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想要繼續寫電視腳本,一早被褓母的電話叫醒。
已經算是很熟的朋友了,因為在家工作,女兒也跟著我,兩人見面的時間就少了。
她說她在家太悶,於是,跑來我家。
兩個女人開始聊起家庭、子女教養跟自己的生涯抉擇。
經過這幾年的摸索,還是想以家庭跟孩子的成長為重,也勢必要捨棄只有自己一個人的發展性與規劃。
並且要在當中尋找平衡點。
4/1給家人,4/1給先生,4/1給孩子,4/1給自己,這是我的女性朋友給我的建言。

重新再回味這篇文章,我知道,需要自己先下決心。選擇之後,並非犧牲,而是展現更多的韌性。
祝福所有在多重角色中,努力的母親!!

        ★☆★☆★☆

我開始安於做一隻企鵝。
從得知自己又懷孕的錯愕中恢復後,我的生活並沒有太多因應這個小生命而做的改變。一方面為了照顧大女兒,著實已經分身乏術;另一方面,白日工作、晚間搖身為母親的規律生活,也容不下劇烈的變動。可能某個部分,也因為有了第一胎的經驗,對於懷孕這個特殊的變化,多了一些了然,少了一點焦慮。不過整件事還是超過自己的想像與期待。原本第一胎已經來得意外,幸好有十個月的時間供準媽媽調適,本想等預備好之後再迎接第二個小生命,好好享受懷孕的過程與為人母的喜悅,怎知這次自己的身心狀況不如之前的順暢(懷第一胎時可是悠悠閒閒地在家進行胎教),總之,時間比自己計算得還快,我已經進入懷孕的中期。
在生下女兒後,一直很想整理、書寫這一路走來的心情與感觸。成為父母,絕對不是一件輕鬆容易的事情。沒有事先的學習,也無所謂職前的訓練,從孩子聒聒落地那一刻起,一天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即使到了兒女論及婚嫁,親子之間的情誼依舊難捨,而這一路的照顧養育只單憑著一股血濃於水的熱愛。也許父母可以不斷學習成長,但在迎接新生兒的那段日子,我想,尤其是新手父母,無不戰戰兢兢、小心翼翼,也都難以想像一個小生命居然會對自己的生活,甚至是未來的生涯規劃,具有如此大的影響力。
尤其對女人而言。從懷孕開始,當自己的身體裡孕育著另一個生命時,兒女的存在便左右著自己的各個層面,好似身體已經不是妳的,為了腹中的小生命,妳需要保持心情愉快,需要補充營養,不能熬夜,不能喝咖啡。不僅如此,妳的身體也開始產生劇烈的變化。肚子一天一天腫大,腰圍變粗(即使孩子出生,也不一定能夠恢復),甚至出現一些不舒服的身體症狀。從前那些合身的洋裝如今被寬鬆的孕婦裝所取代(雖然因此可以獲得在公車上被讓座的機會),光是外表的改變(別忘了還有妊娠紋),恐怕就足以考驗女性的挫折忍受力。
心情的調適當然也是。我記得自己曾經跟一位朋友說過:「我覺得自己好像才成為女人不久,就結了婚,成為少婦,不久之後,居然變成母親,希望不要太快成為歐巴桑」。當然一開始我滿懷喜悅地經驗為人母的過程(再次肯定懷孕十個月是有上帝的美意的),看書、聽音樂、買嬰兒用品、佈置小寶寶的床,再加上第一胎絲毫沒有身體不適的狀況,我在沒有工作壓力的狀態下,安穩地度過這段預備的旅程。
等到生產那天,其實一切都還算順利,不過我真的覺得,就算大部分的女人都會經歷這麼一回,仍是人生道路中怵目驚心的經驗及體會(這又可以寫成另一篇文章了)。話又說回來,請不要把生小孩當作是女人生命中理所當然、輕鬆無比的事,當然也不要一廂情願地以為成為父母之後就應該知道如何養兒育女了。
重要的是,我在女兒出生之後,才發現現實與我的想像有很大的差距。
我想就好像一句俗諺說的:「第一個孩子照書養,第二個孩子照豬養」。懷大女兒的時候,我也閱讀了一些生產及育兒的相關書籍。不過大部分的書都被我放回書櫃,因為多半都是從醫學的角度,談論懷孕的過程,除了注意事項外,還詳列許多身體的不適症狀,一點都看不出成為孕婦的喜悅及樂趣。幸好還是有幾本書幫助我迎接自己的改變及新生命的來臨。
不過理想跟現實著實有極大的差距。懷孕的時候,我嚮往著日後能夠親自授乳,畢竟大家豈不都推崇母乳的好處。但當女兒出生,我嘗試又嘗試後,頓時有種被欺騙的感受。因為鼓勵餵食母乳的書籍或手冊並沒有說明其中的不舒服及痛苦,再加上坐月子的那段期間,身體的不適、照顧女兒的疲累,都令我不禁感到這是一段比懷孕還辛苦的旅程。就好比書上只會輕描淡寫地說明:小寶寶的睡眠會逐漸拉長及穩定,卻沒有告訴你:半夜起來餵奶實在是一件折磨人精神及體力的工作,尤其如果又持續數個月之久(我的女兒可是在滿週歲之後才睡過夜的)。總之,當女兒出生,我們幾乎要先考慮她的需求,而放棄自己的想望。因此,一直到現在,我總覺得相片中的自己永遠是一副睡不飽的模樣。
身材的恢復又是另一項對女人的打擊了。當妳懷孕的時候,企鵝般的身材可能會贏得可愛的美名。一旦孩子出世,不僅先生會期待妳趕緊瘦身,連自己都受不了繼續穿著寬鬆的洋裝。如果有人不小心以為妳未復原的小腹乃是又懷孕的徵兆,那五味雜陳的感受,實在難以形容。
不過這些都比不上心靈的煎熬。原本我打算自己在家帶小孩,而歷經了幾個月每天活在幫寶寶餵奶、換尿布的重複過程後,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不適合做一個母親,因為我覺得這樣的生活很無趣。這是否表示我缺乏母愛呢?為此在心底我又萌生對寶寶的羞愧感。我想我是喜歡孩子的,只是二十四小時的密集接觸,絲毫沒有自己的空間,令喜歡獨處的我有種窒息的感受。
後來經朋友的鼓勵,我嘗試外出工作。但這樣的選擇實在是成為母親之後,所歷經的極大掙扎及考驗。一方面會擔心孩子需要父母親的照顧,擔憂孩子在褓母家的適應,另一方面也會考量家中的經濟及自己的生涯發展。無論何者,似乎都有利有弊、有得有失。根據最近的調查也顯示,有越來越多的台灣婦女需要出外工作,在照顧孩子及經濟的壓力之下,感到兩難及艱辛。特別對女人而言,養兒育女似乎是天生的職責,在需要工作的環境下,只能過著蠟燭兩頭燒的生活。縱然沒有經濟上的考量,成為母親之後,也必然影響自己日後的生涯規劃,畢竟會放棄原先工作的,多半是母親,而不是父親。
我相信,養育孩子是父母極大的功課及責任,縱然需要暫時撇棄自己的需要也是值得的。只不過我也看到大環境對於女人這樣的處境,所給予的協助及資源竟是這般的稀少。如果家中沒有其他家人可以幫忙照顧孩子(隔代教養可能也會產生一些問題),父母親就必須擔負經濟及養育的重擔。一方面缺乏職業婦女所能從事的彈性工作,一方面也缺乏家庭主婦所需要的喘息空間。在先天資源及後天環境不佳的情況下,無論是否外出工作,對母親來說,都是一種兩難,甚至是遺憾。就算在家養育兒女,往往也被視為理所當然而缺乏所需的肯定及鼓勵,甚至影響日後二度就業的機會。
曾經我以為自己是那種樂於相夫教子的傳統女性,後來更認識自己以後,才發現自我生命的能量及對夢想的期許。我常想,除了妻子、母親的角色之外,我是誰,我可以做什麼?除了為家人打理一個家,養育照顧幼兒外,我能否為自己做些什麼、完成什麼?做為一個女人,我能否擁有自己的名字,而不是誰的太太、誰的媽?
而隨著第二個新生命即將來臨,工作也到了結束的階段,我索性在家,重新學習擔任全職主婦及母親的角色。
少了清晨起床的鬧鐘聲,生活的步調突然變得緩慢。尤其有一個稚齡的幼兒成天跟前跟後,我每天的主要任務成為準備三餐、陪伴女兒及打理一堆瑣碎的家事。看似悠閒,其實卻沒有多少自己可以自由運用的時間。就連想要外出,也因為大腹便便,更不可能獨自帶著女兒一同出遊。
有時候我不禁以為,自己受困於一個名為母親的角色,一個稱為孕婦的軀體。我並不是真的討厭這樣的轉變,只是渴望在這些責任之外,能夠擁有自己的一點私人時間或空間。能夠沒有干擾地看完一本書,能夠自在地逛街,能夠與三五好友喝盡一下午的光陰,能夠作夢。
或許是自己害怕如此單純的生活好似凝結不出生命的價值與意義。即使養兒育女著實是一項重大的任務,我的精力也耗損於每日與女兒的奮戰,歷經煩躁、憤怒、沮喪(當然也品嚐喜悅、歡愉、孩童的天真),體認不到自身的成就與美麗。
我的阿姨就曾經說過:「家庭主婦是最沒有成就感的工作」。在內心深處,我也不禁有這樣的擔憂。為人父母的成功與否其實倒不是我目前在意的焦點,畢竟光要適應新手父母的角色就已經令人感到身心俱疲,哪還有精神來算計自己是否稱職。即使要從孩子的身上看出一點父母努力的痕跡,我都覺得言之過早,況且我也不希望因著自己全職媽媽的角色,而將所有的期待都投射到孩子的身上,這樣一來不僅孩子辛苦,我更找不到自身的定位。
但我也發現,正因自己從職場走入家庭,持家似乎變成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話又說回來,就算是職業婦女,要打理家務好像也是天經地義的)。就因為理所當然,做的好是應該,做不好則引人非議。同樣地,做的好不一定能夠得到讚美或獎賞,做不好則可能引來家人的抱怨。難怪缺乏如同工作時的成就感與價值意義。甚至我也會擔心,當自己不再工作,失去經濟上的獨立時,似乎也意味著我將更依賴先生的供應。雖然我相信夫妻之間的感情,我也懂得養育兒女的重要性,但在角色轉換及生涯跑道改變之際,在我心底湧現許多的掙扎、擔憂及恐懼。
也許這是一個能夠更加認識自己及澄清自己期待的契機。
當生活變得單純,時間節奏變得緩慢,當沒有外在的成功標記,少了工作上的成就,當我只是一名全職主婦,每天只是煮飯洗衣帶小孩,我在惶恐中再一次省思生命的價值。難道一定要有地位頭銜才能顯出自己的能力?難道打理一個家或者養育兒女比工作還不如?難道我不能因為身為一個人,身為獨特的自己而感到驕傲?難道我一定要用看得見的成就或工作能力的多寡來肯定自我的價值?
另一方面,成為母親也許也考驗自己的想像力與彈性。如何與幼兒相處及玩耍,如何與孩子一同哭泣及歡笑,如何重拾孩童般的單純及天真,如何再一次地印證重組自己的人生價值,如何與另一個生命有如此深刻的連結,其實是照顧孩子之外,更大的挑戰。
我開始安於做一隻企鵝。
開始安於懷孕的各種變化,開始接受身心的不適,開始欣賞走起路來像企鵝的模樣(甚至可能跌倒之後還爬不太起來),開始盡情地吃零食,開始享受睡覺睡到自然醒(即使大部分是被女兒叫醒的)的悠哉,開始懂得單純生活的樂趣,開始以更積極的態度與女兒互動,開始體認目前的生活重心即是孩子的需要。
我還在努力,在女人與企鵝之間找到最甜美完整的自己。
 
2003.12.~2004.2.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