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終於買下心儀許久的繪本「葛瑞夫與莎賓娜三部曲」(格林文化)。
先前在圖書館借閱時,只看到前兩冊,為此寫了一篇讀後感:寄給我一封愛情(裡面我有跟另一半的戀愛故事喔)。

還碰巧買了另外幾本繪本:「找到唯一的他╱找到唯一的她」(格林文化)、「跟仙子買東西」(遠流)、「夏綠蒂遊莫內花園」(典藏藝術家庭)等。
 

一開始驚豔於「葛瑞夫與莎賓娜三部曲」的製作設計,由於故事的呈現原本就以葛瑞夫與莎賓娜兩人的書信、明信片往返為內容,除了內文的陳述,還可以看到明信片與郵票的圖像。更特別的是,繪本書裡貼上了信封,信封裡面則放著兩人寫的信。
所以,要閱讀他們的故事,就宛如你真的拿到他們互相投遞書寫的信件。
 
這樣的設計,不僅可以呼應故事情節,更將文字與圖像化為具體的閱讀動作與觸感,甚至有手工書的味道。
我不禁佩服,作者的巧思。他必然對文字與圖像這兩種語言有深入地了解,而找到讓他們自由交流、對話、遊戲的空間。
所以,最寶貴的不只在於創作出這個繪本故事的圖文,還包括她呈現的方式。
 
另一本「找到唯一的他╱找到唯一的她」的設計也非常有意思。
在一個透明的書套裡共有兩本小書,一本代表男主角的觀點與歷程,另一本則是女主角的。而書的主題正是情人之間的語言。
「誰能聽得懂我們的心靈之語呢?」
兩本小書的內頁其實是摺了數摺的長條內文,圖像的背景是連續的,每一摺頁則有文字的敘述,一直到兩本小書的最後一頁,就是兩人相遇的畫面。
這本書令我喜愛之處,不只在於內容與圖像,同樣地,是她所選擇呈現這個故事的方式。透過這樣的方式,更具體地呈現兩人心靈的移動,也讓閱讀者有了更深的體會與感動。
 
另外兩本「跟仙子買東西」(我很喜歡這本書運用童話的創意)以及「夏綠蒂遊莫內花園」,雖然沒有上述兩本立體的設計概念,但在圖文的編排上,把實物、照片與圖像加以剪貼,成為另一種有趣的呈現方式,又非常符合故事的內容。
 
為數眾多的繪本、圖文書,讓文字與圖像有了各種交流的面貌。
而這幾本繪本,使我想到最近剛看完「觀看的方式」(麥田)一書所強調的:「形式」與「論點」同樣重要。
『觀看先於言語,孩童先會觀看和辨識,接著才會說話。』我想這也能說明圖像的影響力,超越言語所能加以詮釋的。
作者又繼續說:『不過觀看先於言語還有另一種意涵。藉由觀看,我們確定自己置身於周遭世界當中;我們用言語解釋這個世界,但言語永遠無法還原這個事實:世界包圍著我們。我們看到的世界與我們知道的世界,兩者間的關係從未確定。』這段話,也能拿來比喻心靈的運作。
我們如何看自己、看別人、看身處的環境世界;同時又以為別人是如何看待我們。
事實是什麼?要看個人如何解讀詮釋。
同樣的故事,可以有不同的說法及呈現的方式。
 
這就是這些繪本的精彩之處!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