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療心卡的某場研習中,有一段有趣的討論,很值得分享!
討論的主題是:如何解讀個案所抽的牌卡。是以個案為主?還是以我的看法為主?還是以療心卡為主?

會有這樣的討論是因為有兩則不同的案例。
其一是甲成員為了自己今年考試的目標,抽到了「看清真相」。
抽牌的問題是:如何支持自己達到今年的目標。
我只拿出滋養組讓大家抽牌。
所以,「看清真相」並不是說不能達成目標,而是要注意客觀的現實與主觀的想法,及什麼是自己可以做的、什麼不是自己可以掌控的。
當澄清這些主題後,更可以幫助自己往目標邁進。
請記得,在輔導的運用上,療心卡並非為了預測未來。
但這張牌卡引發該成員的擔憂,誤以為會有不好的結果。
以輔導的歷程來說,我更看重個案抽到牌卡的反應。
後來,乙成員與甲成員有一些分享,以正向的角度鼓勵甲成員。

在操作示範中,有另一則案例。
丙成員的主題是關於專業角色的人濟互動。
他抽了三張療心卡,其中一張是冷漠。
丙成員很快地回應,他覺得這張是在說:自己不喜歡人與人之間的冷漠,也願意更多的給予。
即便是陰影組,丙成員卻是用正向的角度來解讀。

後來,乙成員提出:這張「冷漠」應該是要丙成員與對方保持距離。在場也有其他成員這麼認為。

看來,每個人對每張牌卡自有不同的解讀,而引發現場的討論。

基本上,療心卡的解讀並不是固定的。每張牌卡都是一把心靈的鑰匙,提供一個方向。
但每次的解讀都要回到是什麼樣的人,在問什麼樣的問題。
如同每個人的內在世界必然是不同的,這把鑰匙打開了丙成員的內在世界,也同時敲開了乙成員的內在世界,但他們透過自己心靈的眼睛所看到的,自然是不同的樣貌。
這可說是一種投射。

所以,當個案與助人者對同一張牌卡有不同的解讀時,該如何進行呢?

例如,在案例一中,甲成員(若以個案來代表)對牌卡的解讀是負面的,助人者可以解讀為正向的嗎?
而在案例二中,丙成員把陰影組的牌卡解釋成正向的,助人者需要再澄清或反對嗎?


其實對我來說,這兩則案例是不同的。
以最終的目標來說,療心卡是為了帶給個案力量。
每一張牌卡究竟如何解讀,是透過助人者與個案互動的歷程,而並非有絕對的標準或答案。
助人者固然會比個案更熟悉療心卡,但相對地,是個案會比助人者更熟悉自己的狀況。
所以,我通常在解讀的時後會這麼說:這張牌「原本是在說」、「可能是在說」,但,你的看法呢?
個案可以有個案的解讀,重點不是對與錯,而是增強力量或消融力量。
同樣地,助人者也會有助人者的解讀,但究竟是增強個案的力量或是削減個案的力量。

因此助人者更需要留意,其解讀是否是自己的投射或是經過專業的評估。
即便我們可能比個案更瞭解療心卡的牌義,並不代表在每個個案與問題的解讀上,是絕對正確或有益的。
療心卡的解讀是需要延伸的,是會隨著每個人、每個問題而變化的。

所以,以我來說,「看清真相」本來是好的,但一開始我並不會在牌義上跟甲成員爭論,而是看重他所反應出的擔憂。
而丙成員既然已經把「冷漠」解讀為正向的,我也不會去修正,倒也不會認為這張就是說他需要與對方保持距離。

終究,療心卡是工具。
與其說是正確的解讀,不如說是有力量、有幫助的解讀。
因為,更重要的是在我們面前的這一位。

話又說回來,我想,乙成員認為「冷漠」的解讀是要丙成員與對方保持距離,某個部分可能也代表,他覺得這樣是比較好的作法。
投射的機制自然是複雜的,怎麼樣算是助人自然是各家各派、百種千樣。
這或許不是療心卡如何解讀的問題,而要回到助人者本身對自我的觀照覺察、專業的訓練、生命的歷程。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