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時候
我無法不靜默
感覺
體內那深沉的悶痛


猛然發現
早已習慣
那些不該是理所當然
其實是以為無能為力的寶島的沉淪

這番薯葉的根還在嗎?
還能長出一片值得後代驕傲
散發歷史傳承味道的鮮綠嗎?


大地之母的怒氣要經過多少次的家破人亡才能平息呢?
福爾摩沙的心聲要累積多少噸的血淚才能傳遞呢?

惡水看似無情
卻總是誠實
是誰甘願自掘墳墓
(只要一小顆的自私自大貪婪強奪
 就可以成為摧毀全體的土石流)

只要一小塊的同理關心給予祝福
就可以成為重建家園的基石

我看見人為的黑夜
也看見黑夜裡的光

在這個時候
我無法不靜默
感覺體內生命之河
無言的流過


後記
不太喜歡翻閱近日的報紙、打開這週的電視新聞(其實已經很久不愛看媒體播報的內容了)。
雖然這可能是直接了解災情的管道,但某個部分也不禁困惑:台灣究竟怎麼了?
一場風災為何造成如此大的傷亡?台灣人在追求經濟發展的同時,又如何殘害這塊土地?
災後的救援為何看來如此雜亂?台灣的官員政客究竟可以給人民甚麼樣的保障?
彷彿可以理解災民們的悲痛,如果從我們都是社會當中平凡的一員,在歷經這麼大的天災造成的家破人亡時,可以依靠甚麼呢?
固然眾人有情,聚集四面八方而來的關心,但後續重建的道路總是漫長。
所以,我感覺到一種深沉的靜默。
這靜默對天對地,對命運,對靈魂,對集體潛意識,對小我大我。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