著她的失落與哀愁。

我其實一點都不想動手。
好像一個小孩靜靜地看著眼前的魔法,如何把這些布料縫成一個具有鄉村風味的手機袋。
早先我曾經自己手縫過一個,因為袋口的雷絲脫線,一直很想再做一個。
母親便剪下先前手機袋上的花朵鈕扣及拉繩,重新縫在新的袋子上。
即使是手縫,母親一樣展現令我著迷的技巧。

我賴著母親,像偷偷拿到禮物的孩子,在心底暗自竊喜。
這份禮物不只是手機袋,還隱藏著母親的愛,那種就算孩子再大,還是願意為她付出的愛。
對我這個不善撒驕的人來說,偶爾的溺愛,是內在小孩的渴求。

所以,這怎麼只會是一堂縫紉課呢?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