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一直反反覆覆想著妳。
那兩天預計要去上課的。
早上接到老公的電話。
沒想到這次是真的!
我馬上想到:妳三十歲的生日前夕。
「被妳打敗。妳還是想要維持一種美麗嗎?」我在心裡感到痛心又氣憤。
十月初才說好要見面的。
那時候妳還告訴我:「有什麼話都可以跟妳說。」

工作坊的進行過程中,我常常想到妳。
想妳怎麼就決定走了,還是覺得太痛了嗎?
想妳如果能夠讓我們這些年有更多的分享跟交流,也許妳會發現,生命還是有出口的。
想妳,在生與死的邊界。
想到,十月初的聯絡,我居然沒有更主動。

我一開始想到,對於憂鬱症,我應該想到更多需要留意的地方。
要穩定就醫,要按時吃藥,要有足夠的支持。
我還是記得妳的堅強,堅強到似一種倔強。
後來慢慢回想,從小學認識的那一刻起,也許,每一次的心痛,都只是再次印證妳心中的碎片。
那麼,憂鬱症只是一種解釋。

原因的探究已經不再重要,對錯是非也無法挽回妳生命的熱度。
我只是好深好深地嘆息:生命無須如此的,一定還會有出口。
然則,死亡是出口嗎?我不明白,也不認同。
倘若有死亡的勇氣,怎麼沒有活下去的勇氣呢?
也許不願行屍走肉般地活著。妳必然知道那痛,也知道生命的美麗。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我們國中看的書。

這些年,無法閱讀妳的文字。
太過華麗,也太過苦澀。

我開始一點一滴放映,我們曾有的記憶。
即使長大後,久久才聯絡。也總還記得這位朋友。
即使生活、價值觀大不相同,總還在心底明白,彼此有一份祝福與問候。


我要怎麼收筆?
這幾天的報導我都沒看。
只有上完課,回來,看了網路新聞。
洗澡的時候好想吐,想把那些痛苦,全都釋放。
我跟 j 聯絡上,他說他想一個人哭。
能夠流淚就流吧!
現在的我,還在沈澱,或者應該說,等待,那些深層的傷心,浮現。



圖片一出處: http://home4u.hongkong.com/education/secondaryschool/plktytc/act/other/other7.html 圖片二出處: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weronica/3/1240884283/20040902031700 圖片三出處:yuuk44.blog2.fc2.com/ blog-date-200502.html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