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看到親近的人寫了一段話,間接地隱射對我的不滿。
因為一開始並不確定是關於誰,我只是猜測著,也揣想著對方的心情。
確定之後的當下,有小小的傷心。
在還沒有機會溝通之前,我看見,內在小孩的劇碼。

就像是親近的人指責你做得不夠好,而你其實已經盡力。
委屈、受傷之後,又轉向憤怒、冷漠,甚至醞釀著反擊。
我好似看見內在的小小孩,上演著這些情緒。

他人的話語不斷地在腦海中播放。
每想一次,就添加了助燃情緒的素材。
我可以很傷心,可以很生氣,可以張牙舞爪。

但我也發現,還有另一個自己,像是觀眾般,觀看著這些內在的發生。
我發現,自己可以決定,是否要繼續演出或終止或改變結局。
我可以繼續傷心,繼續生氣,繼續張牙舞爪。
但我也可以決定,要放下,要原諒,要和好。

關鍵在於,有另一個說是淡定或者說培養已久的平靜中心。
有一個我,可以不受到外界紛紛擾擾的觸動。
那個我,可以在比較寧靜與清明的狀態,覺察過去的模式或舊有的傷口。
一旦看見了,比較可以有一個空間與距離,而不會一下子就落入習慣的劇碼。

以前,你不知道自己在演戲。
後來,你慢慢懂得自己人生的腳本。更懂得,自己不但是演員,還可以是導演與編劇。
因此,你可以不再演出相同的劇碼。
一旦有人又想邀約你上演類似的劇情,你開始可以決定,是否要參與。
不入戲,就是一種清明與活在當下。

所以,當我看見也決定不再入戲,就比較可以不帶著情緒來溝通與和解。
對方也回應:那只是他一時的情緒用語。


後記
當時我為自己抽了三張塔羅牌,可參考本文
但重要的是自己內在覺察的歷程。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