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凌晨,我們趕回婆婆在台南的住處。
眷村一樓的房子由於連日的豪雨,開始滲水。
水從牆角、門口滲進,一整面牆,從客廳到廚房,都有雨水的痕跡。
我們只好先在地上擺著毛巾、浴巾,等水浸濕了、地上又多了一灘水,再趕緊將毛巾擰乾。
但雨勢太大,常常擰乾了這一邊的毛巾,另一頭的水又開始溢進。
其實車行高速公路,從北到南,雨一直沒停歇。越到南部,路旁的田地只見土黃色的水澤一片。
婆婆說:真難想像那些水淹到房子裡的。
從電視新聞中,看到高屏地區的災情,有些水淹到一樓高,淹到人車無法通行,淹到必須遷村,我只是略略體會與雨水競速的奔波,真是難以想像:倘若自己的家園變成水鄉澤國,倘若自己賴以維生的竟就此流失,那會是怎麼樣的身心磨難和煎熬?
記得在路上我和先生說:自然的運行有一定的法則,倘若被人破壞了,最終我們就要自食惡果。
除了討論是天災還是人禍,除了更懂得保護珍惜我們的生存環境,我也發現:在當中受害的難免是弱勢族群。
是誰有能力開採山區?是誰有權勢在破壞環境中得利?是誰可以在城市裡享受靠天吃飯農民的辛苦結晶?
在這些偏遠地區,誰會顧慮這些居民的生存環境及生活品質?
好似我們一直規勸婆婆搬離凋零的眷村社區。
這個社區位居台南的精華地段,但曾發生多次的火災,住在此地的居民也寥寥無幾,一直傳出改建的風聲,也有一些計畫正在進行,但始終沒有看到改建的成果。而這裡的老榮民及眷屬也無從為自己爭取較佳的居住環境,即使有政客願意顧及民意,多半也在選舉之前。
在我的心底有一些觸動,關於農民、榮民或一些在社會角落裡的弱勢族群。
他們的生死似乎不在自己的手中,要看天,看政府,看民意代表,看財團的臉色。
即使家園可以重建,眷村可以改建,但這當中卻迴盪著多少的不被重視、被剝削的無奈與挫折呢?


圖片出處:http://www.oxfam.org.hk/chinese/cyberschool/c-topics26_12.htm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