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如何分享這三天的頌缽課程學習之旅呢?
應該這麼開始吧:關於為何要去學頌缽,其實是一種很單純的喜歡。
而這個喜歡是因為很偶然地參加了Hans老師所舉辦的音波之夜活動,在短短的體驗中,莫名地喜歡敲缽的聲音與振動。
所以,老早就預約了年底的課程。

有趣的是,在還沒上課前,我先去老師的工作室挑缽。
一開始敲擊現場的每一個缽,先從音色來區分自己是否喜歡。接著,Hans會同時把兩個缽放在我身上,敲擊,讓我感覺其振動,再來挑選。
我最後選了一個兩公斤重的缽。
Hans提醒我:恐怕要鍛鍊臂力。
當時我還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等到上課才發現,原來,我們要單手托缽來學習一整套療程:從頭到腳的頌缽按摩。有臉部、背部、腳底以及脈輪等處。
我當下馬上換了一個1.3公斤重的缽。
即便如此,三天的課程中,還是覺得非常耗費體力。
大抵沒有上過這麼累,在身體上,的課程了。

話又說回來,我一直不覺得自己適合從事身體工作。
雖然我喜歡芳療,喜歡身體按摩,但以我的體格與體力,恐怕無法勝任傳統的方式。
所以當初學習阿卡莎脈輪花精時,非常喜歡Sun Ya老師所教導的,以非常溫柔的力道,應該說比較是能量工作的方式來進行身體的療癒。
不過我也一直覺得,身體工作實在是非常特別又有趣的。
因為你必須透過自己的雙手接觸對方的身體,無須言語,卻是直接可以感受的。
而我也覺得,手法技巧當然是重點,但工作者自身的狀態卻更是無形的影響。
用心與不用心,是真的關心或只是例行公事,都可以感覺得出來。

所以,三天的學習真的只是一個開始。
我試著用身體的感知來記憶老師所教導的。
我試著在與同學練習的時候,除了如何操作,更是去體驗自己與對方的狀態。而更明白,自己的臨在,才是基礎。
如果我自己太過費力,未必真能協助到對方。
如果我太過注意技巧,就忽略了我與對方當下的狀況。

當然,真的需要練習再練習。
有很多細微的技巧,其實都是因為對個案的關心而來。
包括燈光、蓋毯、雙手的開闔配合其呼吸、拿缽的手勢、角度、敲擊的音量等等。

而身體都知道!

我想,我喜歡頌缽,也是因為,在其聲音與振動之下,可以單純地回到自己的中心,無須說話,無需運用腦袋,就只是靜下心來,聆聽與感受。
而越來越覺得,這是我的療癒之道。

所以,上完課之後,我又再次去挑缽。因為有一批從荷蘭來的老缽,重量更輕。
原本兩公斤的缽就只好割愛了。
最後,我選到一個約800公克的缽,最輕,而且音色跟振動都很不錯。
Hans老師說:像小嬰兒一般的純淨。
說實在,真的非常開心!
原本想到要托著一公斤多重的缽,對我來說,恐怕是難以工作的。
而居然可以找到一個適合我的缽。

這實在是美好的相遇啊!
不僅是跟缽,還有跟Hans老師、其妻子Una(芳療師),都有不同的學習。
很特別的是,Hans老師並沒有教導任何相關的理論原則,就是直接示範,就是把他二、三十年的經驗加以傳授。
他也不對個案身體的反應做任何解讀。因為就只是感覺,每一次都會不同。
我也喜歡夫妻倆打造的工作室(可能是Una的功勞比較多),也喜歡就只是這樣默默地分享與傳遞。

課後,Hans老師還私下回饋:Una的面容與存在,給人一種harmony的感覺!
真是特別的說法啊!

我相信,自己會找到與缽對話的方式。
也會在適當的時機與有緣人分享。

有興趣的夥伴,可以參考老師的網站http://hansuna.blogspot.com/
千萬別錯過音波之夜的體驗。
還有老師的聲音按摩療程。
我居然在療程中睡著了。
實在是一種神奇的放鬆
!(本來還想說敲缽的聲音這麼大,應該不可能睡著吧!)

總之,就是需要親自體驗,用身體與心,感知當下的振動。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