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妳分別後,回程的路上,買了今夏的第一把野薑,突然,很想寫詩。
突然,內心底湧現,泡泡狀、燦爛的玫瑰色的,像夢想般的,感受及回憶。
聽妳訴說青春路上的點點滴滴,有歡喜、有悲傷、有挫折、有美麗,我不禁也感染其中的氣息,不禁回想當自己與妳相仿的年紀(或者就讓我們回到學生時代),那份單身的輕盈與沈重。
一個人的時候,總想要找個人來作伴,希冀愛情的來臨。兩個人的時候,雖然品嚐了愛戀的甜蜜,偶爾也會在冷戰爭執中試圖走回自己一人時的步履。
我彷彿在妳身上看見一部份的自己,卻又渴望辨認,現今與過往的距離,那些恐怕再也無法從頭的,只在當時擁有的心情和思緒。
即使離青春的歲月越漸遙遠,發現成年後的自己,至少可以寫詩,可以再度沈浸在那份自由與愛與夢想的海洋,可以高歌,可以跳舞,可以享受兩個人的親密,也可以接受一個人的孤獨。
肉體雖然逐漸朽壞老去,心靈,卻可以一天新似一天。


圖片出處: http://www.tchcc.gov.tw/tcci/art_12/art_12_03/art_12_03_53.htm

全站熱搜

heartcar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