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yschou/1/1115729070.jpg_###}

趁著連假,一家大小去了一趟墾丁。
四月初的南台灣,天氣沒有想像中的炎熱,海風依舊強勁,吹散了幾許陽光的氣勢。
有了年幼的孩子,行程的安排大半以他們為主。二天一夜,除了參觀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抽空去了一趟海邊,其餘的時間多在旅館中度過。
旅館以度假村的方式經營,村內除了住宿、用餐,還有兒童遊戲區、游泳池、溫泉及水療池、咖啡廳、舞蹈教室、沙灘排球場、各式商店等等,不僅場地多元,還安排各項的活動,幾乎不需到旅館外,即可享受悠閒豐富的假期。
對於帶著稚齡孩子的父母來說,其實是不錯的選擇。我也趁機泡了溫泉、製作手工的香皂,還編了巴里島風格的髮束。只是回程時發現,自己少了一趟沙灘之行,少了赤腳踩在白沙上漫步的記憶,少了遙望大海的沈思,少了親近自然的寧靜。
我特別記得,午後與先生帶著女兒來到海邊。沿路停滿了車輛,四周傳來快節奏的流行音樂,放眼望去,盡是穿著清涼的辣妹,年輕美麗的軀體恣意地在沙灘上玩樂。
一方面覺得自己距離這種綻放青春的年代稍嫌遙遠,另一方面,女兒幼小的身軀似乎也在當中顯得格格不入。
不過女兒倒是非常喜歡她的新體驗,第一次看到海水,第一次追逐海浪,第一次玩沙。據說孩子對水及沙子存在著莫名的興趣,女兒也是如此。就算褲子濕了、腳丫子弄髒了,就算只是重複一些簡單的遊戲:等著海浪拍打上岸、抓一把沙子亂灑,都令她玩得不亦樂乎,遲遲不肯回去。
比起家裡大大小小的玩具,這自然的禮物似乎更能引起她的共鳴。
我一直是喜於親近自然的,在自然的一花一草、天空的變化、風的來去、動物絢麗的顏色中,我總能體認神創造的奇妙,不禁自心底發出久久的讚嘆。
就連幼小的孩童,不知不覺也選擇了自然的美妙。
但相對於在墾丁海邊嬉戲的人潮,那些人享受自然的美麗與豐盛,卻也帶來了環境的破壞及污染、一夜情的放縱、毒品的交易,似乎在自然的美景襯托下,上演的其實是人類自古即有的戲碼。
尤其在人工的建構下,促使我們遠離自然的脈動。即使離開城市安排假期,同樣可以在旅館內悠閒度日。在人類的智慧下,我們製造日常所需用的,包括居住的環境。於是,難以親近上帝的創造,更難以體驗,難以讚美,難以感謝。
我總試圖在人手的創造中,看見背後的神蹟。或者應該說,我更喜歡領略自然界傳遞神存在的訊息。我相信,人類的藝術美感不過是源自那位原創者,我們所做的,其實是「複製」自然的美麗。
試想:誰能真實地描繪晚霞的顏色?誰能捕捉星空的排列?誰能調配長頸鹿的斑蚊?誰能發明熱帶魚的形狀?誰能創造玫瑰的香氣?誰能帶給人心感動及安息?
在這次假期中,我雖然享受了人工的便利,卻時常懷念:海濤平穩的韻律、白沙在腳底的觸感、海風撫面的滋味及遠眺海天一色的湛藍後,心頭蕩漾著微醺的喜悅。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