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醒來前做了一個夢。
夢的內容倒還非常清晰,最後的片段是:我撘著友人的車,要前往一個未知的地方。
但突然,在夢中,我乘坐的那台車不見了,我看不到自己在哪裡。
就好像電影的主角突然消失了,只留下方才的場景。
更特別的是,我居然意識到,在觀看夢境的我。
有一個做夢,或者說是在觀察夢的旁觀者。

這個旁觀者是誰呢?
是我嗎?
那夢中的自己又是誰呢?


夢中的自己是我所熟悉的。
因為搭配著在現實生活中我所認識的朋友。
即便夢中的事情未曾發生過,但我知道,自己的角色。
我所認定的外貌、年齡、性格、喜好、過去的生命經驗。
我努力認識的一個我。

但那個意識到自己在做夢的「我」是誰呢?
那個好似從靈魂之窗,從心靈之眼向外望的觀者是誰呢?
好像在我的軀體裡,有一個存在著的,是誰呢?

我被這樣的覺察,震懾住了。

如果以另一種畫面來傳達,就像是原本自己正坐著,觀看著眼前小小的螢幕。
這螢幕上演著自己的故事。而我的四周是無盡的漆黑。
突然,迅速地,螢幕化為白光,變大變強,朝我而來。
我的四周也頓時明亮無暇。
我的前方不再有任何的畫面,只有在我周圍的空白。
我好似也消融在這一片空白當中。

這是什麼樣的經驗?

我試圖用腦袋來理解,與自我進行對話。
回應我的是:只要經驗,無需用言語說明界定。


安靜在這一刻!

之後,我翻閱了「當下覺醒」這本書,很適時地帶給我一些啟發與方向。

我幾乎不想用文字描述與紀錄這個歷程,以免失真或遠離當下的感動。

暫且用書中的一句話留下註記
:「追尋者就是尋求的對象,觀看者就是他或她要看見的目標。」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