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說尋覓?發現?還是建造呢?
或者一開始,是一種相信。
相信在意識之外,在感覺之外,在眼睛所能看見之外,在理智所能明瞭之外,在痛苦之外,在突來的劇變之外,在疾病之外,我們依舊擁有一塊安心之地。
在每一次的呼吸之中,在心窩處,在生命傳承流動的渠道,有一片光、一株幼苗、一朵玫瑰、一張羽翼、一個微笑、一道彩虹、一隻手心的溫暖、一次的祈求。
超越個人的感官,超越時間、空間,超越家族的歷史,有一片花園、一座森林、一灣海洋,孕育著生生不息的秘訣。
所以,所有的淚水都可以晾乾,所有的心痛都可以撫慰,所有的黑暗都會帶來祝福。

可以從哪裡開始呢?
當痛楚襲上心頭,相信:這會過去的。生命的流動還會繼續。
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呼吸,回到自己的中心,在最初的感覺之外,再深入,感覺一種流動的平靜。

有一處心靈的聖地。
可以尋覓,可以發現,也可以建造。或者說,願意,相信,預備。
任何可以滋養自己的,拓展自己的,療癒自己的,都是其中的素材。
也許是可見的、實在的,或是一種象徵、一種感覺,用心靈的眼睛可以覺察的。



心靈聖殿。水性色鉛筆



最近重讀「牧羊少年奇妙之旅」,對後半段牧羊少年開始聆聽自己的心,與自己的心對話,以及少年與沙漠、與風、與太陽,甚至與天地之心交會的描述,深有感觸。
心有時候並不可靠,因為在還不懂得與她相處之前,所感受到的很可能是紊亂的、愁煩的、畏懼的。有那麼多過去與未來的劇碼,同時在心理上演。如果無法找到導演、觀眾的位置,就是隨之起舞的演員。
但心有時候也是最可靠的。唯有心能夠感覺最深沉的渴望、最真實的反應。唯有心懂得與萬物連結。唯有心,改變我們的眼界視野。唯有心,明白愛。


時而翻閱「愛與生存的勇氣」一書,時而回想之前在課程中所領受的。
發現很多的道理,其實都是相通的。
於是突然就有了這樣的概念:為自己預備一處心靈聖地。明白在意識所能知曉的世界之外,在心靈所能感受理解的痛苦之外,還有生命之河的流動,在呼吸之間,緩緩地運作。
那也許是無意之間感受到的天地之心,也許是在有意之下建造的心靈樂園,無論是看得見的影像象徵,或是想像中的圖騰元素,還是實體可接觸的,一種經驗,一種歷程,都可以做為自己的心靈殿堂。
在聖地、聖殿裡,我們脫下平日的庸擾,安靜自己,專注地享受,愛的滋養。


分享這本書最後提到的克里希納穆提的一段話:「拋開書本、傳言、傳統與權威,走向自我發現之旅。去愛,千萬別陷溺在愛是什麼或應該如何表現的意見或概念中。當你愛的時候,一切自然會順心如意。愛原有其自身運行的軌道。去愛,然後你就會知道屬於愛的祝福。遠離那些告訴你愛是什麼以及不是什麼的權威人士。沒有任何權威人士知道愛是什麼,而那些真正知道愛是什麼的人往往又不知該如何述說。去愛,然後你就會徹底明白。」

因為言語的有限,我多麼希望可以用甚麼樣的描述或歷程來表達,或者用圖像,或者是一首詩。卻發現,太過豐富,源源不絕。
心靈聖地,也只是一個象徵,象徵在我們裡面,生命的活力與傳承。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