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一位網友恰巧分享,在父親節為了表達感謝所精心製作的影像紀錄;如果不是看完後,被親子之間的深厚連結所感動;如果不是禁不住的淚水在眼底打轉,或者,我並不會興起這樣的衝動,在十年之後,刻意捕捉在心中或者不會任意浮現,卻永難抹滅的印記。

其實,只想用繪畫及塗鴉來呈現。
畫面甚至模糊地在腦海中閃爍。
先畫一些亮光,或者以迴旋的圖案,有一些粗獷沈重的線條,也有一些柔和清淡的色調,最後,再用黑色的水彩完全地塗滿。

一直到午後,我還在書店的美術用品前徘徊。因為原先購買的眾多材料恰巧不在身邊,想在今天留下一點什麼,卻又捨不得重複添購。

終究,還是回歸文字。

但我知道,有些事情,其實,是文字無法表達言喻的。或者應該說,那些感受與記憶,並不適合用文字來詮釋。

如果不是因為今天這樣的節日,如果不是因為當別人為了張羅禮物而忙碌,我不會想起:我已經失去了父親。

失落的感覺,並非因為你的肉身離開人世,而是早在自己邁入青春的風暴期,伴隨著你躁鬱症的病發,那種父親缺席的感覺,就久久無法釋懷,也難以彌補。

發病後,你斷斷續續進出醫院、療養院。失去工作、與母親離異、醫藥的生死大權依舊掌握在原生家庭的僵化模式中,甚至最後,以猝死症結束不算長久的人生。

親愛的父親,我為你感到惋惜與心疼!

年輕的我,當然是不明白的。我只能努力地在家庭的傷害中存活,努力地維持自我的功能,努力地長大,努力地封閉過多的感受。

一直到唸了社工,在心靈的撫育療傷中,找到一個檢視往事的出口。

只是你等不及我完成大學學業,等不及我重新整合家庭的經驗,等不及我或者可以幫忙你什麼。

當時的我,甚至覺得,死亡對你而言,何嘗不是一種解脫。

因為相信你去了更美的家鄉,我不太悼念你的離去,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想。

或許深怕一想,排山倒海的悲傷會掩沒我現今的生活。

你能想像:我已經為人妻,為人母了嗎?

結婚典禮上,是阿公以非常拘謹的步伐領著我走過紅毯。而往後的父親節,我失去了慶祝的對象。當年幼的孩子問起你的時候,我躊躇地不知如何回答。

我曾以為,這是一段不堪的過去。畢竟年輕的時候,如何向同學啟齒:你的病況。即使成年後,又何需去述說這一段往事。

所以,所有的感受與記憶彷彿也跟著你入土為安。


直到今日。

我也只能粗略地寫下,輕輕地回想,淡淡地落筆。

如果要問:您的生命何苦走這麼一遭?當您臨死之前,恐怕也會感嘆:生命裡的沈重與悲涼。我又該如何,想念、紀念?

能否讓我大膽放肆地說:因為有您,才有了我。而我從你所傳承的生命,正因為經歷你的悲苦,走過那些傷痛,遂能綻放生命的光熱,藉此幫助更多心靈疲乏窮困的人。

因為痛過、流淚過、撕裂過、癒合過,才敢說:每一個生命確實有獨特的意義與價值。

包括你,包括我。

親愛的父親:這是我的使命吧?!

將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轉化為飛翔的助力。

來不及對您報恩的,就分享給在親子關係中受苦的靈魂!

那麼每當想起你,我會記得,家庭傳承的心結,依舊可以解開。生命傳承的悲痛記憶,可以重生,可以再造。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