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著大雨的週末,我參與「家族排列」的團體演練課程。
經歷了幾次的工作坊,從觀察、體驗當中,去感知家族排列運作的歷程。
而這次,則是自己上台嘗試,擔任排列師。

兩天的課程中,有兩次這樣的經驗。
透過親身的練習,才稍微能夠感受到這個療癒工作的面向與樣貌。並且可以透過不同的層次與觀點角度,來描述這個歷程。
畢竟還在學習的階段,從看書、看DVD,一直到擔任當事人、擔任代表或在一旁觀察,以及透過事後與老師的討論,一點一滴建構自己對於「家族排列」的認識與瞭解。

這是一個豐厚又深沈的工作方法。
借用催眠大師 Milton H. Erickson 多層次溝通的治療取向,對我來說,家族排列的運作,與傳統的心理治療是截然不同的。
透過代表的排列,可以具像地呈現當事人家庭的動力。透過身體的感知,可以表達非言語的訊息。透過心靈的移動,打開潛意識的窗口。透過簡單有力的一句話、一個鞠躬、一個擁抱,化解家庭的困境。
在身心靈的不同層次與面向上,在團體的氛圍與場域中,整合為療癒之道。

也因為與過去學習的方法有所差別,一開始坐在台前,我感覺到自己在沈穩當中的緊張,我嘗試讓自己放空,一步一步跟隨當事人與代表的反應移動。
因為台下還有老師與同學吧!覺得自己好似笨拙了起來。但也感覺到與當事人問話的方式與一般的諮商不大相同,或者是先放下舊有的學習基礎,重新學習,卻在過程中,必然會一點一滴地整合,成為自己特有的風格。

由於課程結束前,我有機會擔任解構問題的當事者(虛擬的個案),讓我可以從當事人的角度,去發現排列師的互動與回應,如何對我產生力量與效果。這反倒讓我更清楚地看見,自己如何進行助人工作。

我相信,這是一生的學習。
無論是否成為家族排列師,我都非常歡喜能夠在這樣的療癒之道上有所經驗與學習。至少在個案的會談與家族治療的觀點上,開啟我另一片視野與協助的方向。

最令我受益良多的,除了親身的演練,其實是第二天下午,成員之間彼此真誠的交流。
老師先透過一個簡單的排列,讓其中一位學員可以勇敢說出自己心中真正想說的話。
接著,老師請大家在教室中央圍成一個圓圈,說說心裡的話。
在為期半年的課程中,我們有一群共同學習的同學。因為中間有幾次對外開放的工作坊,所以這是我們第一次有機會,一同坐下來聊聊真心話。
某個部分,這樣的同學情誼是我許久未曾經歷的。不過一開始,我也驚訝於大部分並非心理輔導的相關背景,這多少帶給我所謂學術專業與非專業之間的省思。
而我也感謝,在其中認識很好的朋友。

說出真心話,多麼大的渴望與挑戰啊!
其中一位同學婉拒這樣的邀請,老師一直鼓勵她繼續留在團體當中。後來甚至以一個具像的手法,協助她重生,度過心裡的難關。
一開始,大家若有所思、彼此相看。
一位同學開始提到他的害怕與恐懼,眼淚開始在團體中蔓延。
以一句「我害怕……。」作為起頭,內在小孩的渴望與陰影在每個人心中浮現。
因為聆聽大家的心聲,感受到彼此的支持,又看到老師努力地協助同學度過生命的關卡。
輪到我分享時,我的眼淚也不住地掉。
我說:「我害怕被評價,害怕被當作小孩。」說出心中的恐懼之後,恐懼的感覺反而減少了,也反倒有一個機會去看看恐懼的真實緣由。
接著,我說:「看到老師的幫忙,我突然覺得:宇宙不評價我們,而是以滿滿的愛來滋養我們。我很高興自己走在療癒的路上。」
對我來說,真的在那個片刻感受到宇宙滿滿的愛,對自己能夠這樣成長或如果對別人有一些幫忙,覺得非常地感動與感恩。我甚至不擔心之後單飛或想要再進修的維生問題,我相信,宇宙會供應與完成這樣的心願。

說出真心話,說出心底深處最單純的渴望與恐懼,卸下成人武裝的面具,放下對自己與別人的評價與要求,放下理性的分析與應該,反而,讓人感動,讓人找到力量。
我想,那也是因為,我們都是一體的。所以,當心被感動,當眼淚流下,生命花園的地土才得以鬆軟,得以播種,得以發芽,得以活絡。

真實地面對自己與他人,就會有力量!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