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跟老公在電話中提到:「我要當一天的小葉懶人。」老公笑而不答。
早上跟學校請了一天的假,繼續窩在溫暖的被毯裡。
身體感到異常地疲憊,幾乎可以一路睡到靈魂的深處。

先前的感冒才快痊癒,新的一波又狠狠地來襲,症狀都差不多,擦不完的鼻水,從身體裡面冒出。就診兩次,感覺沒有太大的起色,反倒承受吃藥的胃疼。
再者,就是疲憊、失聲。

應對原先的不適,我猜想,在喉輪的部分,是否有甚麼話說不出口。
鼻水是心底的眼淚嗎?
而現在的不舒服倒是在大陽神經叢的部位,又表示甚麼呢?

我跟自己的身體對話,也想像這些不舒服是一次整理與更新,排出舊的、不好的,讓新的能量可以進來。

是想要改變?想要調整?想要休息嗎?

回到小葉欖仁的笑話。這陣子走在台南的街道,先是發現木棉紛紛落下,再看到滿樹綻放的鵝黃金鈴花,還有建地旁的波斯菊,忍不住拿起相機特地留下春天造訪的證據。
對於會開花的樹,我一直有種莫名的喜愛。
好似堅毅與溫柔,木與花,水與火,風中的呢喃,遠方的呼喚,站在滿樹燦爛的生命之下,總能激起我內心無盡的想像與讚嘆。
一開始也把金鈴花聽成「精靈花」,好可愛的名字,當時我不禁這麼想。金鈴花自然是描繪這種花的外貌,而精靈花,或者還有更適合的品種吧!
至於小葉欖仁,也是美麗的誤會。
我詢問老公有關街道上青蘋果般的綠樹名號,他說:「這是小葉欖仁。還有大葉欖仁喔!」
「懶人還有分大小喔?」我覺得非常有趣。稍後才知道是自己才疏學淺。

不知為何,在今日,想畫下小葉欖仁的樣貌。
沒畫成,繼續聽從身體嗜睡的需求。
倒是寫到連日來的疲倦,想起這件趣事。
我想當一天的懶人。
等休息夠了,再當一株初春向陽的小葉欖仁或是黃澄澄地染了深秋質地的精靈花吧!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